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知,我幸;不得,我命!

  我看着小姑,木板桥有些晃动。

  风也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吹得桥一晃一晃的......我似乎瞥见了有人在后面朝我们招手。

  我不明白后面的那个人什么意思,我不认识他,但是.......他似乎在警告我们。

  木板桥上就只有我和小姑了,别人都走掉了。

  “考虑好了?”她问我。

  “我......还是等三年。”我说,“三年之后,晨语回来了之后,你还会走么?”我问她。

  她看着我,木板桥晃得原来越厉害,我似乎知道了后面那个人什么意思了。

  他是想叫我们快走啊!因为......起风了。

  桥开始像海盗船一样的晃动起来了。

  小姑看着我,似乎没有做出回答。

  又是一阵迅猛的风吹过来,然后整个桥都飞了起来。

  “言栀!”我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抓住了锁链,我脚踩着的木板似乎有些滑啊。

  我身上的背包已经是个累赘了。

  我把背包给丢了下去,然后一只手抱着小姑,一只手抓着锁链,小姑也抓着铁锁链.......难不成会掉下去么。

  对面的人都有些慌,手放在嘴巴旁边喊着我们。

  但是能怎么办呢,现在我们走不了啊。

  小姑莫名的笑了一下。

  我则是跟着苦笑......据说那些别人笑跟着她笑得的人,不是傻逼就是爱她的人。

  但是我现在是无奈的啊。

  “我们怎么走?”我问她。

  小姑手放开了铁锁链。

  我背后冒出了冷汗,额头上的汗粒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但是都掉在了她的身上。

  “你!”我有些哑口无言,因为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感觉,抱着你比拿着锁链要有安全感啊,死的东西,怎么能够给予人那为填满的......空缺的心灵呢。”小姑说着,紧紧地把我给抱住了。

  我感觉手上的负担又大了好多。

  我开始有些后悔初中的时候没有好好练引体向上了。

  我的细胳膊感觉支撑不了多久,虽然小姑的语言说的很诱人啊。

  我的身体的确比锁链要温暖,至少没有锁链暖和,也没有锁链上面的铁锈。

  “现在,不是说这些没有用的话的时候啊!”我对她说着,嘴巴有些难说出话来,“活下来!走出去!想怎么抱着就怎么抱着!可现在......”

  小姑把脑袋埋在了我的怀里,“小凌长高了,都可以靠在他的怀里了。”小姑说着一些无用的话。

  像是感叹,更好像是.......领死前的一种寄托。

  风越来越大。

  我的手越来越麻。

  “小姑.......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间啊!”我对她说,“赶紧想办法走出去啊。”

  她的目光呆呆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相信小姑不会是一个不会判断的人。

  “小凌,玩过蹦极没?”她问我。

  蹦极?上次想带晨语去的,但是她真的太害怕了,然后我们也就没有玩了。

  但是她现在突然说这个......是想要放弃了么?

  “怎么,突然这么问?”我似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还是想明确一下她的意思。

  “因为,跳下去会很好玩啊.......”小姑像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一样地说着,就好像对那些未知的事物很有兴趣。

  但是这个.......她在开玩笑么?

  “别开玩笑了好吧。”我对小姑说。

  “你在害怕么?”她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

  o酷匠|c网|E唯S一》正5版、,`其uc他都B是#盗1版*Q

  你丫的,这不害怕能怎么样。

  但是我感觉她的语气,和那个人好像。

  “我会保护你的啊。”她直了身体,抱住我的脑袋把我揽到她的怀里。

  真的要松手么?

  可是她怎么保护啊。

  “小姑......我想问你。”我说。

  她一愣,“问什么?”

  “我想知道你当时走的时候为什么不留一张自己的照片?”我问她。

  “因为一个人脑子里面记住一张脸就好了啦,你不会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了吧?”她半开玩笑地说,因为我不可能忘记小姑长什么样子的啊。

  “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我说着,问题也问完了。

  既然小姑想要玩,那就陪她玩咯。

  小姑总是一个出人意料的人,虽然有时候挺大大咧咧的,但是关键的时候因该都不会出错的。

  我松开了手。

  脚滑了......我们像弹射器一样的被弹了出去。

  我爱晨语,理由则是我想要保护她。

  但是我喜欢小姑,童年一起玩耍,算是理由么?

  不算是吧,小时候有谁和她玩,谁就是朋友。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对晨语来说,需要的吧,但是对小姑来说,似乎不需要理由。

  她是黑暗中的曙光,也是黎明中的黑斑。

  但谁知道呢,我喜欢她,在心底里面总是有一个理由的,但只不过那个理由我说不出来而已。

  可能在除夕夜点灯的时候,许愿的那一刻。

  也可能是老早以前她带我去水族馆的那一刻。

  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我去花海广场赴约时偷窥到了小姑的屏保,问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但是看到的时候是我的照片这一刻。

  过去的事情就像是画在地上的画,时间流逝,沙被风吹走,记忆模糊,最后化成茫茫的一片,再也无法分辨.......就好像我无法分辨出自己在那一刻喜欢上这个女孩子的。

  活着的意义,就是你快死的时候瞬间划过我脑海的事情啊!

  掉落下去的时候我抱着小姑,像是抱着一个小女孩,她的身体冰冷,但是在笑。

  笑的无比欢畅。

  我讨厌这种笑啊。

  因为是绝望的笑,让人感觉生的希望已经全部的破灭了。

  她摸着我的嘴唇,然后贴了上来,我不知道她这个动作是怎么在空中完成的。

  “我可以出师了呢。”她说着,然后吻上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