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睡着之后,车里面就变得安静多了。

  女仆也不和夕樱谈论了。

  夕樱专注的开着车。

  这么安静的一个氛围,多适合人睡觉啊。

  我摸着小姑的脑袋,自己的脑袋慢慢地,靠了上去,她枕着我,我枕着她。

  上海到了。

  我是被女仆叫醒的,我和小姑相拥在一起,她缩在我的怀里。

  “小凌......”低喃着我的名字。

  “言凌,上海到了呢。”女仆说。

  我从后座上起了来,为了方便我们睡觉夕樱把靠椅后调了很多。

  小姑则还是没有醒过来,抱着我的腰,一脸笑意的靠在我的大腿上面,哈喇子从嘴里面流出来。

  这睡相。

  我拿了一张纸巾给她擦了一下。

  她直接张嘴把我的手指头给咬住了,还嘀咕着什么不要不要.......我把手指头抽出来之后发现她也已经醒了。

  “到上海了啊!你说要去哪里玩?”我问小姑。

  她刚醒过来有些迷糊,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切。

  很是悠闲的样子。

  祁织还有夕樱明明是杞小姐的人,现在却好像是在服侍我和小姑一样子的。

  “呐呐,小凌要先去那里呢?”她问我。

  “我?”我完全不熟悉这里的好吧,我怎么知道要去上海哪里呢,“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感觉,大家都很累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怎么样?”我说。

  “休息一下啊?会不会太浪费时间了?”小姑对我说。

  “很赶时间么?”我问女仆还有夕樱。

  但是她们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好吧好吧,休息一下,我也累死了。”小姑又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看向了我,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

  夕樱去附近找了一个宾馆。

  “杞小姐有没有把企业扩建到这里啊?”我问夕樱。

  夕樱摇摇头,“这里的企业都是被人垄断的,一家出现纰漏另外几家都会相继竞争,小姐也有想过,但是挤进来有些困难......况且也没有什么用,牺牲一大片追求那寥寥无几的利益,谁都不会做的吧。”夕樱解释着,然后把我们领到了宾馆里面。

  夕樱开了两间房,我和小姑一间,她和祁织一间。

  “小凌,我还想睡觉。”她看着我。

  “那你睡吧,我去外面点东西。”我说着。

  “买什么呢?”她问,坐在了床上,眼眸子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洞察了我想要做的一切,“还有什么必须的东西宾馆里面所没有的么?”

  “我......只是想下去买一些路边的熟食而已。”我说着。

  “那也要一起去的啊,买吃的这种活儿,怎么能全让你一个人干了呢,你可能尝了一口觉得好吃,那样的话带回来的也就只有竹签了。”小姑开玩笑的说,就是想要和我一起去么。

  “不,不用了啊。”此时的我有些尴尬。

  小姑再次笑了一下,然后躺到了床上,“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快去快回吧,别忘记给我还有夕樱祁织带一份呢。”小姑说。

  我说了声谢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跑到了楼下,夕樱并没有和我说这里是上海的哪里,但是只知道有些古老,但很繁华不是么。

  大城市的气息。

  我随意的走到了一家店铺门口,食物什么的,等会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不就好了么。

  “我想要四杯奶茶原味的。”我找到了一家奶茶店。

  “好。”里面的老板说。

  “请问,知道上海的零企在什么地方么?”我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问她。

  “零企?”那个老板正在搅着奶茶粉然后看向我,“你是去那里面干嘛的?”

  “有朋友在哪里呢,想去找他给她一个惊喜呢,但是......刚过来有些找不着路了。”我挠着脑袋强行解释一波。

  “零企啊,是在外滩附近吧,如果这里要过去的话,也是很近的......但是想要进到里面可就麻烦了。我也有一个朋友在里面工作的呢,很累但是待遇很好啊。”她说。

  “嗯。”我接过了四杯奶茶付了钱。

  “你先过去吧,到了那边之后再问人的话,基本都会知道吧。”老板很和蔼的说。

  “谢谢。”我提着奶茶出去了。

  但是出去之后就看到一个身影站在门口。

  “你说的熟食,就是奶茶?”小姑说。

  “这不......街上都没有什么好卖的了嘛。”我说。

  小姑从我手里抢过了奶茶,吸管毫不留情直接插了进去,然后吸了两口。

  RY酷q…匠u网、首C发u

  “她们人呢?”我问。

  “在旅馆我没有叫她们。”她说,“介意我们一起逛逛么?”

  她还会问我同不同意么?

  “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