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陈悦溪那娟秀的字迹。

  “凌,很抱歉之前没有对你坦白,直到最后自己才幡然醒悟可我感觉已经晚了。我知道自己不能被你喜欢了......杞小姐的承若也不能兑现了。但妈妈的病已经好很多了,凌你不用担心了。妈妈的病好了,我也要走了,走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就和妈妈,和你认识的一年多里真的很高兴,至少不会不开心。君愿吾自当妾,君悦妾无所求,愿君安。”

  我看完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手里捏着纸张,拇指按着的地方已经湿了。

  “言凌。”晨语叫了一下我。

  “嗯?”我看着她,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只是呆呆的看着信。

  “她后面的话,是不是......要嫁给你的意思?”晨语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嫁给我?她想那里去了,“因该只是单纯的自责的意思吧,哪里来的嫁给我啊。”我强行解释一波。

  晨语还是不相信我,嘟着小嘴,“不管是什么,你都不准答应她就是了。”然后抓住了我的手,把信抢了回去然后放到了桌桶里。

  5最新%章P节Dw上{酷匠网

  之所以没有扔掉的原因也是看在这信纸漂亮的缘故吧。

  但是陈悦溪要走这是令我想不到的,难道只是因为愧疚与我?

  可能是杞小姐让陈悦溪走的呢,谁也不知道杞小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夕樱除了说杞小姐很好之外,就不肯在透露再多的消息了。

  “你楞什么啊,我们去吃饭啊,然后明天就去找妈妈!你不会忘记了吧。”她摇晃着我的胳膊。

  “不会忘记的,走吧。”我拉着她出去了。

  吃饭还是在家里吃的,惜颜老早就回去了。

  “哥哥考试怎么样啊?”惜颜问道。

  “还好。”我随意的说道,这次期中考我看的题目都没有几遍都是等着抄。

  “我知道哥哥考差了会被退下来的,如果考差了哥哥一定要到我那里哦!”她在我耳边悄悄地讲着,晨语眼眸子瞟过来看了我一眼。

  然后惜颜笑嘻嘻地退了回去。

  晨语不甘示弱的坐在了我的旁边。

  大姐啊,我们能不能好好的吃顿饭啊!

  “啊!哥哥辛苦了,给你吃肉!”惜颜给我夹了一块肉,想让我张嘴,我看了一眼晨语,她的手已经悄悄地摸到了我的身上好像我一吃这肉就要被拧死的样子。

  我自然是不敢张嘴去吃那块该死的肉的。

  惜颜也意识到了,然后把肉放到了我的碗里面。

  晨语也夹了一块肉,筷子直接抵在了我的嘴上。

  那个表情看着我,好像在说,必须吃的意思。

  我皱了一下眉,然后吃了下去。

  惜颜的脸上也没有显现出很难看的表情,反而有些镇定过头了。

  餐桌上的修罗场随着我吃饭的速度加快也就加快结束了。

  “你说,明天去见妈妈穿什么衣服好些。”晚上我就看见晨语在翻衣柜了,她整个人都快要钻到衣柜里面了。

  “随便啦。”我说道,父亲母亲,她称父亲是那个男人,而母亲却直接是叫妈妈,看来她对母亲注入的感情还不少啊。

  “你给我挑一件嘛!”她把一件件衣服给我扔过来,很快扔在我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堆起了一座小山那么高。

  明明自己会挑衣服穿而且可以穿的很好看,为什么叫我来挑啊,“如果妈妈见到我这身衣服,我就可以说是凌帮我挑的,她就不会认为我们的关系会很差。”

  这就是原因么。

  我看了看叠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裙子,还有一件牛仔裤以及格子衬衫。

  我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两件东西。

  晨语穿格子衬衫?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但晨语很高,格子衬衫还有牛仔裤穿起来再加上她那在外人面前冷冷的性格,会很靓。

  “那你穿这个好了。”我给她拿了一件最普通的连衣裙,素白色的,外面是丝绒里面是一层素布,春天的话穿这个会很舒服。

  “这个啊,会不会太普通了啊。”她拿着那件连衣裙。

  因为买了挺久了的,也经常有穿也都有洗,所以显得有些朴素了。

  “不会啊,我感觉挺好的,好不好看全看长相,你那么漂亮。”我起了身,在她的脸上摸了一下,然后揉了揉她的耳垂。

  晨语没有像别的女生一样去打耳洞。

  以前是怕痛,后来是怕我不喜欢。

  “好吧,那就这件,要是妈妈说丑的话,我还是会说是你给我挑的!”她开玩笑的说道,因为知道母亲是不可能会说她这身衣服丑的。

  “好呐好呐!”

  她把床上的东西理了一下。

  换做以前的话,她的卧室随地扔的衣服都可以铺满一张床了,然后还得我去整理,但是现在啊不一样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晨语,有些陌生,但却很温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