“真的是,晨语?”夕樱喃喃着。

  “那小姐......以后怎么办呐!”祁织看着夕樱,也嘀咕着。

  “凌!”不知不觉中,她的嘴唇已经贴在我的脸上了,“既然是晨语的话,快过去和她相认啊。”

  可她,刚刚似乎是持反对态度的吧,还挽着我的手臂......现在却又同意了?

  可是晨语看我的眼神,越来的冷淡了。

  ◎8更C新AD最快9上/+酷匠:网X☆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所以三年,三年都不来找我的么?她想着,嘴巴哽咽了想要流泪。

  我看着小姑,她依旧是一脸的笑容。

  到底......什么意思啊!

  “去啊!”小姑推了我一下。

  “栀......”我突然感觉她的做法,好诡异。

  我踉踉跄跄地来到了晨语的面前。

  跟在她身边的那个男生后退了一步,然后看着我。

  “你认识林晨语?”他问我。

  林晨语?连姓都已经改了么。

  我没有回答她。

  “找到你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激动,声音都在发颤,我好想笑......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流泪。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只垂落在腰间的小手。

  她把手缩到了背后。

  “怎么了?”我看着她,从欣喜变成了讶异,“忘记我了么?”我低声地说。

  她咬着自己的嘴唇,无声的眼泪从她的眸子里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哭了......我也想哭啊。”我的喉间卡着一股东西。

  “诶诶!你到底是谁啊?!连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闯过来认人嘛!还让晨语哭了!你以为你是......”那个穿着有格调的男生被我推开了。

  “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足!”我冰冷冷地对我说。

  “我姓言,不姓林。”晨语依旧是刚刚态度,转过去和那个男生说了一句。

  “可你妈妈不是叫林可可嘛!”那个男生有些懵逼了。

  晨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妈妈啊,妈妈这种东西我似乎从来没有过......林可可她呀,算是商人吧。”我竟然没有想到晨语对林可可的答复竟然是这样子的。

  三年里面,林可可到底怎么样对待晨语了?

  “抱歉呐,李公子......你是不会喜欢我这种冷冰冰的商品的。”晨语拒绝了他。

  他身边的小伙伴们都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相信的样子,竟然,竟然还有女的会这么直接的拒绝李公子?他家可是.....“哈哈,一开始就说了,我不喜欢冷冰冰的女生,可是家里人的话......算啦算啦,我们走吧。”那个李公子笑了一下然后直接转身走掉了。

  “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吧?”我见那个李公子走之后问晨语。

  “那她呢,你们领证了没有?”晨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直接指向了言栀。

  我看了过去,小姑还有夕樱祁织站在一起,夕樱还有女仆都有些不开心的看着我们,但唯独小姑是一脸的笑容看着我们的。

  我摇摇头,“怎么可能领证。”我说着然后直接把她的手从身后面给拉了过来,“能回家,好好解释么?”我看着她。

  她没有看着我,目光直视着前面,我看到眼泪已经噙在她的眼框里面了。

  转啊转,不知道什么是时候能落下来。

  “我给你发过信息的......”她低声说,已经在啜泣了。

  “我手机换了啊。”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我,我能怎么和你说啊!给你打了好多次电话,可都没有接......我以为,以为你早就把手机给扔掉了啊!”我说着,自己也已经哭出来了,难道三年前那个从上面落下来最后手机抖动了一下,短信是晨语发给我的么。

  似乎错过了很多东西啊。

  “我怎么可能会扔掉啊,那是留在我身边唯一一个你给我的东西了,我怎么会忘记你.......有些事情发生了,一辈子都忘记不掉的不是么!”她看着我,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我伸出手把她的眼泪抹掉!

  “别以为只有你才会关心别人呐!我也会啊!”她打开了我的手,然后伸出自己的手在我的脸上把我的眼泪给划掉,“三年来没有人安慰我了,那些奴仆们虚假的安慰早就腻烦了,我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自己关心自己啊!每一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想着.....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凌的怀里,可是躺在床上能实现的,不就是梦么。”她双手抓住了我的衣襟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我的怀里。

  “晨语......”我把她的脑袋给抱住了,“现在能回家了么......晨语......”

  她一直哭,我能感觉自己的胸前那一股暖暖的热流。

  她似乎想要把自己三年来所受的苦给发泄殆尽,不是用言语,而是用泪水。

  她哭累了,我把她抱上了车。

  “还去,游乐场么?”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