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住在隔壁,我和晨语也不敢太放肆了。

  "宝宝,你们两个过来衣服都没有带么?"奶奶问我。

  我摇摇头,"出来的时候有些急了,衣服没有带⋯⋯钱,也没有带。"我说出了最主要的话。

  "那你们明天上镇子里买点东西吧。"奶奶从口袋里掏出了几百块钱。

  放在平常,我是肯定不会要的,因为我不缺钱啊。

  但是现在,真心缺了。

  我也没有客气什么,把钱拿了过来,但是晨语在后面扭了我一下。

  "奶奶⋯⋯这里有厕所么?"晨语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厕所啊,厕所没有诶⋯⋯因为这里就只有你爷爷还有我住在这里啊,厕所也懒得装了,你看我,突然忘记和你们说了,我去那壶子过来。"奶奶转身出门了。

  看晨语的这个表情似乎憋了很久的样子。

  以前不喜欢来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厕所是其一,我是到外面的公共茅房里上的,原始的公共厕所⋯⋯女生想方便的话,得要尿壶了。

  很快奶奶就把壶子提上来了,"下次我找人装起来啊,现在先将就着用一下吧。""好。"现在这情况,晨语也拒绝不了了,因为实在是忍不住了。

  "那我去和你爷爷出去看戏会了,你们两个人看看电视饿了去楼下拿东西吃就好了。"奶奶嘱咐着。

  我点头答应了。

  "你能不能出去啊。"晨语捂着下面看着我,裤子还没有脱掉。

  我以为她不会在意的,"你还记的我们去爬山那一次么,半夜起来上厕所你脚伤我还扶着你呢⋯⋯现在这么害羞起来了。"我调侃着,但已经半条腿迈出房间门了。

  "那时⋯⋯特殊情况啊。"她辩解道。

  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走到了楼下。

  只听到隐隐传来的唏嘘声。

  完事之后晨语又把我给叫了上去,"怎么处理啊。"她问我。

  处理?"倒掉呗。"我说道,然后趴在了床上。

  酷,v匠;网首wZ发_

  晨语双手按在我的背上,"帮我⋯⋯""你不是说自己都会的么。"我转过身把她抱在了怀里,手指在她的额头上点着。

  她低着脑袋脸有些红。

  "好呐,帮你就是了。"看她沉默的样子就知道我不能在开玩笑了,再说平时的这种粗活本来就是自己干的。

  我松开了她,她也松开我。

  我提着壶子把它端到了楼下倒在了后面的林子里。

  然后回来洗了一下。

  晨语坐在床上抱着双腿。

  似乎在想什么。

  "想什么?"我扑过去再次抱住了她。

  她被我按到了床上,显得有些措手不及,还没有从出神中反应过来。

  "我们能住多久呢?"她淡淡地问我,但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想住多久?"我问她。

  "不知道⋯⋯你会陪我的么?"她转过头,正视着我。

  我点头,"当然啊,过来不就是陪你的么。"我摸着她的脸柔声说。

  我总感觉她要把话题扯的很伤感起来,我就直接关了灯,然后睡觉了。

  自然是抱着她睡觉的。

  她也不说了,靠在我的怀里就沉沉的睡去了。

  乡下的晚上很静,夜很黑,很快就入睡了。

  但深夜的时候能听到狗叫,这是让我很不爽的。

  翌日的早晨,我是被电话吵醒的。

  我不爽的接起了电话,那声音⋯⋯是伊诺?

  "小凌?"电话里问。

  "嗯,怎么了?""你怎么没有来学校,晨语呢?"伊诺问。

  "我⋯⋯我们想退学了。"我淡淡道。

  "退学?为什么啊?到底发生什么了?"伊诺那头显得有些焦虑。

  "我和晨语的关系被父亲知道了,现在我们离开那个地方了,在少人的地方⋯⋯只有这里,才会认同我和晨语。"我说道。

  "你说的什么话?你是不是发烧了?你今天必须给我到学校说清楚啊。"伊诺那边也生气了,对我吼道。

  "对不起⋯⋯我们以后可能见不到面了。"我看了一眼那电话号码。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时间那么长,你才高一啊我们不还有两年的时间么,为什么会见不到面啊,你给我说清楚好不好?"那边开始服软了。

  "我和晨语私奔了啊!你还想要知道什么。"我的起床气被她成功的激活了。

  "哦⋯⋯哦。"那头无力的回应我。

  什么私奔,不也就是躲在奶奶家里么。

  我感觉自己的回答有些搞笑。

  "回来的时候要打电话给我,我先帮你请假了。"伊诺对我说道。

  对于她的说法,我还能说什么?

  "谢谢⋯⋯麻烦你了。"我说着毫无作用的客气语。

  晨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爬到了我的身上,吻住了我的唇瓣。

  手臂环抱着我的脖颈,手机早已被她拿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