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帮别人找到丢失的孩子,不算是仁人么?怎么又叫过分了呢?”

  ......到家之后我直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晨语在外面和她的母亲聊着不知道什么事情,反正看她们都是一副特别特别开心的样子。

  “妈妈好久没有自己做菜了,这次做给你吃吧。”林可可的声音从外面传到里面,不再冰冷冷。

  我没有听到晨语的回答,我猜肯定是嗯吧。

  我出去的时候那个秘书提着菜回来了,我不相信她是穿着西装制服去菜市场买的菜,因该是有人买好了送过来的。

  而且看菜袋子里面的菜色,都是一些......海鲜。

  这都晚上了,哪里来的海鲜可以买?

  不是别人送过来的,还能哪里来?

  直到吃饭的时候晨语都还没进过我的卧室......要之前的话,基本都是我去哪儿她去哪儿,我缩在卧室一天,她也跟着缩在卧室一天。

  但现在,她跟着她妈妈在厨房,看她妈做菜的样子。

  美女干嘛都是美女,做菜都是别有一番风味。

  林可可的做菜方式和晨语有些不一样,我说不出来,因为两个人太像了只是感觉而已。

  “言凌!出来吃饭!”晨语喊我。

  “好。”我回了一下,然后放下了鼠标出去了。

  什景海鲜汤,还有大闸蟹,鱼的名字我是叫不出来了,因为平时就不怎么吃鱼。

  “小语没有对海鲜过敏吧?”林可可问道。

  晨语摇摇头,看了看我,“凌他不喜欢吃海鲜。”

  “没事,有什么吃什么就好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俩之间的对话会变得如此客套。

  It酷+匠xr网7永M久fa免|费9p看)o小☆说

  “来,喝口汤,味道很鲜的。”林可可说着拿起了勺子舀了口汤给晨语。

  晨语凑过脑袋把汤喝下去了。

  林可可的秘书170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吃饭。

  “你不一起吃么?”我问她。

  她摇摇头,“不饿。”她回答。

  什么叫不饿,明明是主仆有分,上下有别好吧。

  “这么见外啊。”我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没有理她自己吃饭了。

  “小语,晚上和妈妈一起睡么?”林可可不避讳我的存在直接问起晨语。

  晨语愣了一下,看了看我,“我不太习惯和别人睡。”

  她这么说会让她妈妈以为她是一个人睡觉的,晨语也真是机智。

  “没事的嘛,妈妈啦。”林可可反倒显得比晨语更加的朝气一些放下勺子凑到晨语的跟上。

  “好吧,那我考虑考虑。”晨语低低地说,眼眸子朝我瞟过来是想让我说点什么。

  我能说什么呢?

  难道说你家小语是和我睡觉的!

  这样说的话,可能会被打死掉吧,毕竟......我们不能再以兄妹相称了。

  “我饱了。”我端起了碗,拿起了筷子还有勺子放到了厨房。

  林可可也没有理我吃没有吃好,她只关心晨语,晨语倒是看了我两眼又把注意力放到菜上面了。

  我回到了卧室又沉浸在了电脑里面,现在唯一能让我放下心来的东西,也就只有电脑了。

  和最初一样,陪我的......仍旧是电脑。

  “凌......”晨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叫着我的名字。

  我吓了一下,然后看着她。

  “吃好了?”我见着她嘴边油油的。

  “嗯。”她点了点头,我抽了一张纸巾在她的嘴边擦拭了一下。

  “有什么事情么?”看着晨语这样子,不只是简简单单来找我这么样子肯定是有事情和我说,或者是商讨,更多的是命令。

  她低着脑袋,“今天晚上,我要和妈妈一起睡了,不能和你.......和你睡觉了。”她说。

  我们在一起睡觉的时间应该有三个来月了吧,之间我们没有分开过睡过,九十多天吧,还没有99呢。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你妈妈回来了那么就没有见面了和她睡觉很正常的吧,晚上的话你可能会睡得更加安心了吧。”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语气是怎么样子的了,有些轻浮也有些嘲讽,更多的是无奈的苦笑。

  “那,那我出去了。”晨语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语气,也没有怨我的意思,可能是明白了也没有说什么吧。

  “晨语!”我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小手。

  “啊?!”她有些迷糊,转过头看着我。

  她嘴边上的油渍还有些没有擦干净,电脑的荧光照射过去使她看起来嘴唇闪闪的。

  我另一只手直接捧住她的脑袋然后把她给揽过来,自己的嘴唇狠狠地印在了她的唇上面。

  “凌!”她支吾着我的名字,想让我放开。

  她伸出了舌头想把我的牙齿给推开,但是有什么用呢?我直接吮住了她的小舌,她一下子就软了。

  “小语,晚上我们......”林可可从外面走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