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小姐家里的床超级舒服,因为总是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安全感所庇护着,所以就很快睡着了。

  但是总感觉自己没有进入到深度睡眠。

  晚上觉得有人爬上了床榻,抱着我,可那个人不是晨语,是别人因为晨语的那个小地方实在是太出众了,而我却可以感受到有人贴着我的那股软软的感觉。

  所以肯定不是晨语。

  发生的一切像是在做梦,但却又好真实。

  那个人在我耳边呢喃着,声音很柔,虽然不是陈悦溪的绝世嗓音,可她似乎把自己的感情放在了声音里面,然后传达出来。

  我抱了上去,鼻子贪婪的吸着那一点点的馨香。

  我猛地张开了眼睛。

  已经早上了,我现在抱着晨语,她依旧是裹着被子,但却被我抱着,身体也是朝着我这边靠过来的。

  难道我昨晚上一直抱着的人,是晨语么?

  看着晨语那微微张开的小嘴唇,昨天晚上的一切似乎变得都不太重要了。

  管她谁谁谁呢,晨语在我身边不就好了。

  想着我又把她给搂紧了一些。

  她皱了皱眉双眸微微的睁了开来,她张开的小嘴也闭了回去,她的鼻子呼出来的热气打在我的脸上,“凌......”她把手从自己的被子里伸了出来,也抱住了我。

  “醒了啊。”我把她的发梢撩到了后面。

  “没想到自己会睡的那么死,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吧?”她问我。

  发生什么?能发生什么呢?

  “没有啊,就睡觉,然后现在醒过来了啊......我们今天就回乡下么?”我问晨语,想起了她昨天对我说的,想要回乡下看奶奶了,其实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除我之外的“亲人”的安慰了吧。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啊?”她又问我。

  “你开心就好。”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身上,她从自己的被子里面钻了出来然后钻到了我的被子里面,把脑袋埋在了我的身上。

  “言凌!”她探出头,眸子盯着我,声音从嘴里冷冷地发出来,“你身上怎么会有香水味?”她问我。

  香水味?

  昨天的梦又开始变得真实起来了,那个身材丰满的女人。

  我笑了一下,“怎么会有,我家小语又不喷香水,哪里来的香水味,因该是这个被子的原因吧。”我说道。

  她拽过了被子,然后使劲嗅着被子的味道。

  “不一样。”她依旧是盯着我,难道一个陷入了恋爱的女人的洞察力就这么厉害么?

  我也嗅了嗅被子,然后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啊,香水味也没有啊,除了晨语身上的味道之外就没有别的味道了。

  “我怎么嗅不出来。”我一脸的无辜。

  她撇过了头,嘟着嘴巴,“就感觉昨天晚上怪怪的,那么大的床,两个人躺上去怎么感觉会那么挤。”

  “安啦,我这不好好的么,你和我就没有别人了啊。”我捧住了她的脑袋,然后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我翻滚过去,把她压在了下面。

  然后起床了。

  M酷Ty匠l网!正R版u)首WN发cY

  她一下就慌乱起来,然后我起来之后她又开始发愣了。

  “起来了,这里也不是自己家,在别人家里住这么久,不太好吧。”我把晨语拉了起来。

  “又不是我们要住在这里的......杞小姐自己让我们住的。”她嘟囔着。

  我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然后把她推到了浴室里面。

  “你们就用新的被子还有牙刷好了。”女仆的声音从楼下传了过来。

  她怎么会这么敏觉。

  “好......但是牙刷就只有一根啊。”我冲着楼下喊道。

  “那等下,我去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一根。”她说道。

  晨语看着我,“一根不是刚刚好么。”她说道。

  刚刚好?一起用一根的意思么?

  “不用了!”我对女仆说道。

  她刚上到楼上,就看到了我和晨语互换毛巾还有牙刷的场景。

  “你们俩用一根啊?”她对我们说道。

  我和晨语十分默契地点了点头。

  “难道没有人和你们说牙刷这东西是不能够共用的么,不管谁,无论多喜欢对方,牙刷这东西都是不能够共用的!”女仆开始教训我道。

  “为什么啊?”我想起了晨语以前偷偷用我牙刷的故事,还有我也用了她的牙刷。

  这对我们来说,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了。

  “因为AIDS啊!”女仆有些汗颜。

  我好像想起了生物老师上课讲过的内容,但是没有完全听明白。

  晨语也不太清楚,因为她上课都是不听的,她只是会考试而已。

  “这么严重么?”我放下了牙刷。

  “这......那倒没有,只不过最好不要用而已。”女仆对我有些无话可说了。

  “那没事。”我重新塞回到了嘴里。

  看着她那无语的表情,恐怕对我刮目相看了吧。

  女仆不再理我,默默地下楼干自己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