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去之后随便吃了一点,但是惜颜盯着我把排骨汤给喝完了。

  我吃完之后晨语才出来,她红着脸看着我。

  我摸了一下她那湿漉漉的头发。

  她坐在了餐桌上面,我去拿了吹风机,她在吃饭,我在帮她吹头发。

  一夜无话,她一躺下来就睡着了。

  因为今天我打了比赛的缘故,也很快就入眠了。

  有些困乏。

  明天早上的课程我还是赶上了。

  刚进班级就听到了一群人的议论,先是说伊诺的手气差,然后又说可以防住,要不是言晨语扑地上了。

  反正那些看客在摔锅。

  和之前拔河一样,输了不怨自己,怪参与的人不努力。

  "班长没有错!"我路过了讲台,放下了书包,在讲台桌子上愤怒地拍了一下,"她帮我们进了四强,只是我们碰到了最强的队伍而已,总要和他们对上的,这逃避不了!你们有什么资格去评头论足!你们又算是什么?你们没有打比赛,怎么会知道我那球能不能防住?我告诉你们!那球我防不住!"我指着那些讲台下窃窃私语的人。

  "晨语是被人推倒的!是她掩盖了我的无能!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去怪她?你们说你们在看球?难道就连一个人都看不到,是谁推的晨语么?我要问,你们现在知道么?你们不知道!我是不是就可以把同学受伤的这个罪名安在你们的身上,然后说你们不关爱同学!"我吼着。

  讲台下没有声音了。

  晨语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我。

  伊诺也看了上来。

  "凌!"俩女的口中念叨。

  我从讲台桌子上拿回了书包,"你们没有参与,也就没有资格去评论别人,你们不知道能不能比他们做的更好。你们都会尖子生,我不是!我也没有资格去说你们的成绩怎么怎么样!"我回到了位置上,坐了下去。

  晨语安静的,慢慢地⋯⋯挪着步伐似乎害怕打搅了我一样,坐在了我的身边。

  看着我,也不说话。

  伊诺看了我一下,转过了头,低下脑袋看书去了。

  这节下课的时候冬月奇迹般地过来了,她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

  她们见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寒暄,也就讲了讲近况而已。

  "晨语,对不起啊,我要搬家了。"冬月有些不舍地对晨语说道。

  冬月要走了?真的?

  我莫名的开心,虽然这几个星期都没有见到冬月,但她仍然是潜在的隐患,现在走了,对我的好处也不少。

  可是,为什么?

  "我和哥哥分家了,他跟父亲,我跟母亲,母亲要走了。"冬月抓着晨语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摩挲着。

  "那⋯⋯你还会回来么?"晨语问她。

  y=更新;(最快‘。上*酷…匠^x网HF

  她想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可能,可能不回来了⋯⋯"她松开了手,"可以在网上聊天啊。""哦。"晨语淡淡地应了一声,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语调里面可以听出不舍还有伤感。

  朋友走了。

  换谁谁都不高兴的吧。

  "笨蛋!"冬月摸了摸晨语的脑袋。

  晨语笑了一下,上课了。

  冬月走了。

  后来的几节课也没有再来了。

  一直很久很久以后也没有来了。

  我想⋯⋯中午我回家了。

  终于结束了这一个无聊的星期。

  回来的时候伊诺看着我,欲言又止,说不出什么话。

  篮球队教练竟然让我去参加篮球队。

  其实我也挺想的,但这也只是高一的时候想想,高二的时候就不想了。

  晨语⋯⋯伊诺,还有惜颜,以前还有陈悦溪,陈雅雪。

  顾不过来啊。

  惜颜愣神地从卧室里出来了,手里揣着手机,呆呆地看着我们,想要说什么。

  "怎么了?"我问道。

  她看了一眼手机。

  看着我。

  "哥哥,父亲母亲要回来了。"她说了出来。

  父亲还有那个女人要回来了?

  我也愣住了。

  晨语坐在那里也出神了。

  小手抠着我的手掌。

  他怒了?

  要来找我了?

  "怎么办,哥哥,他们冲着你过来的!是不是你上次和我说的,你们两个人的秘密⋯⋯泄露了?"惜颜晃着我的胳膊。

  "不知道。"我手捂着自己的脸一脸的惆怅。

  "是不是你说的?"晨语质问起来了。

  惜颜摆摆手,"不是我啊,我不会出卖哥哥的!"她一脸的委屈。

  "因该不是她。"我说道,然后把晨语揽到了怀里,"就算来了又怎么样呢?我们恋爱,还真的管得着了?"我现在振振有词的说道。

  "他们在哪里了?"我问道。

  "路上了,应该就要到了。"惜颜说着。

  楼下的防盗门响起了人进来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