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现在就孤家寡人了,你还喜欢我么?"我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有些抗拒,但被我死死的扯住了。

  她低下了脑袋,从一开始见到她的斜刘海开始我就变的奇怪了,对她总是抱有某种想法,但我却还是不知道以为自己只是精虫上脑了而已。

  "喜欢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她看着我,嘴巴微微的翘了起来,然后微笑着。

  酷Gh匠u网!首发^K

  我把她给抱住了,几天了,都没有享受到抱着女生的感觉。

  伊诺问我要不要去换件衣服,我说就这样好了。

  我跟她去买了一大堆零食,还有很多品啤酒,都是我拿的。

  但都是伊诺付的钱,因为我身上就几块钱零钱而已。

  我拉着她的手,心里头莫名的会有种安全感。

  "我们去哪里吃这些东西啊?"她问我。

  去哪里呢?总不可能在大街上吃这些东西吧。

  家里?我连钥匙都没有,怎么回去。

  "去我那里吧。"我说。

  "你家里?"她表情上面有些兴奋。

  "不是,医院啦,是家私人医院。"我对她说道,然后拦了一辆三轮车上去了。

  说了地址之后我们就到了杞小姐私人医院。

  "你现在在这里住着?"她问我。

  我点了点头,"对啊⋯⋯""好高级的样子啊。"虽然伊诺的语言上有些惊讶的样子,但是从语气上来说,还是太过于平淡了些。

  "对啊,这里里外外一个人都没有⋯⋯够安静了。"我拉着她的手带她走了进去。

  依旧是没有人的。

  我把她带到了病房里面,打开了空调还有电视。

  买的零食一大堆的都给洒到了床上。

  "这里没有医生么?"她问我。

  "不知道,反正适当的时候会出现的。"我说道。

  "这里不是公立医院吧?""私人的。"我说。

  她会意了,也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问了她很多事情,譬如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还有她自身的情况什么的。

  她摇摇头,只不过说我和晨语离开学校的这段时间内学校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又问我为什么和晨语分开了,我们之前都做了什么。

  我都只是草草的回答了一些,只不过在说道林可可的时候有些烦躁。

  那个可恶的女人!

  伊诺把我抱在了怀里安慰我。

  她的身上香香的,但并不是体香,只不过是洗衣液的香味而已。

  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有些酒精的味道从嘴里面吐出来。

  我也有,我们两个人一下午喝了近乎是来瓶的啤酒,零食也被吃的干干净净的,后来直接干脆吃起水果来了。

  没有电脑的存在,我也就只能用食物来抑制自己的情绪了。

  但是⋯⋯为什么我看到她的斜刘海的那种冲动感觉会越来越强烈。

  我真的是变态么?

  我看着她。

  她的脸红红的,也抬起眸子看着我。

  她用手挽了一下头发,把斜刘海弄整齐了。

  我心底里的小鹿在乱跳着。

  我手中的啤酒罐子掉在了地上。

  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心里头的小鹿越出去了!

  我扑倒了伊诺的身上,她娇乎了一声,她已经被我压在床上了,她的脸潮红潮红的。

  "你爱我,对不对?"我问她,问的有些霸道以至于她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我就已经亲上去了,先是嘴唇然后是脸再是眸子。

  只要愿意,一切地方都是可以的。

  我把她身上的宽大校服给脱了下来,但是身上还有一件校服的衬衫,两颗纽扣系的有些紧。

  我把它给扯掉了。

  "凌!凌!"她有些有无足措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贪婪地滑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她的进展这么快⋯⋯只是分开刚见面才一天不到啊!

  小别胜新婚?开玩笑吧!

  但是她的斜刘海现在仅仅只是在白天就已经让我冲动了。

  以前不是晚上么?

  私人医院里面就好像拉起了帷幕一样。

  "伊诺⋯⋯"我低声喊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发哑。

  她也就只是低低的回应我。

  "可以么?"我看着她问。

  她的额头上冒出汗珠,我把她的斜刘海给撩了上去,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珠滴在她的脸上,她眯着眼睛双手捧着我的脸,点了点头。

  我吻了上去。

  晚上很累⋯⋯感觉很激烈。

  这次完全不像是之前和陈雅雪进行过的那样。

  我和伊诺两个人都是有意识的,只不过我很模糊而已,伊诺也很模糊,陈雅雪的是她主动⋯⋯这次算是我主动的吧。

  我最后舔舐着自己那带着腥味的嘴唇结束了战斗。

  我给她盖上了被子。

  自己缩在床上的一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