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好电影之后林可可直接没有理别的东西了。

  拉着晨语直接进到了影厅。

  她挑了一个很好的位置,中间,然后坐在晨语的旁边,其实我可以坐在晨语的右边的。

  但是我直接绕道了后面,然后坐在了晨语的后面。

  她转头看向我,我在她的脑袋上摸了一下,她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坐在后面不坐在她的旁边。

  170站在一边上看着我们,然后看向了荧幕。

  "你也坐下来看啊。"我对她说道。

  她摇摇头。

  "坐下来吧,一个多小时站着很累的。"林可可发话了。

  170也就坐下来了。

  老板说话就是比我这个外人要靠谱啊。

  170坐在了我旁边,难道觉得我的层次和她的相同么?

  她也换了衣服的,但现在在我的旁边显得很拘谨。

  倒是我,没有什么,既然林可可都说包场了,那肯定这里面也就我们几个人了,我直接把旁边的扶手给放下去了,然后脚伸到了另一张椅子上面。

  我把晨语的头发给顺了过来,在手里把玩着。

  我是透着椅子之间的缝隙看的电影。

  然后我特么还睡着了。

  感觉脑袋枕着软软的东西,然后就舒服的睡着了。

  手上还那着晨语的头发盖在自己的身上。

  醒来的时候是电影落幕的那一刻。

  灯亮起来,然后我的眼睛就不舒服了,就醒了。

  我才发现自己靠在170的大腿上面。

  她穿的是短裤,也没有丝袜什么东西,她的大腿一片给我靠红了。

  我起了身,晨语的头发还在我的手里,她靠在她母亲的怀里看着电影最后的花絮,不过还好在看没有发现我的⋯⋯丑态。

  170的脸上显现出一片红霞。

  "抱歉,我竟然睡着了。"我像她道歉。

  她红着脸,低着脑袋揉着自己的大腿然后摇了摇头,"没,没事。"她低声说。

  完全不像刚进来问我话的那个样子。

  当个秘书还要在外面一直装给别人看,真的累啊。

  我们四个人一齐起了身,然后出去了。

  晨语似乎也是靠在林可可的怀里睡着了,林可可专注的看着晨语,而我也睡着了,170恐怕也是在发呆吧,哪里有看这电影呢。

  我和晨语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回到家里之后林可可直接把晨语拉到了晨语的卧室,"小语困了那就睡觉吧。"她把晨语抱在怀里然后轻抚着她的脑袋,"妈妈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晨语眯着眼睛倒在她的怀里,"妈⋯⋯我想要和凌⋯⋯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林可可只是笑了笑,然后把晨语哄睡着了。

  "170你今天晚上去另一个房间睡吧。"她对170说,然后又把脸凑到了她的脸边上不知道说了什么。

  170脸有些红也不知道林可可和她说了什么。

  我回到了卧室,一会儿之后客厅里的主灯被熄了。

  应该都会到房间睡觉去了。

  晨语不在我的旁边我没有东西可抱而且身边少个人的感觉,让我很难睡着。

  我在床上翻了身又翻了个身,睡不着,而且盖着被子还挺热的。

  我整个人身上都燥热燥热的冒出点汗渍了。

  门响了一下。

  有人在开门?

  我马上停止了动作,然后听着外面的声音,开门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是不会开门啊。

  那肯定不是晨语了,晨语的开门技巧都已经炉火纯青了,半夜摸到我房间里都不知道有几次了。

  每次开门都没有声音的。

  我起了身,然后去打开了门。

  发现170站在门口愣愣的,脸红红的看着我。

  "有事?"我问她。

  她看了我一下,然后摇摇头。

  "那就早点睡觉啊,你想要洗澡热水器不会用么?"我好心问。

  她摇头。

  "那我睡觉了。"我转过身然后进了房间。

  她走掉了。

  又经历了一场事情,更难睡着了。

  直至十一点钟左右,我终于萌生起了睡意。

  我突然感觉到从门口吹来一阵阴风。

  有人爬上了我的床。

  但是好不容易终于睡着了⋯⋯不想要睁开眼睛啊。

  那个人影一下子就钻到我的怀里,直面扑来的不仅仅是人,还有一股浓浓的香味。

  没有开门的声音?

  晨语?

  "晨语?!"我有些讶异她会跑过来。

  我抱住了她,感受到了她身上那柔软的东西。

  不是晨语?!

  "170?!"我差点要惊呼出来,林可可的秘书难道对我有想法么?三番两次来钻我房间。

  我猛地起了身,然后站到了地上。

  我把卧室的灯打开了。

  170侧身躺在床上,身上就只有两件遮羞的衣物,极尽妖娆的身躯在我面前展现出来。

  特么她这是在做甚?难道来找我做事?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啊!卧槽!

  但是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可可之前对170说的话,虽然我没有听见,但是看170的行动我都可以看明白她说的什么了。

  我看着170的手里还拿着手机,衣服都脱了,还特么拿手机干嘛?

  她正过身,也坐了起来,看着我,脸蛋已经爆红了额头上还有脖子上冒出汗珠。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瞪着她。

  她低着脑袋没有敢看着我。

  气氛一下子僵硬了,我不知道自己该要说什么能说什么。

  "手机!"我冷冷的对她说,然后伸出了手。

  她手机里肯定有什么东西,不是录音就是录像。

  她把手机揣在手里不肯给我。

  /◇酷匠%网首e发

  "手机给我!"我向她进了一步。

  她不给,直接把手机往自己的胸上一扔,手机塞到了她的两峰之间。

  夹紧了。

  我靠,这也可以?

  我愣了一下,胸大真的了不起,要现在如果是晨语在这里的话,恐怕怎么藏都藏不起来吧。

  我有些措手不及。

  "是不是林可可叫你过来的?"我质问到她。

  她不回答,闭着嘴。

  小妞嘴巴咋这么死呢。

  "那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出去好了,如果林可可问起来你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我拿了自己的短袖还有裤子揣着手机就出去了。

  我不想在另一个房间里睡觉了,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怕半夜她过来偷偷地把我办了我还一点办法没有,晨语又会怎么看待我?

  出去的时候我才看见,看见地上有一张卡片,是用来插在门上的。

  就说刚刚进来怎么没有发出声音。

  我到了楼下,一个人站在路边一家关了门的店铺下面。

  "夕樱,还去不去Bar?"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