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先挂了电话,然后我也慢慢的把电话给挂了。

  手心里捏着手机。

  手机被电话打的发烫,我把手机贴在脸上,就好像自己贴着小姑的的脸。

  "你刚刚和谁打电话啊?"女仆手里拿着拖把走过来问我。

  "我小姑。"我说,没有瞒她。

  "小姑?你们两个吵架了?"她问我。

  "没有,只是在讨论问题而已,对了,我帮你打扫卫生好了。"我直接起身从她的手里拿过了拖把。

  "不,不用啦,你干了我干嘛啊!"她手里没有东西了,双手抓着我的衣服,像一个被抢了冰激凌的小女生一样。

  "还你咯。"我还给了她,然后重新去找了一个拖把,帮着她一起拖地了。

  小说被我放在桌子上面,没有看了。

  找个时间看看完好了。

  "真的累啊,你每天都这样干么?"这房子大了,也不好打扫啊,我的天。

  "慢慢来呗,反正一天的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干的什么事情都慢慢做咯。"她倒是一副很无所得为样子说。

  "不闷么?"我问。

  "那你喜欢看着自己家后院里的坟头边上的草慢慢长起来么?"她低声的,伤感的,淡淡的,说。

  什么意思?坟头的草?长起来?

  "我,听不太懂。"我不明白她说的话。

  "我父母都死了,小姐收留了我⋯⋯那时候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野丫头而已,父母死了之后我只能一个人抱着双膝看着院子,没有再比那段时间更加无聊的时候了,小姐没有让我读书,但是有请人教我们东西,夕樱也在的。她说让我们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就好了,大家都是一类人⋯⋯"女仆低着脑袋,回忆着什么。

  如果我特么没有亲生经历过,我绝对把杞小姐当成传销的咯。

  "那你知道你们小姐多大了么?"我问她。

  她看着我,笑了一下,"抱歉,不能说,小姐对我们说过的,她的事情除非她告诉你,不然我们不能和你说她的事情⋯⋯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没事。"我摸了她的脑袋一下。

  "我去买菜了,你一个人呆在家里吧,东西什么的都放在冰箱里了。"女仆叮嘱我,然后换上了外出的便衣,就出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面,重新的看起了小说。

  ⋯⋯⋯⋯哥哥又给人打了,我去看他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为那群人也是很晚走的。

  哥哥躺在了地上,脸伤得很严重,他们嫉妒哥哥的脸啊!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了之后慢慢的接近哥哥。

  我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摩抚了一下。

  哥哥却像只狗一样的直接咬在了我的手腕上面。

  犬牙刺的我的皮肤好疼,但是却又好开心啊,哥哥,哥哥他在亲吻我么?虽然这种方式很是畸形。

  我抽回了手,因为疼。

  他愣愣的睁开眼睛看着我。

  他低喃着我的名字。

  然后拽住了我的手,手指在我的手腕上摸了一下,他哭了。

  把我抱在怀里,向我道歉。

  我说没事的啊哥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而且被你给咬了我并不难过啊!

  他的唇直接贴在了我的嘴上,我们真的接吻了。

  最新e&章节上+酷匠!网^

  毫无征兆的吻。

  早就该这样了不是么?

  ⋯⋯⋯⋯难道我当时咬了晨语晨语心里头也是这种想法?

  但她明明就是很生气的样子啊,而且还骂我着。

  我又怎么敢拿过她的手然后吻住她?

  这本书真的是晨语写的么?

  虽然事情发生的很相似啊,但是情感上面,就有些不太对劲了啊。

  我又感觉像是杞小姐自己编纂的了。

  但是她这个大忙人有空编这一本小说么?

  最不可思议的是陈雅雪还给这本书给看感动了?

  什么跟什么啊?

  我翻看了下去,就是说哥哥也喜欢妹妹的,但是怕家里人都反对,而且哥哥怕自己被父母发现然后被赶出去⋯⋯所以才一直不敢喜欢妹妹的。

  难道⋯⋯晨语之前也是因为怕被父母发现所以才不和我透露她对我的感情的么?

  她对我的,到底是不是依赖感呢?

  是的话,我想她现在也能在她的母亲身边找到依赖感了吧?还特别有安全感呢。

  我翻看的很快,因为都是我和晨语经历过的事情,我把它当成记回忆录又看了一遍。

  有些小心酸,这里面少了一个当时重要的媒人。

  小姑。

  一切来的太自然了,水到渠成。

  这里的面的哥哥竟然答应了妹妹半夜去看海的请求,她俩在夜晚的海岸边上的悬崖上相拥而吻。

  这也是晨语所企求的么?

  小说在寒假结束的时候断掉了⋯⋯我看完了,除了对晨语有些怀恋之外,更多的是怀念。

  她有在网上写?

  我去打开了电脑,然后去搜这小说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