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小说放到了床头柜上,今天已经没有心情在看下去了呢。

  我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我会爱上杞小姐么?

  不会的吧,我毕竟连她的脸都没有见到过啊。

  况且!是她把晨语从我身边赶走的!我怎么能喜欢上她啊!

  唯一能感觉到熟悉的就是这床上的被子,被子上面有我的味道还有一丝丝晨语的味道残留着。

  我用被子把自己的脸给蒙了起来然后嗅着这熟悉的味道睡着了。

  我是被自己的睡姿给搞醒的,因为我睡着睡着会睡斜过去。

  晨语在的时候我抱着她不会这样,晨语走了之后床上也没有人了,我怎么睡也不会不习惯。

  但是晚上我意外的斜过来的时候我的脑袋碰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的背。

  我愣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她躺在我的旁边,背对着我。

  盖着我的被子。

  她是谁?

  我伸出了手把她的腰给抱住了,这身材⋯⋯赶脚不是女仆的,也不是夕樱的。

  那就只有杞小姐了?

  我的手窜到了她的脸上。

  我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她没有敷面膜,更没有那面具。

  ‘x酷。!匠:)网n、首_发*

  终于能看到她的脸了么?

  我把手慢慢的收了回来,她上身没有穿什么衣服,光溜溜的,下身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我往后挪了一步,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床啊!

  难道上次我和晨语在杞小姐家里睡觉的时候半夜也感觉有人挤上来,莫非也是杞小姐?

  那时候我还抱着她⋯⋯亲她的嘴,我一直以为是晨语啊!

  我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了,想要爬过去看看她到底是谁。

  她应该在睡觉的吧。

  "还不睡觉?"她从嘴里吐出四个字吓我一跳。

  我给吓了一下然后直接躺床上了。

  "杞小姐?"我竟没有听出她的声音。

  我感觉杞小姐的声音也是怪怪的,像是用了变声器一样的。

  她没有回答。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我问她!"这里这么多房间呐!"我质问她。

  如果在杞小姐家里睡觉的话,还会每晚被夜袭,那简直是太可怕了,虽然是女生,但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要有一点小矜持总要的吧!

  "这是我的房间。"她淡淡地说,"只不过让你住进来了而已,有没有说我不能睡这张床了。"她挪动了一些身体,但没有转过身来,依旧是背对着我。

  我干脆也懒得去看她谁了,她要不给我看,我怎么会看得到。

  "那你怎么还没有睡觉。"我问她。

  "枕边人都坐立不安了,我还怎么睡呢。"她低声说。

  这句话好熟悉,晨语说过的:枕边人都走了,我还怎么睡呢。

  我愣了一下,"那你一个人安稳的睡去吧,我去外面睡,我感觉沙发蛮不错的。"我抱着自己的枕头起了身。

  "回来!"杞小姐命令我,"说过的,三年的约定,我叫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现在你要躺在床上安稳的睡觉。"她也没有看我,只是发出声音,对我说。

  我靠,还能这样?

  我心里有些不爽,但是没有办法。

  抱着枕头又躺回到了床上。

  被子是我的,凭什么给她盖了,我抽回来一点被子盖在身上,被子给她暖的暖暖的,虽然说是快夏天了,但是城北郊却依旧是冷冷的。

  恐怕这里只有到了七八月的时候才会冷起来吧。

  被子里面晨语的最后一点残留的味道也没有了,被杞小姐身上的体香给掩盖住了。

  我看着那洁白的背脊,脑袋慢慢的凑了过去,然后靠在了上面,贴着她那背上。

  "能说一下,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我问她,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我的几里面完全没有这号人。

  "你还是小孩的时候吧。"她淡淡的说,似乎进入了她自己的回忆里面。

  她没有声音了,我还想听着她继续说下去的,但是她没有说话了,我等睡着了。

  抱着她的身体,嗅着她的体香。

  她没有转过来过。

  早上起来的时候杞小姐已经不知去向了,昨晚和她的对话如同梦境一般。

  回味但却不真实。

  她怎么会跑过来和我一起睡。

  她在故意贬低自己的身份么。

  我感觉杞小姐在我的面前她没有摆出自己是董事长的架子。

  经过了一系列的回想之后,其实也感觉杞小姐出了利用陈悦溪,陈雅雪还有伊诺之外⋯⋯也没有那么可恶!

  而且她说的三年,是希特勒的面包么?

  可现在事实看来,我只能够相信她了。

  等等给小姑打一个电话好了。

  ⋯⋯问一下她知不知道零企在上海的地位。

  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想让她再帮我一次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