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怕⋯⋯你妈妈针对我而已。"我没有说170进到我的房间来诱惑我的事情。

  她苦笑了一下,"你不用找借口了,我听腻了,真的!我只是恰好说起妈妈不喜欢你而已,可你却已这个为理由跑出去⋯⋯算么?这算是理由么?她不喜欢你但是为什么要刻意去针对你呢?"我的话成了狼来了,她不在相信了。

  "你妈妈叫170来我房间,不相信你可以去问170!不然我为什么不会在自己的房间睡觉然后还特么跑出去乱玩?而且这照片明显就是有人故意拍下来的!"我指着手机愤愤地说。

  她抿着嘴唇,"故意的又怎么样啊!你还不是做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做别人又怎么能故意啊!"她和我争论着。

  她说的没有错,如果我没有去那什么Bar我怎么又回被人给拍照。

  晨语又怎么会知道。

  所以一切都是我的原因么?

  "我那时候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干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啊,如果没有看着照片的话,我怎么会知道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我想尽量的解释,虽然知道已经洗不白了。

  "那你为什么要去喝酒啊!"她质问着我,眼眸子已经红了。

  "你不陪我睡觉怎么睡的着?!"我似乎想把一切责任推给她,"我们很早以前不是说了么!双方分开的时候没有一个能睡好的,可你呢?你安然的躺在你母亲的怀里就那么睡着了,我特么晚上就只能抱着枕头滚来滚去?枕头和你,能比么?"我想伸出手,把她抱住,但是她后腿了一步。

  "可我晚上不是来找你了么⋯⋯你不在的啊!"她声音低沉了下来,已经哭了。

  我强硬的伸出手,把她的手给挡开了,在她的脸上抚摸着,拭去挂在眼角的泪水。

  "我的错⋯⋯你别哭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了好么?"我柔声说,脸慢慢的凑了过去。

  她撇过脑袋,另一只手直接抵在我的胸口,"别过来,现在的你,好恶心啊!"她对我嘶吼道,"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啊!"她闪开来了,我有一只手原本放在她的脸上现在也落了下去。

  我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到底变成了晨语说的什么样子了呢?

  我的脸上印着两道红唇印,耳垂被人给吻了又吻,红色的唇膏残留在我的脸上。

  嘴角也是红红的⋯⋯我有些'面目全非'。

  可是,可是夕樱昨天没有化妆啊,更别说涂口红了。

  等等⋯⋯昨天在酒吧里面我还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是杞小姐!

  但她是敷着面膜的啊,可谁又知道她那是不是像是面膜的面具呢。

  "我知道了!"我看着晨语,好像是找出了自己的原因,异常的兴奋。

  她疑惑的看着我。

  "杞小姐!昨天在酒吧里杞小姐也在啊!"我对晨语说。

  她听了之后,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我,"哦,那又怎么了,杞小姐⋯⋯而已。你想说是她亲了你?""对啊!"我脱口而出。

  mD看正g…版…章f节y上Hk酷#}匠网+w

  "人家为什么会亲你?理由?"她问我。

  "我怎么知道理由啊,你不也知道的么,她做事都是莫名其妙的啊!"我强行解释一波。

  "可你还是给亲了,被除我之外的女生亲了,而你现在却还想过来亲我⋯⋯"她早在我刚刚照镜子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眼泪,变成一脸冷冷的样子。

  "我⋯⋯"我感觉现在晨语说我只用一句话就好了:你和别人接吻了。

  "言凌,我可能要和妈妈去上海⋯⋯或许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会好些吧。"晨语好像终于说出了她想说的话来。

  我脑子一震!

  比刚刚看到自己照片还要震惊。

  晨语要和林可可去上海,跟着那个才认识一天不到的女人去上海?

  "真,真的?"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可能⋯⋯你可以当真,也可以不当真。"她淡淡地说。

  "那你之前的话,都是瞎说的?"我想起了上次和父亲关系破裂的时候。

  她说的话,什么小语离不开你!不要赶小语走!

  而现在,是一种非走不可的意思了么?

  "我太幼稚了⋯⋯她昨天和我说,你才活了这么点时间就可以看清一个人然后决定和他在一起把自己托付给他了么?我说是,她说那个人可不一定这么想⋯⋯"晨语冷笑了一下,"那个人,可不是这么想,现在我一直在想啊,你女人缘这么好,真的缺我一个么?有几次看伊诺还有我你一起走的时候真觉得我自己倒是成了电灯泡,阻碍了你和伊诺的发展呢。""没有的事!"我把她推按在墙上,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晨语有些惊恐,"你是没有人可以代替的!我也不准你走!你不许走啊!鱼怎么能离开水呢!"我想贴过去,但是脚踩滑了,摔在了地上,还把晨语也给拉到了地上,喷头被我的衣服不小心给勾到了,水冲了下来。

  冰冷的水冲到我和晨语的身上。

  她打了一个哆嗦,我把她抱紧了。

  "我可以洗干净嘴唇吻你,但是请你不要嫌弃我⋯⋯现在是我,只有你了。"我把脑袋埋在她的怀里,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已经被浸湿了。

  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搭在我的身上扣成了十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