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啊?"晨语从房间里出来了。

  管她谁谁,"先把你收拾了。"管他谁谁,先收拾了你,我把她给抱住了,然后在她的身上乱抓着。

  "啊!别啊!先开门了啊!"她求饶道。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比前一次的要重。

  偏偏这时候,难道这里没人了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找么?

  我朝着玄关的方向走去,晨语跟在我的后面。

  我先把里面的防盗链给拧上了。

  怕是什么匪徒就不好了。

  5~更新T☆最Io快…上i酷√*匠|q网va

  然后我打开了门。

  外面的并不是什么匪徒,而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女人,戴着眼镜,头发梳得很整齐干净,还不知道抹上了什么东西。

  隔着一层门我都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道。

  这个女人比陈雅雪旁边的轻与都要官方啊。

  可是这种女的不应该坐在办公室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有事?"我相似被偷情发现了一般,头发乱乱的,刚刚吃过饭嘴边都还是油油的和她的差距明显显现出来了。

  "谁啊?"晨语抓着我的后背靠上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外面。

  "我是零企集团的董事长秘书,这里是言凌家么?"那个女的介绍自己。

  又是一个集团的女秘书?都什么鬼啊。

  这和我有关系么?还是我爸?

  "对啊,但是这是言恒家,我是他儿子。"我纠正她的错误。

  "嗯,那就是了,现在方便么?我们董事长想要见一下你。"她对我说,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见我?我不认识啊,找我干吗?"我怕有诈!况且零企是什么鬼,我都不知道,因为这个企业根本不是在我们城市的啊,因该是别的地方的吧。

  "嗯?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董事长说是要见一个叫言凌的人,我们已经在这里逗留很久了,现在终于看到有人进这个房子了。"她有些兴奋,似乎在发泄这几天等下来的伐闷。

  "你们董事长又是谁啊?"我可不想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

  "凌小心点。"晨语扯了扯我的衣服,小声说道。

  "嗯,我知道的。"我转头对她说,然后抓紧了她的手。

  "好像⋯⋯"那个秘书低喃着,然后突然缓过神来,"林可可,这是她的名片。"她递过来一张卡片,穿过了门和那锁链,我接了过来。

  上面就只有林可可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以及零企的外观图。

  "你这个给我,有什么用啊?我还是不知道你们是谁啊?"我有些无语。

  那个秘书也尴尬了,不知道该怎么对我解释。

  "如果您还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出去见见的,我不会骗你的,而且我也是只身一人过来的,言凌先生难道害怕一个弱女子的话么?"她说。

  什么弱女子啊,我看你就像是一个心机婊啊!

  "要相信她么?"我看着晨语,想要她帮我做决定。

  "还是,出去看看吧。"晨语说。

  "嗯。"我先把门关了,然后把防盗链给拧开了,然后又开了门。

  那个秘书还是站在那里,恭恭敬敬地看着我们,但是眼神大多数还是在晨语身上的。

  这个秘书长大还是可以的啊,但我只是瞟了一眼然后就看着晨语了。

  晨语比她要清新脱俗许多,而且比她要好看。

  那为什么要盯着一个没有晨语好看的女孩子看那么久呢?

  "去哪里?"我问她。

  "车就停在楼下。"她说道,然后走在前面,高跟鞋踩在地上踏踏踏的。

  "等下。"我对她说道,然后上楼换了一双鞋子,穿着脱下来,等会儿跑路都不好跑。

  那个秘书偷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继续走了。

  下了楼到了外面。

  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是被人监视着,真的是,不过这个到底是谁?

  我看到了前面停着的商务车,这个牌子我竟然不知道,不过灰色的车身好低调。

  不像陈雅雪那辆火红的莎拉蒂莎,和杞小姐的劳斯莱斯商务车。

  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坐在车子里面,窗户是暗色的,从外面很难看到里面。

  这个秘书明显就是开车的了。

  "那个就是董事长了?"我问秘书。

  她点点头。

  "我去和她说一下,你们在这里等一下,麻烦了。"她有礼貌的朝我们鞠躬。

  然后走到了车前面,车窗摇了下来,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又摇了上去。

  又走了过来,"可以了,你们可以过去了。"我拉着晨语慢慢地走了过去,走的很慢,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似的!

  我们终于走到了车的前面,那个女人缓缓的摇下了车窗。

  我看到她了!

  她的脸!

  假的吧!怎么会!和晨语那么像!假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