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里拿着勺子慢慢的把咖啡上面的泡泡给弄散开了。

  黑墨色的头发垂直在肩上,面具换了一款,但是这款面具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因为是《V字仇杀队》里面的那个人所带着的面具。

  这个笑脸让我看着很是不舒服。

  ;酷W匠网\=正}版+R首{…发e

  她把咖啡放到了桌子上面,然后伸出手朝我挥了挥,叫我过去。

  我走了过去,做到了她的对面桌子。

  她把咖啡推向我。

  “你不喝?”我问她。

  “我喝东西不会给人看见的呢。”她的语气带着笑意。

  我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把咖啡给端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喝了一小口。

  好苦!

  我不喝这玩意儿的。

  “考虑好了没有?”我问她。

  “什么?”她好像要翻脸不认人的样子!

  “就是你说要给我安排去上海的事情啊!”我站了起来。

  “你急什么?急得话怎么一开始就不死里拦着,现在人都走了好久了,你着急了?”杞小姐每句话都说中我的要害。

  对啊,如果不想她走的话,一开始就可以拦着她不让她走啊。然后可以说一句很霸气的话:除非你从我尸体上踏过去,不然我不会让你走的。

  但那个时候我说不出来。

  我愣在那里。

  “我叫陈雅雪送过去给你的小说你看完了没有?”杞小姐问我。

  我摇头,“你才送过来多久啊,怎么会看那么快!”

  “看快点的话,因该早就看完了,怎么样?我送给你的晨语纪念册,还不错吧?”她的语气有些嘲讽。

  什么叫晨语纪念册啊?莫非她很早很早就已经知道晨语要走了?

  又或者说她很早很早就已经做好准备让晨语从我的身边离开了。

  “既然是纪念册,何必有看的那么快呢?”我说,然后想要走。

  “才刚来你就要走啊?”杞小姐靠在椅子上面,一身子雍容的样子,看着我说道。

  “既然你都不同意了,我留下来有什么必要的意义了没有?”我看着她,V字仇杀队的面具变得不再那么的反感了。

  “有啊,我叫你过来,自然是有什么用意的啦。”她的语气变得很邪魅,“因为我要和你做交易啊。”

  交易?又是什么肮脏的交易?

  杞小姐终于把目标打在我的身上了么?之前都是和我有关系的女生,现在轮到我了?她终于把自己的魔抓伸向了我?

  “什么交易?”我问她。

  我听到了面具里面的笑声,“你慌什么呢?你除了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拿得出来的?”

  她说得很对,现在我除了自己人之外,似乎什么都拿不出来和杞小姐做交易的东西了。

  难道她还真的看上我不成?

  我有点慌。

  “那你想交易什么?”我不知道杞小姐已经什么都得到了,她的目的不是做到了么?怎么还要和我交易。

  “三年!”她站了起来,手指指着我,她穿上高跟鞋身高没有差我多少,“三年的时间你里你跟着我,就和夕樱跟着我一样,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三年之后我可以让晨语回来或者让你过去,没有人拦得住,但是三年里面你要乖乖听我的话。”

  我愣了一下,“晨语真的是也因为你的安排送出去的?”

  她点了点头,“不然的话,我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本钱来诱惑的了你了。”她表现的有些无奈。

  “可恶!”我低沉下声音狠狠地说。

  “快做决定吧,三年哦,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言晨语了。

  我现在真的想把咖啡端起来撒到杞小姐的脸上,但是我并不是泼妇,我不可能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举动。

  “你怎么知道我三年里面见不到晨语?”我问她。

  “因为啊......你现在还没有任何能力,而且你知道零企是什么企业么?连我都不敢去叫板的企业,你可以么?而且现在你除了依靠我之外,你还能倚靠谁呢?你的废物爸爸么?”她笑了一下,似乎很了解我,和我的家事一样的。

  的确,我现在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等下......不是还有小姑可以么。

  小姑她因该会支持我去找晨语吧。

  “哦,对,你还有一个小姑......那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呢,但是你一个男生这么每次都去要求一个对你好的女生,你觉得这样子真的好么?而且,言晨语还有言栀里面你还没有做出决定吧?”杞小姐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

  她这是逼我要向她服软屈服与她么?

  “我......”我捏紧了拳头!

  “我同意啊!”我喊了出来,咖啡的杯子被我给摔在了地上。

  杞小姐的掌声盖过了被子摔碎的了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