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己的座位上愣了一下,然后追了出去,“夕樱!”我叫她的名字,但她没有转过身来。

  忽视了我的对她的叫喊。

  我冲了过去,把她的手给抓住了,“刚刚,刚刚是我不对!”我向夕樱道歉。

  “那你现在怎么赔偿我?”她停住了,转过身看着我。

  “我......我不知道。”夕樱都已经是杞小姐身边的人了,钱,车地位?对她来说都不是重要的了吧,我还能给她什么样的赔偿?

  把我自己赔给她都没有用啊,她都看不起我的,如果把夕樱的地位,然后身材摆到外面去,恐怕追求她的人都可以从这里一直排到城郊了吧。

  “把你自己陪我给我啊。”她随口一说。

  我差点喷出口老血出来,什么叫把我赔给她。

  “现在我什么都有了啊,钱车房,就差身边有个乖乖地男生了......”她半开玩笑的说道,然后盯着我看,“哈哈,看你的样子,开玩笑的其实你什么都赔不了。”

  对啊,我现在似乎是除了晨语之外,一无所有了。

  而我却还没有能好好的把握住她。

  正当我在瞎想之际,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凌!”那头响起了晨语的声音。

  “晨语?”

  “嗯,我现在用的是妈妈的手机,凌你现在过来吧,我们街道的派出所,妈妈要把我的户口给牵出来了。”她说。

  “好。”我回应道。

  “晨语是么?”夕樱问我。

  我点了点头,“嗯,她要把自己户口从我家里牵出来了。”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该是开心还是伤心,我和晨语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了,一是恋人,而是陌生人。

  回不到最初的关系了。

  “那现在你可要更好好的把握机会了,要么重生,要么安活,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种选择了。”夕樱对我说。

  什么叫安活?不因该是地狱么?

  “今天看来你还是要去Bar啊,陪不了你了。”我苦笑起来。

  “我回家吃薯片好了,小织那丫头也缺教训了。”她想说明自己不想去酒吧了。

  “那我先走了。”我转过身朝着派出所的方向走去。

  夕樱追了上来,“坐我的车去吧。”她拽住了我的手。

  “哦......哦。”我木讷地应着。

  我以为又是什么兰博基尼劳斯莱斯玛莎拉蒂什么的,原来夕樱的私有车是奥迪R8......可貌似这车也不便宜吧。

  她载着我很快的就到了派出所门口。

  我看到了晨语站在外面等我,我想叫夕樱别停在这里的,因为给晨语看到了我和她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就不好了产生什么误会就解释不清楚了。

  但是......晨语已经看到了。

  因为这玻璃,不是灰的。

  我只能开门出去了。

  然后硬扯着笑容跟晨语打了一个招呼。

  下车之后夕樱直接开走了。

  晨语站在原地,没有表情,冷到爆炸比她的母亲还要冷,至少她的母亲在她的面前是和蔼的,温柔的像极了一个母亲的样子。

  “你刚刚.......是和夕樱在一起么?”晨语问我,冷冷的声音穿过空气刺到我的耳膜里。

  被发现了,不好回避了,只能点点头,“对。”

  “好啦,言凌都回来了,我们进去吧。”林可可似乎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进去的时候就有警员朝我们打招呼,然后把我们领到人口登记处,我报了姓名还有户主名字,很快就查出来了,是一张表格。

  户主是爷爷,奶奶也是我们户口里面的,下面是我爸.......但是我爸下面是我,我?

  小姑去哪里了?言栀呢?虽然知道她并不是奶奶亲生的,但也是我们家户口里面的啊,除非女子出嫁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把自己给移出去了。

  小姑也从我们家户口里面移出去了么?

  我成孤家寡人了。

  我下面就是晨语。

  然后林可可就接过了警员手中的鼠标,很客气,双方都很客气。

  这东西也能给别人乱弄?

  林可可拿出了手机,输入了一些数字还有字母组成的密码一类的东西。

  然后吧晨语从我家户口里面拖了出去,拖到了她那里面。

  “好啦!”林可可像个考试考了一百分一样的小孩子一样高兴,抱住了晨语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话说她们俩真的不像是母女,更像是姐妹啊。

  “妈妈我们走吧。”晨语主动的拉住了林可可的手,然后朝着门外走去。

  -酷Q、匠网首发T。

  “去哪里?”林可可被晨语主动牵手之后略微的小激动。

  晨语的妈妈叫的真的是越来越亲密了。

  “回家。”晨语说。

  “那妈妈能和你一起住么?”林可可看着晨语,眸子好像再说,答应一样。

  晨语看着她,点了点头。

  “哈哈,十七年了,终于可以抱着自己的孩子睡觉了。”林可可把晨语拉上了车。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去,我现在倒显得像一个局外人了。

  “上来啊。”晨语催我。

  “哦。”

  “你去坐前面!后面是我和小语的!”林可可一条腿直接横在了沙发上面。

  晨语也没有说什么。

  我屁颠屁颠地滚前面去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