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自己的脸慢慢的往她上身挪着,我的嘴唇碰到了她的下巴。

  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我开始肆意起来了,冰冷冷的水砸在我的身上,却没有降低我的热火,反而那粘湿让我更加的⋯⋯兴奋。

  我的手伸向了她的大腿处。

  粘粘的⋯⋯不像是水。

  我朝她的那个地方瞄了一眼。

  血啊!

  我突然想起来她前天和我说的⋯⋯她来月经了。

  可现在却还被冷水淋着?

  我停手了,收回了自己着肮脏的猪蹄。

  起了身把水给关掉了。

  晨语真开了眼睛,眸子有些无力,看着我⋯⋯"怎么不继续了?"她略带讽刺的意思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地下脑袋愣愣地看着她。

  她来那个了,晚上还爬起来找我?

  我有些心酸,只是因为晨语爱的不明显。

  我伸出手把晨语拉了起来,然后对着她的唇吻了一下,没有给她什么思考的机会。

  我直接把她的衣服给脱掉了,都已经湿了。

  再穿下去会着凉的。

  "我去给你拿衣服。"我对她说,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扯住了我的衣服,然后把我的短袖给扒了下来。

  裤子也被她给扒掉了。

  她打开了喷头,但是这次喷下来的是热水。

  我拿着喷头冲在我俩的头上,她闭上了眼睛,水滑过她的嘴唇被她给噗出来。

  我把喷头挂在了夹子上面,让它自己喷下来。

  然后捧住了她的脑袋,吻在了她的唇上。

  昨天晚上我有和夕樱接吻?

  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啊⋯⋯只有这种吻,我才能记得清楚,有接吻的感觉。

  "我只记得,现在接吻的感觉。"我淡淡地说,把唇落在了她的鼻尖上脸蛋上她的身上各处。

  "小语?你在厕所里面么?"林可可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嗯!"晨语被我吻住发不出别的声音了,只能用嗯去回她。

  "小语你在里面洗澡啊?大白天的⋯⋯昨天晚上你不是答应过妈妈要去上海的么!妈妈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啊,你洗快点。"感觉林可可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故意要说的意思。

  我恰好离开了她的嘴唇,她说了一个好。

  "你真的要走?"我看着她,她的刘海湿湿的,盖住了她的额头,我把她的刘海给撩了上去。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摇头。

  "求你!不要走!"我瞟了一眼镜子,镜子里面的我的⋯⋯脸色有些苍白,红唇印没有给洗掉。

  晨语笑了一下,伸出手在我的脸上擦拭着。

  印记给擦掉了。

  我抓住了她的手,然后顺着抱住了她,她的身体很软,也很小。

  其实晨语也就显得高一些了,肩也不宽,小小个的。

  我把她给抱在怀里,她的胸膛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想让她感受到我的心跳!

  但似乎,做不到。

  晨语的沉默是最恐怖的,因为你不知道她会在想什么。

  反倒我现在很想让她骂我,狠狠的骂我!

  她也保住了我,但只是一小会儿,她松开了我然后推开了我。

  她把喷头给关掉了。

  最后几滴水滴在我的脑袋上顺着我的脸下去了。

  "我去给你拿衣服。"她淡淡地说。

  "你就这么出去?"我拉住了她的手。

  她疑惑的看着我,想说为什么不可以。

  上次她脚受伤,在男医生面前脱个袜子都不可以,现在就这么光着出去?

  "我去拿好了。"我对她说,"你在这里面暖和点,现在太早还太冷。"我也不敢这么出去的,用毛巾包裹住了自己的屁股还有小家伙儿。

  推开了厕所上面的天花板,因为换气的原因上面是有一块板没有封死的。

  我从上面钻了上去,天花板上面是和父亲的卧房里的厕所所联通着的。

  我直接到了父亲房间的厕所,然后开门出去。

  我现在父亲的房间找了他的衣服穿上然后从阳台上绕到了自己的房间,拿了晨语的衣服还有自己的衣服。

  回到厕所的时候发现晨语坐在地上抱着双膝靠在白瓷砖上,因为有些冷,打开了热水往自己的身上冲着。

  r更H新j8最V快W‘上酷'匠网

  我下去了,关掉了热水。

  用干毛巾在她的身上擦了一下,给她穿上了衣服。

  我俩一起出去了,林可可就坐在客厅里面,看着我俩出来。

  她的表情先是从平常,到惊讶。

  和晨语差不多的一张脸,表情真的是比晨语丰富的太多了。

  "妈妈!我不想要去上海了。"晨语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忘记了你昨天和妈妈说的话了么?"林可可语气里面带着一丝丝的威胁意思。

  "没有,只不过⋯⋯更想在凌的身边。"晨语抱住了我的胳膊。

  "你还太小啊,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恋爱这玩意儿,你还是长大点在说!"林可可还只是把我们两个人的恋爱观当成了玩笑话。

  我能感觉到林可可的话里面有潜在的意思。

  :你配不上我的女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