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语,开心吧,我也挺开心的你终于找到自己的母亲了,虽然没有你预期的那么好......”我看着晨语,看着她那略微陶醉的表情,冷冷的说。

  根本不像是一个祝福恭喜的样子。

  “凌......”晨语从林可可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然后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抱住,“你答应过我的,如果她是我的妈妈,你也要叫......”她目光直视着我。

  什么,什么鬼!

  对这种女人叫妈妈.......我抿了抿嘴唇,有些难以开口。

  晨语的小手在我的肚子上捏了一下,“快,快叫啊。”她催促道。

  “我,我做不到。”我松开了她的手,低着脑袋转过了身。

  我连自己的母亲都叫不出妈妈两个字,怎么又对别人叫妈妈呢.......真难啊。

  “你和你妈妈好好聚聚算了,我想一个人出去。”我对晨语说,现在我成了她和她母亲之间的间隙。

  “凌!”晨语追了上来。

  “小语!”林可可叫住了晨语,“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们一家人就去放松一下啊。”林可可拉住了晨语的手。

  “一家人.......凌也是啊。”晨语低低地说。

  然后林可可就把晨语抱在了怀里,用自己那尽极温柔的母爱想要去打动晨语。

  我已经出去了。

  出了医院的空气,真好啊......她妈妈找到了晨语,晨语不再只有我一个人了。

  她的依靠......也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了。

  而且这个董事长因该都可以满足晨语所想要的一切要求吧。

  我去花海广场逛了一圈,很多花都被大雨所打落了,地上满满的都是五颜六色的花瓣。

  原本这样壮观的场面不因该是我和晨语一起来看的么,可现在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一个人踱着步伐走到了和桥,真热闹啊,难道没有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么,今天的摊子怎么这么多。

  “心情很糟糕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句冷冷地嘲讽。

  我转过头看着她,夕樱。

  “是啊。”我转了回来,想要走开。

  “没有人陪你了,那么孤单让我陪一下你也不可以么?”夕樱抓住了我的衣服,然后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转过头瞪着她,“你没有事做么?还是特地来嘲讽我的?”我想要甩开她的手,但发现她握的好用力。

  “我只是想安慰你啊,帮助别人的人不都是天使么?怎么在你的眼里我就成了恶魔呢,难道你身边的人都是恶魔么?”她看着我,脸上没有妆痕,好像专门出来就是陪我一样的。

  她身上那淡淡的馨香让我消去了对她的敌意。

  “随便你了,那你能放开我的手么?你不觉得男女有别?”我转过头,没有在看她了。

  “哎呀呀,你也会说出这句话啊,但是放开你的手的话,还怎么安慰你呢?”她一点不羞涩,完全没有在意男生女生的差别。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能先放开?”我把我俩的手举起来了,她那白皙的小手把我的大手给包裹在里面,因为我和她的手实在是相差太多了,她只能张开自己的手指,因为我在用力,她的手背上冒出了青筋。

  很奇怪,夕樱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我有些,拗不过。

  挣扎了一会儿,我没有力气了,被她的手给征服了,她轻松的抓住了我软踏踏的手。

  我看着她,她带着一脸的笑,刚刚貌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

  她和我并排走着,但她显得太矮了,只有一米六多一点。

  “她们两个人在玩,我们也去玩啊。”夕樱甩着我的手,像极了一个撒娇的小女孩一样,但我知道她这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

  “能去哪里玩,哪里都不好玩......”晨语不在身边去哪里似乎都没有什么味道了,不然的话,她总是会问我问题,然后我就可以以一种知道者的身份去告诉她,她就会夸我,满足我那小小的虚荣心。

  “诶!你别这么闷好伐,你可是男人耶,不去去网吧什么的怎么能符合你现在的身份。”夕樱对我说道。

  “网吧?”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去这种地方,去网吧是好早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都是和朋友偷偷去的,还是去黑网吧不用身份证的。

  “你们男生不应该都喜欢玩游戏的么?带我去玩啊。”夕樱看着我,撒娇起来,“去嘛去嘛~”

  “随便了。”我也想让自己进入到一种沉迷的状态,那样会让我放松让我不再对晨语有那么大的依恋感。

  酷匠A\网¤永17久免b费看◎小'说@M

  夕樱拽着我的手跑到了最近的网吧,正规的,她有身份证还把我给带进去了。

  但是机子只能开一台,她让我坐下来玩,因为这个网咖的椅子很大啊,她直接挤在我的身边了。

  “你要玩的话给你玩啊。”我看她这么挤在我旁边,也怪不好意思的。

  “不用不用,你玩就好了啊,我看你玩啊。”她往后靠了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