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帮忙么?”我在厕所里面洗澡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女仆的声音。

  又要帮我洗澡?

  “如果不是杞小姐叫你这么做的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了。”我对她说道。

  外头没有声音了。

  我看着半透的玻璃门,背影消失了,她应该走掉了吧。

  我很快的就洗好了,然后出去了。

  杞小姐家里很大,但却不会让人感觉到害怕,别墅里面就只有女仆还有我和晨语,也不知道夕樱晚上是不是住在这里的。

  我回到了卧室里面,晨语似乎已经睡死了,把被子裹成了寿司状。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做了,因为我都是和她一起睡的,她想要裹起来也裹不起来了。

  现在她因该是处于一个十分安心的状态吧,不然也不会这么样睡觉了。

  “言,言凌!”外面又传来了女仆的声音。

  我开门看了一下,“嗯?”

  “你们要吃夜宵么?小樱叫我来问一下你们。”女仆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看着我,对我说道。

  “宵夜?”我看了一下睡死了的晨语,“如果做了的话就那一份没有的话就算了。”

  “好,那她呢?”女仆指的是晨语么?

  “她的话,算了吧,都睡得这么沉了,再叫起来也不太好。”我说道。

  “那......你出来吃吧,小姐不让人在房间里吃东西的。”女仆说道。

  不让人在房间里吃东西?那上次那算什么,全是零食袋子。

  我只能干笑两声,“好吧。”也没有问杞小姐就为什么可以在房间里吃东西,因为她是这里的主人,想要干什么我不占理,况且现在我还是住在她的家里。

  我跟在女仆后面出去了。

  到了厨房里面看见夕樱已经坐在椅子上了,换上了睡衣,粉红色的,胸前还有一对兔耳朵。

  她靠在椅子上面,双腿架在另一张椅子上。

  “你也饿了?”她问我。

  特么不是你叫问我要不要吃的么,我就要咯。

  最新‘C章j+节$上#酷/匠a=网

  我看了一眼这个女仆,不会是她自己叫我过来的吧,然后谎称是夕樱叫我过来的。

  “嗯。”为了不让女仆尴尬,我只能点了点头。

  夕樱把腿收了回去,坐端正了。

  女仆端出了一碗汤。

  这就是夜宵了?

  夕樱去拿了碗还有勺子给我。

  “你晚上是住在这里的么?”我问夕樱。

  “不住在这还能住哪里,你以为我是住在车上的么。”她白了我一眼然后给我盛了碗汤。

  “我怎么会知道。”我接过了她给我盛的东西,然后用勺子舀了起来。

  挺香的,这汤很粘稠,里面因该加了不少的配料。

  “你不吃么?”我问女仆。

  她站在那里......在组织语言。

  “她对芹菜过敏,不能吃。”夕樱倒是说的很快,题祁织回答了。

  祁织也点了点头,“你们吃就好了,我刚吃了点东西。”

  “这汤不是你做的吧?”我问祁织。

  她愣了一下,夕樱也看着我,“为什么这么说?”

  “会有一个人去买对自己过敏的东西下菜?如果猜的没有错的话,这应该是杞小姐做的吧?”我看着夕樱,又看看祁织。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

  我也就没有再说话了,低头吃着自己的。

  杞小姐.......哪怕再丑的人有着中厨艺也不怕锁不到男人的心吧。

  “杞小姐呢?”我突然抬起头来问,如果这夜宵是杞小姐做的话,那她刚刚肯定就在这里啊。

  “我怎么知道。”夕樱摊摊手,“只是刚刚小织厨房恰好看到了锅里已经准备好东西了,才知道小姐刚刚有在而已,但是人已经不见了。”

  我还以为终于有机会见到杞小姐了,但是貌似她并没有给我。

  吃完之后我帮着祁织收拾了一下,夕樱倒像是一个女主人一样的,吃完擦嘴然后走人。

  厨房里面就只剩下了我和女仆。

  “你上次逃哪里去了?”我擦着碗,问她。

  “在房子外面......绊倒了。”她说道。

  “我还以为你去报警了。”

  她苦笑了一下,“警察是不管这边的......”她淡淡地说道。

  我尴尬的摸了一下脑袋。

  没再说话。

  “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晚安。”我对女仆说道,其实我也真没有把她当成仆人。

  我感觉夕樱是帮杞小姐处理外面的事情,而祁织则是帮杞小姐处理家里面的琐事。

  仆人则是一种低人一等的关系。

  我进到了房间里面,从衣柜里面搜出了新的被褥。

  给自己盖上了,因为我不可能在把晨语的被子硬生生的扯过来了,她已经压在身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