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扭头看去,她站在阴影处,有些看不清她的人。

  她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我才看清楚的,“夕樱?”我看到了她的人之后马上就说了出来。

  “还以为你不会相信的,没想到你还真的过来了,还好不笨,不然我就又要去找你了。”她走了过来,“过去吧,车停在前面呢。”夕樱说道。

  “你怎么又知道了我在外面?”我说道。

  “哦,你问这个啊,我在做任务啊,然后小姐电话突然打过来说去找你,恰好我那部手机没有电了,只能换一台手机了,但是也快要没有电了。”夕樱说着,然后替我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瑰红的保时捷......怪不得打给我的是陌生号码。

  “进去么?”我问晨语。

  她现在昏昏沉沉的,已经想要睡觉了。

  我也就直接替她做决定了,把她抱上了车子。

  夕樱看着我们笑了一下,然后坐在了前面。

  “去哪里?”我问道。

  “自然是小姐家里啦,不然你还想去哪里?”夕樱说道。

  “之前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我问她。

  她愣了一下,似乎早就忘记了我打电话给她这茬。

  “太忙了,才不会有空接一个白痴的电话。”她吐槽道我。

  “那你,后来没事吧?”我又问,夕樱那天晚上怎么样了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的一条手臂受伤了。

  “有事的话就不会在这里了。”她白了我一眼。

  夕樱开车很快,城北郊很快就到了,而且她还很熟悉这里,每一个弯道都十分娴熟。

  “杞小姐今天在家么?”我问她。

  “不知道,她回来的时间不定时的,像上次一样,打电话她都不接,有事情也是她直接电话打给我的。”夕樱说的自己很被动。

  “女仆后来怎么样了?”我问道。

  “哟!你还关心起女仆来了?她很好,托你的福,我还看到了女仆亲你的画面了哦,那叫一个痛快,小织不会主动接近某个人的。”夕樱说的自己很了解那个女仆一样的。

  我也就笑了笑,看了看怀里的晨语,和小孩子一样已经睡着了。

  到了杞小姐家门口之后,我又把晨语抱下了车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的信任这里,因为上次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有益无害,况且现在已经没有钱找任何住宿的地方了不是么,既然杞小姐那么乐意帮我,那就随她好了。

  她家门口的东西都已经被处理好了,还多了几盆花坛子,但是里面没有种起来花。

  周围的一切东西也都已经恢复如初了,那次的抢劫似乎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我想大部分的都已经给杞小姐压下去了吧,毕竟人家有钱。

  钱可以主宰一切不是么。

  我跟着夕樱去了房子里面。

  女仆坐在沙发上似乎有意的等着我们回来,见到人回来之后她站起来问礼。

  看到我之后她的脸开始微微的发红,我也有些害羞。

  毕竟上次我的主动是因为想要帮她,而她确实一种感激。

  酷(,匠z(网l正版$首发¤

  我把晨语慢慢的抱到了沙发上面,女仆也很配合的拿来了一张毯子盖在了晨语的身上。

  我松开了她的手,但是晨语一下子就惊醒了,愣生生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没事啦,继续睡吧,我们现在有地方了。”我安抚着她,现在的我却像是一个落魄的女人一般,也不知道自己那点吸引了别人,可能是这伧俗的面容,然后以一晚节操换取温饱。

  我想自己上辈子应该是妓女吧。

  晨语还是抱着我的手,我摸着她的脑袋,然后说了句几句中肯的话之后她才躺下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真的累了,她之前握紧的手也已经慢慢的松了开来。

  我把手从晨语手中抽了出来。

  “我想洗个澡,有热水么?”我问女仆,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问出来的,虽然自己是客人,但是会有这么一个落魄的客人去要求比他条件好上几十倍的女仆来帮他做事情么?

  “热水有的。”女仆从房间里面出来了,还拿出了几套衣服,不是之前的西服,是休闲服了,杞小姐家里会有这么多男人的衣服么?

  “谢谢。”我跟女仆道了声谢,然后拿过衣服去了浴室。

  “让她睡在沙发上也不太好,要不要把她送到卧室里睡觉,晚上客厅可能有些冷。”女仆说道。

  “好......”

  “床我已经铺好了。”

  女仆让我把晨语抱起来,抱晨语我从来不觉得会是一件难事。

  我把晨语抱了一间卧室,很干净,素白的墙面上就挂着几幅对联还有水墨画,和上次见到的杞小姐的房间完全就不一样。

  安顿好晨语之后我开始清理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