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晨语在奶奶家已经住了两个星期了,父亲在那之后没有打电话给我了,我也懒得理了。

  小姑则在一个星期之后打电话给我了,问我回去了没。

  我说没有。

  我俩又聊了一会然后挂电话了。

  我和晨语一起去镇上买了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然后雨啪啦啪啦地下了一个多星期,搞得我们两个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缩在家里闻着潮味。

  厕所在后几天奶奶就请人装修起来了。

  我和晨语两人坐在长椅上看着雨打落在地上溅起水花,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好像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逃避我俩之间的关系。

  "奶奶这里是不是太无聊了。"奶奶端着水果朝我们走过来,然后把水果放在我们的中间。

  "没有啊⋯⋯就是下雨天烦了点。"我说道,"如果没有下雨的话,我还要带晨语去上山挖竹笋呢。"我说着手里拿了一个草莓放到嘴里。

  奶奶温柔的摸着我的脑袋,"你去挖竹笋,那是多小的事情了啊。"我记得我是去过的,晨语那时候好像已经来我们家里了,但是我去奶奶家里的时候她么有跟我过来,是小姑带我过来的。

  对了,挖竹笋也是小姑带我去的,还有夏天的时候摘杨梅⋯⋯我不敢爬到树上,因为很滑,我摔倒过一次,小姑也就不让我爬了,让我拿着篓子站在下面等她把杨梅摘下来。

  我只是等结果的人。

  过程我不会做,只知道看着别人去做⋯⋯"好讨厌的雨。"晨语站起来,伸出手去接那从屋檐上流下来的水滴。

  我看了一眼放在柜台上的花,杞栀花,奶奶特地从后院里剪过来然后放到水里养它,因为一下雨,上面的花朵就会被打落,这个花开在初春,也死在初春,它们挺不过暴雨。

  今年也就不会在长了。

  我其实并不知道这花叫什么⋯⋯只是⋯⋯小姑这么叫它的而已。

  我的童年⋯⋯都是小姑的身影。

  晨语在以前只是一个掠食者,吃掉了父母对我的爱,而小姑则像是圣母,童年的玩伴,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即使有些东西她也不确定,但是只要我问她她都会说,虽然长大之后知道有些东西是她说错的但她却给了我一个答复。

  我好想小姑啊。

  莫名的想,以前这么坐在我身边的人,可不是晨语啊。

  "你在想什么呢?"晨语问我,脑袋转过来看着我。

  "没,只是想这雨什么时候停下来⋯⋯这场雨过后天就要热起来了吧。"我喃喃道。

  她看着外面,点了点头。

  奶奶走了,好像去看爷爷做什么去了。

  "凌⋯⋯我觉得,"她欲言又止,"觉得吧,人活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想两个人一直依偎到死才叫幸福吧。"她说着,拉了拉我的袖子,我也把她给揽到了怀里。

  "不清楚。"我现在脑子里那个人的身影若隐若现搞得我有些心神不宁,换做平常我肯定说对啊,这肯定叫幸福!

  但是我现在却迷糊了概念。

  a酷…A匠网n4首S发*1

  太安静了么?

  晚上,晨语去洗澡了。

  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看着新买的小说,那时候去镇子里一起买过来的书籍。

  我听到了拖鞋的踢踏声,奶奶进了房间。

  我把书放了下来,叫了她一声。

  她也回应了我一下。

  "这么晚了,还有事么?"我问她。

  "晨语去洗澡了?"奶奶问我。

  我点头,"你找晨语?""你和晨语什么开始的?"奶奶看着我问道,像是一个老丈人盯着自己的女婿一样。

  "寒假⋯⋯"我有些奇怪奶奶会直接扑入主题来问我这个而且还是专门找晨语不在的时间里问我。

  "你们有做什么⋯⋯事么?"奶奶虽然是过来人,但是在我这个纯洁的小孙子面前还是难以启齿出来。

  奶奶指的是那种事情么?

  我摇头。

  她似乎松了口气。

  "那你,怎么看待小栀的?"奶奶又提到了小姑,小姑这个身影已经占据我的整个脑海一整天了。

  "这么看待小姑?就是,小姑啊⋯⋯"我不明白奶奶问的是什么。

  奶奶抓了抓自己那有些干燥的头发,"如果说小栀不是你小姑呢?"小栀不是小姑?!这句话一下子就冲击到了我的脑海里面,打乱了我以前和她发生的所有事情。

  不是小姑?!不是⋯⋯奶奶她在开玩笑吧,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啊。

  我承认有幻想过,但是,完全没有去证实,因为我一生下来,就有一个比我大的女孩子,我叫她小姑,理所当然⋯⋯但是我为什么要叫她小姑?

  父亲叫我叫的?还是爷爷奶奶让我叫的?

  我忘记了,我竟然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叫她小姑的。

  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人教我叫她小姑。

  "怎么,可能。"我嘴巴抽搐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