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能猜得透一个人是怎么想的。

  要是能猜得透我还会再在这里么?

  话题被杞小姐所终止了,她抱着我。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没有带着面具,因为她的脸贴在了我的脸上面。

  G酷W匠网T唯;一正O^版F,/其他);都…是盗f版:,

  但是我没有睁开眼睛去看她,因为我害怕啊。

  她就这样贴着我的脸,抱着我的身体,呼吸有节奏的拍打在我的嘴唇边上。

  有些难以入睡啊。

  不过最后还是睡着了,谁叫她.......她的手掌在我的胸膛上面轻轻地拍啊拍啊拍啊.......就和小时候被母亲拍后背哄入睡一样的。

  她把我哄入睡了。

  奇怪的是,我今天没有做梦,睡得很安稳,从半夜的一点来钟一直睡到了早上九点。

  女仆也没有来叫我。

  杞小姐走了,但是小姑却过来了。

  小姑身上就只是盖着一层薄被单,我把自己的被子给她盖上了。

  她醒了。

  “你....怎么?”我的小动作被她察觉到了有些尴尬。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无聊罢了,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干,就过来看看你咯。”她说着,缩了缩自己的身体。

  看来一层被单是有些冷啊。

  “可你受伤了啊,不好好躺着,怎么好。”我说。

  “到哪里不是躺,我躺在你的床上,你有意见了?”她白了我一眼。

  “没,没有。”我说。

  我只是有些担心......小姑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杞小姐,如果看到了的话,我感觉自己会被小姑给打死。

  “你怎么了啊?感觉你有些慌慌的样子啊。”小姑改了一个姿势,趴在床上,扭过头来看着我。

  “还,还不是怕你伤到你自己嘛!”我说!

  “才不会,我自己都会给自己上药的好吧。”她说着,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后背,“昨天晚上超级疼的,可都没有人过来安慰我一下。”她说的就好像在指名道姓的责备我。

  特么我也想啊,但是杞小姐说什么半夜去女生的卧室是不好的呗。

  但是......可恶啊。为什么我会听那个女人的话!

  “晚上去一个女生的房间终归是不好的吧。”我喃喃着,没有敢对着小姑说。

  小姑伸出手在我的胳膊上扭了一下。

  然后哼了一声。

  接下来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因为上次的原因,栀每天晚上都是和我睡的,杞小姐也似乎忙得不可开交,我基本上都没有见到她几次了。

  也不知道杞小姐去了哪里。

  问女仆女仆说小姐去外地了,好像是对什么项目进行规划吧。

  几个月之后,言栀后背的伤也已经完全复原了,夕樱从杞小姐那里拿来了祛疤药。

  小姑的后背复原的和以前一样。

  晚上,她躺在我的怀里。

  我抱着她,双手搭在她的后背,好滑。

  “还疼么?”我问。

  她摇头。

  我双手向上抬了一点,抱住了她的脑袋,她趴在了我的怀里。

  “现在......可以么?”

  “嗯。”

  我擒住了那一抹娇人的唇。

  我以为......以为可以是可以那个。

  特么没有想到我和小姑的思路不在一条线上啊,她说可以。只是单纯的接吻而已。

  最终我还是捂着被打红了的脸睡着了。

  因为她突然提及了上次我们在木板桥上的没有说完的事情。

  于是我又陷入了深思之中。

  可没有想到,这一想.......就想了长达三年之久。

  “哈!小凌,明天我们要去上海哦,开不开心啊!”小姑从我身后直接抱了过来,环住了我的脖子。

  我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三年以来小姑和夕樱混在一起也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的性格,三年以来,我才见到杞小姐寥寥几遍而已。

  我想问,问她晨语呢........三年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可是我的晨语还没有还回来啊!

  “怎么啦?还是一副心情低落的样子呢,明天去上海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会一起过去的呢,你在担心什么啊?小织这次也去哦。”小姑很开心的说。

  但是我怎么能开心的起来,明明都已经超过三年的时间了。

  “还在想晨语么?”小姑捧着我的脸颊,嘴唇离我很近。

  我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阿栀!你说我穿什么好一些呢?”女仆手里拿着几件裙子。

  她就只是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才会换衣服,而且还是休闲服,女仆之前是不和我们出去玩的,所以我也没有见到过她穿女仆装以外的衣服。

  “这件挺好的啊。”小姑直接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女仆的身上。

  我一个人站在客厅里面,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有些嘈杂。

  三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我已经成年了.......晨语也是一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