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惜颜要走了⋯⋯可能不会回来了,哥哥你会想我么?"她的信封里面不只有一张信,我拿起了另外一张。

  这张给晨语抢了过去。

  "哥哥,如你所愿啊!爸爸妈妈离婚了。"她是在嘲讽我么?

  离婚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哥哥,没想到你的妈妈还和爸爸有联系⋯⋯爸爸没有了,惜颜好伤心啊哥哥你也要没有了,又只有妈妈一个人了⋯⋯""哥哥,颜颜换号码了⋯⋯哥哥再也打不通了,哥哥颜颜要走啦,哥哥应该高兴的吧,回来的时候家里就只有两个人啦,颜颜不会烦你了⋯⋯你和晨语两个人要好好的啊。"日期四月二十九号,惜颜⋯⋯惜颜走了?

  真的走了⋯⋯我心里有些酸酸的。

  这个小丫头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只不过那只是建立在我和她独处的时候,她也很孤单的啊!只是她表面开朗一点而已啊!

  说真的⋯⋯父亲给我没有用,但给了她却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不是么?

  "凌!"晨语抓住了我的手,她看上去似乎没有被信上写的东西所给打动,而是手指指着一行字。

  "哥哥,没有想到你的妈妈还和爸爸有联系⋯⋯"晨语指着是这一段。

  有联系?!

  母亲和父亲还有联系?

  我以为父亲和母亲分开之后就各顾各的了啊。

  怎么会还有联系呢?

  "凌!你说会不会⋯⋯"晨语抿抿嘴,有些不敢说出来,"你说会不会是母亲出卖了我们?把我们在一起的消息告诉了父亲?"这时候她还是选择了惜颜,这个以前的敌人。

  有时候敌人确实是比朋友要靠谱的,至少⋯⋯比那些所谓的盟友。

  "可能吧。"我低低地说。

  "我不要,不要⋯⋯妈妈!不是妈妈!"晨语扔掉了手里的信,把我抱住了,"巧合!一定是巧合对不对?怎么会是妈妈呢⋯⋯她,她那么好⋯⋯"晨语又不相信自己最开始的判断了。

  "是她啊!就是那个女人!除了她还会有谁!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而且还和父亲有联系了啊!而且那个女人走的原因就是因为父亲还和母亲有联系的缘故吧!"我猛地捶了一下桌子。

  晨语没说话了⋯⋯这是父亲脚踏两条船的过错还是母亲还和父亲藕断丝连的错?

  "都走了,都走了不好么!"我抱住了晨语,"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从一开始就这样的,我们只不过回到了最开始而已。"晨语转过身,看着我,"才不是最开始!最开始的时候你还讨厌我的。"她低声说。

  "诶,是你不理我的好吧,把我呼来唤去的当下人一样用。"我捏着她的脸蛋。

  "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话而已,而且我说出来的话都是冷冰冰的,没人会爱听的。"她低下了脑袋。

  "不是冷冰冰的,很温暖!"我的大拇指在她的嘴唇上滑过,然后吻了上去。

  "凌,我们还要回奶奶那里么?"晨语问我。

  "你决定吧。"我吻着她的脖子。

  "还是不回去了吧⋯⋯那里,有不好的记忆。"她冷冷的说。

  我离开了她的身体,什么叫不好的记忆,是我和小姑的么?

  "那就不会去啦。"我转过身,去拿包里的东西。

  "那我去收拾一下屋子好了,这么久没有住人了,感觉有些灰。"她进到了房间里面。

  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里面装着花,奶奶给我带过来的。

  我去找了一个玻璃杯子,然后灌上水给它插进去放在冰箱上了。

  也不知道这花能坚持多久呢。

  然后书包里除了一些在那里买的衣服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收拾完一切之后我们去吃了中餐,我们似乎又断了经济。

  "凌!你看这是什么?"晨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酷%匠W网V首~p发…

  中国银行。

  银行卡?她那里来的啊?

  "你哪来的银行卡?"我问她。

  "自己办的咯。"看她得意的表情,好像想让我夸她一样的。

  "你不是连怎么用自动取款机都不知道么,还会懂得去办卡?"我看着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如果那次如果说会的话,你就不会陪我去了!"她解释道。

  "那你说一声啊,说自己一个人不想去要你陪着呗。"我说道。

  "说不出口。"她白了我一眼。

  "好呐,那你给我看卡干嘛,里面难道还有钱么?"我是不太抱有希望的,晨语身边那里来的钱啊。

  但是我突然就想到了她说的,她自己有钱,而且还会赚钱。

  莫非是真的?

  "当然有!你不相信我么!"她得意的说,"里面可是有几千块的!因该够我们用一阵子了。""哇,你哪里来的啊?"我就怕晨语去做什么不好的事。

  "你不需要知道了啦。""不是说好两个人之间没有秘密的么。"我放下筷子朝她走去。

  "啊!你不也有秘密藏着么,那你说啊!你喜不喜欢小姑!"她放下筷子赶紧溜进房间。

  "我喜欢你啊!别跑!"我追了上去,"追到就打你屁屁了!""噗!你追不到我!"她给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进了房间关了门。

  她还会做鬼脸了啊。

  我想要去开门来着,但是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这时候还有谁会来我们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