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旧是本能性的躲在了小姑的身后。

  无论是杞小姐带着什么样的面具,在我看来都是有种诡异的感觉。

  但是上次我竟然看到了V字仇杀队的面具掉落在了河水里面,是我眼花了?

  “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玩啊,干嘛那么急匆匆地就要带小凌走呢。”小姑拉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对杞小姐说。

  小姑她怎么.....一点都不怕杞小姐的样子啊。

  不会是因为仗着那个金发妞的势力缘故吧,但是我隐隐感觉啊,杞小姐的势力可根本不比金发妞要差呢。

  杞小姐似乎有些尴尬,愣了一小下。

  “反正你不是要监督他的么?”小姑说。

  “言凌,今天晚上你一定要给我回来!”杞小姐指着我,愤愤地样子,对我说道。

  FZ最P》新…。章p节dM上酷☆F匠t网

  “啊?!”我在后面终于开口说话了,那今天的游玩岂不是变得很没有意思了,“能不能......”

  “不能!”我吱吱唔唔的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杞小姐否定了。

  “那你介意你家里多住一个人么?听小凌说你是灵芝企业的董事长啊,不会连一间空房都找不出来吧。”小姑对她说。

  人家有没有房子是她的事情,现在就是她让不让你住的问题啊。

  “如果我住在那里的话,你们既能看着小凌,他也不会乱跑了啊。”小姑说的有些道理。

  可我.....我特么才不是犯人啊我有腿的好吗!

  “但是我没说要答应啊!”杞小姐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那我会用一切办法带着小凌去找她的晨语的!到时候你怎么得到小凌?”小姑说着。

  我眸子一亮,小姑有办法可以让我见到晨语么?

  杞小姐没有说话了,转过了身,“我会和小织说一声的。”

  她上了自己的车,然后让我只看见帅气的车尾,她走了。

  走了之后我和小姑面对面互相看着对方。

  “她的意思是什么?小织?她说我?”小姑有些讶异的指着自己。

  “不是,是杞小姐家里的一个女仆,她的名字叫祁织......”我向她解释道。

  “哦......吓死我了,还以为她叫我呢。”小姑捂着自己的胸口,“那和女仆说一声的意思,是不是就是同意我住到她家里了?”

  “应该是吧,但是今天就要回去......要今天回去么?”我问小姑,我俩出来了总不可能因为一个承诺而放弃这次的大好机会了吧。

  “回去!”小姑说的有些坚决。

  “为什么啊?衣服都带过来了不打算再在这里住一个晚上么?”我想留下来的......“如果我们不回去的话,杞小姐会不会生气,她都已经退一步了,如果我们在得寸进尺的话......那就麻烦了不是么。”小姑摸着我的脑袋,明明比我矮,但是摸我脑袋的时候她却是显得那么的自然啊,在以前我比她矮的,我是初三的时候才长起来的。

  所以现在她伸出手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地俯下身体。

  “听你的。”我抱住了她。

  她也抱着我,只不过因为我身上背着书包,只能轻轻地抱着我的腰而已。

  我们只是在海边游览了一圈而已,中午是自己买了东西然后租了一张地毯在沙滩上吃了东西。

  之间我也有问小姑,问她可不可以带我去找晨语!

  她总是把我搪塞过去。

  “哎呀你都问了好多遍了!”小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站在连这崖岸的木板桥上,“那如果我把晨语找回来了,但是你会失去我,你选哪一个?”她瞪着我,手握着那个锁链,桥有些晃动,我有轻微的恐高,但不至于像晨语一样的害怕。

  我紧紧地握住了锁链。

  又是选哪一个的问题。

  我想起了奶奶问我的,她问我小栀还有晨语我会选哪一个,小姑之前走的时候也说了一句,你会选择谁呢?

  晨语在的时候我也在考虑啊!但是......直至晨语走了之后我才想明白,我想要晨语留下来的啊,可是呢,那也只是仅仅的一段时间里面的想法而已啊。

  小姑回来之后我的心又飞到了小姑的身上,更何况她还是初恋......她这么问我,问我怎么选。

  我怎么回答?

  “你都没有想明白......如果你那天想明白了就可以对我说了好么,如果你选择了晨语我会带着你去找晨语的!如果你喜欢谁就去找她啊,满世界的去找她,她可能也在等你啊......别让她等的失望了。”小姑重复着上次在电话里和我讲的话,“但是有些人啊,一样的喜欢你,她已经在你的身边了,如果你不学会抓住她的话,那也可能她会对你失望了,然后悄悄地从你的身边溜走的啊,所以啊,人的一生,决定一件事情很重的。什么事情都要想清楚了在回答,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在身边一个不在身边而去直接放起了那个不在身边的人吧。”小姑似乎偏向于我选她,但是后来的那句话又好像是帮晨语说的。

  所谓的无悔之爱应该是那样的一种东西吧......未必要完美无缺,未必要有好的结果。

  只是你选择了一样东西,要牢牢的抓住她,不能让她像水一样,抓住了,但是从指缝间流出去了。

  我当时选择了晨语,但是没有伸手抓住她。

  就好像晨语在自己的小说上公告上写的一样,“习惯了双方的存在,都不会以为是认真的说要走,所以说不出认真的挽留,但这不是玩笑啊!”所以为没有抓住晨语,虽然做出了伸手的动作,可我没有跑过去把她给拥住.......然后撕心裂肺的对林可可喊着叫她不要带走晨语,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会承担的。

  可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的心灵深处,一直小小的蛔虫在里面蠕动着,钻出来一道口子,蛔虫很小......但是很令人在意。

  小姑,那时候我想到了小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