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只不过你能告诉我你非走不可的原因么?"我还是想要知道林可可到底和她说了话,晨语就像是喝了迷魂汤一样的跟着她走了。

  她摇头,像是不能说的样子。

  秘密么?

  我最后抱了一下晨语,贴着她的脸蛋,最后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她也抱着我,眼泪无声的流落下来。

  "能打电话联系么?"我问她。

  她摇摇头⋯⋯这都不能啊!

  她松开了我,然后站起来朝着林可可的方向走去。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晨语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分开,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只有死神才能绝情的分开我俩。

  现在看来,不仅仅只有死神才能办的到。

  来自于某人的威胁也可以办到。

  晨语是为了自己么?

  我不知道⋯⋯她或许是为了我,可她不说,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啊!我不是神!

  "今天就要走?"我坐在床上,没有站起来脑袋撇着看着客厅,晨语和林可可两个人站在一起,真的好像啊。

  "不是今天,而是随时。"林可可挽住了晨语的手。

  然后转过头看着170,170脸有些红,但依旧是一脸的严肃。

  "东西的话,就不用收拾好了,过去帮你都换新的。"林可可对晨语说,晨语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走吧?!"林可可换手拉住了晨语。

  "好。"晨语回头看了我一眼。

  就好像⋯⋯那次晚上我倒在地上咬了她她走掉了,黑暗中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转头看我,但是现在,我能清楚的看到那一对冷冷的眸子看着我。

  我僵硬的拿出手,然后摆动起来。

  "等你。"我的声音卡在嘴巴里发不出来,只能做出嘴唇上面的动作而已。

  我看到她哭了,她的身影消失在墙边上,我听到了她们穿鞋子的声音。

  170也最后看了我一眼,"对不起⋯⋯"这是她留下的最后的口型。

  我笑了一下。

  接着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动作好迅速啊。

  她们出去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家都安静了。

  这段时间黏在我身边的那个人不见了。

  她走了!

  被她的母亲带走了。

  我看到床头柜上的吹风机⋯⋯刚刚我还在给她吹头发。

  再次给她吹头发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客厅,在这里我嗅不到晨语的味道了,全都被那林可可身上的香水给掩盖了。

  那种之前想让人跪舔的香水味现在变的如此恶心。

  我挥着手把那些残留在空气中的味道给打散掉。

  "不要走啊!"我喊了出来,但已经不知道对谁喊了,"不要走!"我眼睛里掉出了泪珠。

  嘴巴里感觉呛着些什么东西似的,我想要闭上嘴,但是做不到。

  我终于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孤独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孤独者和孤独者在一起才会显得不那么孤独吧。

  "晨语!"我手抚在玄关那边的白色次墙上边,看着晨语原先穿过的一双双鞋子。

  我开了门。

  她们已经消失在楼道上面了。

  我追了下去,"晨语!"我在空旷的小区里喊着她的名字,然后朝着外面跑去。

  街道很堵的吧,晨语一定还没有走吧⋯⋯我能追回来的吧?!

  现在不管她说什么我都答应啊!

  小姑还有晨语之间我选择晨语啊!

  z酷T匠=网正版i"首发yq

  "晨语!"我跑出去了,但是没有看到一辆车的踪迹,外面空荡荡的。

  她们之前停在这里的车呢?

  开走了么?

  随后,我听到了自己头顶上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我抬起头,这种声音在熟悉不过了。

  那次云南就有听到过的。

  这是⋯⋯直升飞机的声音啊!

  果然是直升飞机!

  楼下之所以没有晨语的踪迹是因为她们坐上了飞机!

  林可可有直升机?而且停在我们的家的楼顶?

  她早就知道我会去追晨语么?还是说想要秀一下自己的权威呢?

  她因该是怕晨语心软吧。

  我朝着直升机伸出手,就好像把她握在手里一样。

  直升机从我头顶上开过去,一滴水落在了我的嘴唇边上,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咸咸的⋯⋯涩涩的。

  眼泪么?

  直升机的声音逐渐的离我远去,从天上消失了。

  我一直追着直升机,但在一个街道转角口停下了,因为追不上了,它过河了。

  我有些无能为力。

  我跪坐在了桥边上,手里握着桥的扶手。

  "我们不会分开的吧⋯⋯""不要离开我!"⋯⋯我站了起来,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的在街上走着。

  "你有病啊!不会看路么?"我撞到了人,那人气愤的瞪着我看。

  我瞪回去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那个人收回了自己的愤怒拍了拍肩走掉了。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回去了。

  在插钥匙的时候手抖了一下,钥匙没有插进去,掉在了地上,我干脆直接坐在地上了。

  好累⋯⋯昨天晚上的醉意似乎又上来了。

  我靠在门上,沉沉的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