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伤的这么重?”那些女医生面面相觑,看着对方有些说不出话来。

  虽然是淤青,但似乎有些严重了。

  我的错么。

  “你先出去吧。”夕樱对我说。

  我出去?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的问道。

  因为这可是我的小姑啊,不是她们的,这里就我和她最最熟了,叫我出去我感觉有些不放心......“难道你喜欢看一个女孩子脱光光了来接受治疗么?”夕樱黑着脸对我说。

  我总不可能说对吧,只能愤愤的出去了。

  没有想到自己又会来到这里的私人医院,但是这次受伤的不是我,而是小姑.....很快小姑就被夕樱给抱出来了。

  “她没事吧?”我很快的走向前把小姑给接过来了。

  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只不过摸过去的时候没有凸出来的小扣子。

  那个玩意儿没有带上去啊。

  “没事,皮肤组织没有受伤,已经抹上药了。小姐让我问你,今天晚上回家住还是在这里?”夕樱说。

  回私人别墅?还是在这里?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不好闻。

  既然都可以出院的,那为什么还要留在医院里面呢。

  “去别墅吧。”我说着,然后换了一个抱她的姿势,尽量的不碰到她的后背。

  到了别墅之后女仆还是照常的在门口恭候着,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每次都可以得知消息我们回来。

  “她是......”女仆看着小姑说。

  “就我小姑。”我说,“言栀。”

  夕樱有意无意的白了我一眼,但似乎感觉她看的还是我怀里的言栀。

  我愣了一下,不会夕樱也是一个性取向有问题的人吧。

  “她怎么了?”女仆把我领了进去然后问我。

  “受伤了。”我把小姑放到了沙发上,让她趴在上面,然后女仆拿来了一个枕头帮忙垫在下面。

  女仆见我身上湿湿的样子,“你先要不去换件衣服?”她对我说。

  “好,有热水么?”我问。

  “有的。”她有匆匆忙忙地给我去拿衣服,其实我想说我自己来的,但是她已经赶在我的前面了。

  我拿着衣服,去楼下看了一下小姑,撩开了她那薄薄的衣服,她的背后不知道涂着什么药膏,有些棕黄棕黄的。

  “知不知道她大概什么时候能好呢?”我问夕樱,她此时正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吃着东西。

  她和上次我见到的夕樱一样......有些小孩子的性格在里面。

  女仆不是说,只有在熟悉的人的面前才会裸露出这样子的性格么。

  但是,她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小姑吧,怎么就会......可能只是因为小姑还在昏迷中吧。

  “他们说要抹药膏一个月左右伤才会好。”夕樱瞟了我一眼,然后看她的电视去了。

  这么久啊。

  我在言栀的额头上碰了一下,然后拿着衣服去了厕所里面。

  “我看你手也淤青了,需要帮忙么?”女仆在门口对我说。

  我才知道自己落水的时候自己的手臂也砸在了水面上。

  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有半边也是淤青的,不碰还好,碰过去很疼。

  真的有些东西就是心里的作用,女仆不说还好一说出来的话.......我倒是还真的觉得有点疼了。

  “不用了。”我刚说完然后她就已经开门进来了。

  是我回答的太晚了么。

  好吧好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她来就她来呗。

  我躺在浴缸里享受着高级待遇。

  “有是杞小姐吩咐的?”我问她。

  :酷+0匠网ZR首0发qW

  她点了点头。

  特么......的。

  洗完出去之后我发现小姑开始有些动作了。

  她醒了。

  “栀......”我抓住了她的手。

  “呐。”她睁开眼睛第说出来的第一个字只是试音而已,“你没事吧?”她问我。

  “没事啊!有事的人一直是你好不好。”我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她喘了一口气,“看你挺精神的.....放心了。”她低声说道。

  “你也要看看你自己啊,当时干嘛换过身来啊,明明就应该是我们两个人一起面对的,可是最后你却非要自己去承担。”我就差哭出来了。

  “因为是我提出来的要求啊。”她一副轻松地样子。

  “那昨天呢!明明就是我一个人的事,可你却非要叫我抱着你游泳,把你拖到船上看你没有动静的那一刻,我还以为你......”我的手和她的手十指相扣着。

  她的手掌异常的冰冷。

  可我的额头都已经冒汗了。

  “是我去救你,我不帮你,还害你么?”她说。

  听着小姑的一席话,我的心底里泛起一股热潮,想要把她给死死地扣在怀里的感觉。

  但是因为她有伤在身所以才这么做的。

  “小织,杞小姐呢?”我问女仆。

  她在给我们端茶。

  “小姐说今天有些事情,会很晚回来。”女仆干脆利落地回答。

  “哦,那你能不能和她说一声......叫她今天晚上不要在偷偷摸摸的.......的上我的床了。”因为我很害怕和小姑一起睡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第三者。

  女仆夕樱还有小姑听到之后都是巨汗。

  “什么?你说小姐会上你的床?你在开玩笑嘛?!”夕樱第一个不爽,直接拿了一片薯片朝我扔过来,但是薯片是什么鬼,飞到一半就直接掉下去了。

  “不,不会吧,小姐.....哦,你的房间原先是小姐的。”女仆说。

  “那我能换一个房间吗?”我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行,小姐说不能换。”她说完之后就走掉了。

  我眼神偷偷的朝着小姑看过去,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意思,我放下了心来,“栀你晚上和我一起睡么?”我问她。

  “其实我可以一个人的,因为......我怕你压到我。”她说。

  我的睡姿可是很好的,只不过偶尔会斜过来而已。

  “好吧。”出于对她的安全考虑我还是选择了分房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