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刚刚自己听错了。

  "能,再说一遍么?"我看着她,问。

  我感觉是自己听错了。

  "我们做爱吧。"她淡淡的,坦然的说出了这五个字。

  "你认真的?"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皱起了眉毛。

  "就算想的话⋯⋯也不能啊,你都来那个了。"我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绝。

  因为之前也答应过奶奶的⋯⋯在没有成功解决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之前,不能碰晨语。

  "我都不怕,你怕了?"她看着我。

  "我怕啊,我怕你受伤。"我的手摸上了她的脑袋,然后把她给揽过来了,嘴唇亲在了她的额头上,"不要多想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安慰着她。

  她没有说话了,脑袋靠在我的怀里。

  我快睡着了,晨语发出了嘤嘤嘤的哭泣声。

  "怎么了?"她怎么又莫名其妙的⋯⋯哭起来了。

  她不说话。

  我用手把的眼泪给擦掉了,"别哭了,你不会离开我的,因为我会选你的啊!真的!⋯⋯"我在她的面前发誓。

  "不信!"她说,手揪着我的手臂上的肉。

  难道只有那个了她才相信么?

  就算现在想,也不可能做到了啊。

  因为晨语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好啦,管你信不信,你先睡了,明天在不信也不迟。"我把她的脑袋给按下去了,抱住了她的脑袋,她的脸贴在我的身上。

  安静了。

  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她还是躺在我的身上,因该是趴在我的身上,双手大开着,然后脑袋枕在我的胸膛上面。

  身上已经全部都是汗了。

  她也一样,身上粘粘的。

  我把她给拉了起来然后去冲了个澡。

  "我们收拾一下吧。"我对她说。

  她一脸的不情愿⋯⋯"吃了饭再走吧?"奶奶问我。

  我摇摇头,"算啦,我和晨语到镇上吃算了。""奶奶也没有什么能给你的,这钱你拿着吧。"奶奶从口袋里掏出红包递给我,鼓鼓的,不像是很少钱的样子。

  "没事的,我够用了,之前奶奶也有给过零花钱了。"我摆手拒绝。

  奶奶直接把红包按在我的口袋里面了,"就当给晨语买些东西吃了。"我看晨语笑了一下,更像是一个被讨好了的小媳妇的样子。

  "再见奶奶。"我挥手告别。

  "路上小心点。"奶奶也冲着我挥手。

  我和晨语过了桥,也就再也见不到奶奶的身影了。

  "他们俩走了,你那边怎么样了?还有他们两个人可能已经那样了⋯⋯你准备怎么做?""没事,我的不会落到别人的手里。"⋯⋯⋯⋯"晨语我们坐公交车回去好了。"我对她说。

  "嗯。"她点了点头。

  我拆开了红包,里面有着一叠的红钞。

  "这么多么?"晨语问我。

  "嗯,应该有一千多吧。"我也懒得掏出来数了。

  给多少是多少,干嘛要求这么多呢。

  公交车浪费了我们很长的时间。

  早上出发的,中午才到家里。

  下了车之后我猛地呼吸了一下,虽然这里的空气不比乡下,但是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空气也不会觉得太差。

  晨语碰了碰我。

  "怎么了?"我看着她。

  "你说过的,到了这里,脑子里就不准有她了。"她赌气说。

  "知道啦。"我笑了一下。

  奶奶特地让我把杞栀花给带了过来,说是给小姑的。

  "爸爸他⋯⋯会不会还在怨我们?"晨语有些担心,明明是我们自己离家出走的,然后现在又是我们自己回来的,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o更c%新c最$快7上UV酷(V匠,网;

  "因该和奶奶说的一样吧,消气了,而且他应该不会在家里吧。"我似乎是道出了真相。

  我和晨语怀着激动的心情拧开了门。

  可门却上了防盗锁,要扭三下。

  平常我们是从来不用这个的,只有在父亲叮嘱下说出门了要锁门才拧上!

  "家里没有人?"我和晨语互相看着对方,有些小开心。

  我开了门,闻到的是人离开已久的湿臭味。

  玄关的鞋柜被人摆放的整整齐齐。

  客厅也被人整理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东西都被放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仿佛从来就没有挪动过一样的。

  "他们人呢?"我可以相信爸爸走了,那个女人也走了。

  但是惜颜呢?她能去哪里?除非父亲离开那个女人了。

  "不知道⋯⋯可能,出去玩了。"晨语说,"一家三口,出去玩多开心啊。"她的话里面带着无尽的伤感,还有一些讽刺。

  我和晨语又去看了一下卧室,先是惜颜的卧室,里面的海报之类的小女生东西全部没有了,变成了晨语之前的房间,白白的⋯⋯什么都没有。

  我又看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是我离开家时候的味道,并没有人来过我的床上,只是被子被人叠了。

  "他们,不像是出去旅游了吧。"我猜测。

  "难道真的走了?"晨语在房子里乱走着,"凌!有东西!"晨语把我叫住了。

  我小跑过去,然后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已经受潮了,硬纸壳变的软塌塌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