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记向杞小姐要我和晨语的情侣的手机了。

  我看这自己的手机,翻着通讯录,'小可爱晨语'这是她自己改的,我点了一下,有个呼叫。

  我再次点了一下。

  电话通了。

  铃声过后就是女音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sorry⋯⋯"我放下了手机,晨语是故意不接的么。

  她走的时候,我问她能不能打电话联系她。

  她摇头。

  现在我打了,电话是通的,但是没有人接。

  我点开了小姑。

  小姑倒是接的很快,"小凌?"她说出了我的名字。

  "啊⋯⋯小姑。"我和她对话的时候现在有些支支吾吾的。

  "有事说事,我听着呢。"她知道我有事要找她。

  "你知道啊⋯⋯"我语无伦次。

  "知道什么啊,你都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精神失常了?"小姑直接数落我一顿。

  但是现在我正缺少这种被人数落的感觉啊。

  "小姑,你知道零企么?"我问她。

  "零企?这怎么会不知道啊!但是你突然问这个干嘛?"她回我,"你不会长大的目标就是要去那里上班吧?求包养啊!"她开玩笑的说。

  "不,不是啊!"晨语被她妈妈带走的事情,小姑还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呢。

  "那你快说啊,没志向的小屁孩。"她又逮着机会奚落我。

  "志向什么的,有什么用啊!当下都活不好了!"我对着电话喊道。

  那边愣了一下,"好啦,到底怎么啦,你想说什么啊。"小姑弱弱的说。

  "晨语,晨语被她妈妈带走了。"我说。

  "带走了?为什么啊?"小姑不知道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

  "因为生母找到了她啊,其实她母亲一直都不知道晨语存在的,后来有人告诉她了⋯⋯她妈妈就找过来了。她妈妈,是零企的董事长啊。"我说着说着哭了出来,眼泪滴在了瓷砖上面,"本来晨语不想要走的,但是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对晨语说了什么啊,晨语就走了⋯⋯"我很委屈的对小姑说,像是小学生被打了找老师告状一样的,把自己的错全部的抹去。

  小姑想了一下,"你笨呐,她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走掉啊,你因该要想她母亲对她说了什么话,你相信晨语是为了你而离开的么?""为了我?"我愣了一下,"没必要啊⋯⋯"我低声说,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

  "对啊,如果这样的话,她因该怕你被她妈妈怎么样吧,毕竟她妈妈是董事长,随便叫两个人就能把你整的不要不要的⋯⋯晨语呐,算是为你牺牲吧。"小姑说的有些淡然,这种淡然的态度让我有些不开心,感觉她没有严肃认真起来,"但是!你为什么不抓住她啊?难道说你不喜欢她么?"她问我。

  "喜欢啊!可是⋯⋯"我竟然忘记了当初没有死命拦住她的理由。

  "小凌!如果你喜欢谁的话,就去满世界的找她啊,你喜欢的人,她也许在等你啊⋯⋯别让她对你等的失望了。"小姑说。

  我愣了一下,当初没有死命拦住她的理由从脑海里一下自己的窜了出来,我知道我为什么不拦住晨语了啊!

  `酷;匠网w)唯一J9正版n,CU其r他E都bq是2盗_●版N0

  "那你呢?你怎么办啊!当初没有抱着晨语的大腿跪在地上哭着叫她不要离开的原因就是因为奶奶和我说!说你不是她亲生的啊!你不是我小姑啊!言栀!我为什么要叫你小姑⋯⋯你的户口都已经被你自己迁出去了吧。我放不下你了啊!因为我们都不能以亲人的关系存在了吧,如果我和晨语在一起了,那你怎么办啊!我们俩不就沦为陌生人了嘛!我不同意啊!"我对着手机大声的说,我似乎都从那边听到了回音。

  那边又愣住了,"知道了啊⋯⋯""嗯啊。"我带着哭腔,"所以啊!我⋯⋯想不过来啊!两个最重要的人,都要舍弃掉一个么?晨语也从我家的户口簿里移走了啊!连最最基本的亲缘关系都没有了!"我说话说的太大声了,女仆从楼上下来了,手里拿着拖把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只是看了她一眼。

  "我,我没事的啊⋯⋯你和晨语好好的就好了啊。"小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听出了她违心了!

  "现在好不起来了啊!我似乎,似乎把她给丢了,像是小时候手里拿着的布娃娃,因为太爱了,家有那么小,以为随便一扔,在找还是能找回来的,但是现在却找不回来了⋯⋯丢了!"我既无奈又绝望的说。

  "那你问零企难道是想要去找她了?"小姑把话题重新扯回到了找人上面。

  "对啊!栀你能帮我么?"我没有叫她小姑。

  "零企很大啊⋯⋯太厉害了,董事长只要一发话感觉你连上海都进不去。"小姑对我没有信心。

  听她说的这么悲观,我有些绝望了。

  真的要等三年?等杞小姐的许诺么?

  "那小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问她。

  "学期应该快了⋯⋯但是暑假⋯⋯""一定要回来啊!"我把电话拿到了嘴边,对着麦口喊道。

  "嗯,你要好好过啊。"她鼓励我,"我会,会一直喜欢你的,你不要⋯⋯太难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