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的那个女人,简直和晨语不要太像。

  看着她我都感觉晨语是克隆出来的了。

  晨语也呆滞了,她也看到了车里面的女人。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因为......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一个和她长的如此相像人出现。

  “真的挺像的呢,看照片我还以为是假的。”那个女人喃喃道。

  她是晨语的姐姐么?双胞胎姐妹?

  不可能吧......我以前从没有看到过她会有这么一个大的姐姐啊。

  “林可可?”我说出她的名字,直视着她的双眸,可是我没有敢直视她的眼睛超过三秒钟,我撇过了头,看着晨语。

  晨语比她显得更加的青涩,而车里面的那个女人比晨语更加的成熟。

  妈妈,里面的女人可能会是晨语的生母,但是......这特么看过去也太年轻了吧。

  “言凌?”那个车里面的女人淡淡地说道,声音和晨语都差不多,冰冷冷的。

  “我就是。”我看着她,晨语的手把我抓的紧紧地躲在我的身后有些害怕,“你是谁?”我问她。

  那个女人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打开了车门,从车上下来了。

  我退后了一步。

  这个女人也和晨语差不多高,比晨语稍稍高那么一点。

  平日里妹纸们都是抬头看着我的,但是她却不一样,穿着高跟鞋已经差不多有一米八了像似只有她才能俯视众人一般。

  晨语都要稍稍抬起脑袋看着她,晨语没有穿高跟鞋,要是穿起来的话,也不会矮了。

  但是我怎么会舍得让她穿那玩意儿,高跟鞋磨脚,最多让她穿穿厚底的布鞋。

  “我是林可可,零企的董事长。”她很片面的介绍自己。

  “我知道你叫林可可还是那个什么零企的董事长,但是难道你就以这样的身份来找我?找我做什么?”我再次后退了一步。

  她见我后退了,又前进了一步。

  好霸道的女人!

  “我们就不能进去说话么?远方的客人来讨杯水喝还要拒绝掉么?”她把自己的脸凑过来,斜下自己身体,有点妩媚。

  难道她的董事长是靠身体上位的?

  我开始怀疑起来她的人品了。

  要请她进去坐坐?

  我在思考着。

  “要让她去我们家么?”我凑到晨语的耳边轻声问道,想听一下这个小女主人的回答。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林可可,“我感觉她并不会对我们产生伤害,而且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把自己的手放在心脏处,“我的心,跳得好块啊。”她在我的耳边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那个林可可,“可以!你上来吧。”我转过身然后朝着自己家楼下的防盗门走去。

  我听到咯咯咯的高跟鞋走路声音,跟在我们身后。

  我拧开了门,让她们进来了。

  女秘书很自然地走到了饮水机旁边然后冲了杯水给她的老板。

  林可可直接就坐在了我家的沙发上面,像是自己家一样的。

  酷匠=)网唯一P正版(,…其4他}都&)是h盗E?版8

  “都好了,人也进来了,水也喝了你可以说自己到底是谁了。”我找了一张凳子直接坐在了她的前面,看着她问。

  她抿了一口水,然后看着我,又看着我身后的晨语。

  她伸出了手,可好像不是朝我伸出手的。

  “小语......”她轻声叫着晨语的名字,声音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很柔和像是一个母亲叫自己孩子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小语可不是给人乱叫的啊。

  晨语看上去有些生气......但没有跳出来说她,只是把手软软的握成拳头。

  “过来吧,孩子......别害怕啊。”林可可身体渐渐地离开了沙发,然后站了起来,手依旧是伸出来的,“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要怕你的妈妈呢?”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柑橘自己的脑子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了只能看到她那朱红色的涂了唇膏的嘴张张合合。

  晨语的......妈妈?

  “妈妈?”晨语有些疑惑,自言自语着。

  “晨语......”我看着她,低声说然后紧紧的把她的手掌给扣住了。

  “对啊,我是你的妈妈啊......小语,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个一脸冷淡的女人笑了起来,这种小不像是硬生生扯上去的,很自然,很激动的笑容。

  然后林可可直接走上来想要拉住晨语。

  晨语往我的身后一缩,“我,我没有妈妈,从来没有见到过。”她缩在我的身后,声音低低的从我后面传出来。

  “有啊,我的孩子,你怎么会没有妈妈!你的妈妈她现在,现在不是过来了么......你在躲避什么呢?”这个女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但是心思完全不是在我身上的,而是我身后的晨语。

  她的一只手按在我的身上,另一只手想要去抓住晨语的小手。

  我嗅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不是那种劣质的极香极香让人恶心的味道,有种令人沉醉的味道,我竟然会想要扑倒她身上去使劲嗅她的身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