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晨语到了楼下之后发现自己有些无处可去。

  钱也已经花的三三两两了,所剩无几。

  “我们,好像连旅馆的钱都没有了。”我对晨语说道。

  她看着我,“那我们就住大桥下面算了,只要凌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她往我身边靠了靠。

  虽然这么说,可......这只能算是精神上的安慰而已吧。

  我把她搂住了,把从家里拿出来的外套也给她披上去了。

  “我们是不是以后不回家了。”她看着我,说道。

  “不知道。”我摇摇头。

  家啊,不回了么?

  就这样和父亲决裂了?

  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能在这社会中生存下去?

  我不知道......想着,父亲的电话打过来了,接不接?

  不接好了,我想着直接拒绝了来电。

  几分钟之后又来了一个电话,还是父亲的。

  难道他开始着急了?

  但是着急了也没有用,哭着求我回去也不会回去的。

  我把手机静音了踹在兜里,拉着晨语的手在大街上漫无目地走着。

  “凌,我们去看奶奶吧。”她突然和我说道。

  奶奶?“是要回乡下去么?”我问道,我们很久没有回去了,至少一年吧,因为每次回去都是父亲带着我们回去的。

  但是她今天怎么突然要这么说。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对的,除了母亲还有之前的父亲之外,对她最好人就是爷爷奶奶了吧,把她捧在手里众星拱月般对待她。

  “但是今天的话,会不会太晚了?”我问道。

  “是有点......”我想把手机掏出来看一下时间的,但是看到了又有人电话打过来了。

  是小姑的。

  她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的。

  “小姑,接不接?”我问晨语。

  她想了一下,“接好了。”她对我说道。

  “小姑......”我轻声说道。

  “言凌吗?”听她的语气似乎有些焦急。

  “对。”

  “他电话打给我说你和晨语一起离家出走了?是真的么?”小姑想要确认我们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嗯。”我低低地说着,有些难以开口。

  “你和晨语的关系,还是被他知道了?”小姑又问。

  “对。”

  “他不同意而且很生气对吧。”她又明知故问。

  “肯定啊,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呢?小姑!”我有些不耐烦她的问来问去。

  “没,那凌你现在在哪里啊?”她问我。

  就算告诉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在上海难不成还能坐火箭飞过来帮我?

  虽然不太乐意说出来,“大街上,没钱没食物,差不多了。”我开着略微的玩笑。

  “需要钱么?小姑现在可以给你打钱的。”她对我说道。

  钱?我连银行卡都没有带出来啊,“不需要了。”现在的我只想把电话挂掉。

  “那......你可以向他服软的,真的,没有必要那么死撑着,我知道你现在在叛逆.......”小姑的话还没有说完。

  “知道啦知道啦,啰嗦!你想说我叛逆什么的都无所谓,但是我和晨语谈恋爱也算是叛逆么?你也是知道的,这是希望,是愿望,可以说是梦想!”我对着电话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

  晨语那红通通的眸子也看着我,欣慰的笑了一下然后抱住了我。

  酷W匠网K☆首发

  “拗不过你!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不要受伤了,我会伤心的,还有上次的那个同学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吧?”小姑问道。

  只是陈悦溪的么?

  “好了,再见小姑。”

  “拜拜,么么哒~”她在电话里面给了我一个香吻。

  我把手机重新的放回了口袋里面,已经快要没有电了,虽然还有一部翻盖机,但是里面除了晨语的电话之外就没有别人的了。

  现在......还是只能靠我们两个人了。

  漫无目的地走是最恐怖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向哪里。

  今天晚上不可能去乡下了,如果要去的话,得要坐公交车,然后在走一段路程,可是我现在身上的钱貌似连两个人的公交车车费都付不起。

  要找她了么?

  最后还是只能找她帮忙?我想她会乐意帮我,但是在帮我之前应该会嘲笑我一番。

  陈雅雪。

  “凌,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好累。”晨语对我说道,我们俩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和桥这边今天的和桥意外的冷清竟然连一个摊子都见不着,难道是城管来了?我和晨语走到了亭子下面,亭子不是避风港,晚上的风凉飕飕的吹过来,晨语从大衣里面钻出来然后给我盖上了一点。

  她坐在我的腿上,我靠着柱子,有些疲乏。

  我重新的从口袋里面拿出了手机,看着电话簿里面那个熟悉的名字。

  陈雅雪......我想我要寻求帮助了。

  但是在我点下去的一瞬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陌生的号码,打错了吧?

  但是是本地的电话。

  我接了起来。

  里面好一会儿才传出了声音,“西街等你,快点过来!”冰冷的女生从电话里面传出来。

  “喂!你谁啊?”我还没有问清楚,但是电话已经挂掉了。

  这声音听着像是夕樱,但是夕樱的电话号码不是这个啊。

  “谁啊?”晨语转过头问我。

  “不知道,她叫我们快点去西街。”我说道,“要不要去?”我问晨语。

  “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该要去哪里,那就随便去好了,凌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她抱住了我的脖子,“要不是钱包没有带,我们也不会这么惨,我身上还有几千呢。”她说道。

  “别吹牛了,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我捏了捏她的小琼鼻。

  “哼!”她撇过了脸。

  我们俩起身去了西街,西街距离和桥不是很远,那个打电话过来的人似乎是知道我们的位置,恰好在西街等我们了。

  会是谁?夕樱么?如果是夕樱的话,那就又是杞小姐的安排了,那我的话,岂不是又欠杞小姐一个人情了?

  我特么这人情债什么时候能还完啊!

  “看来你也不算笨。”那个冷冷地女声从我身边传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