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考试中,有机场考试都已经被监考老师看到了,但是监考老师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答案扔到袖口里面了。

  真庆幸现在不是穿短袖的时候。

  监考老师走了之后晨语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靠在墙壁上喘气。

  真赤鸡!

  考试的一天愉快的结束了。

  “你都有抄到吧?”回去后晨语问我。

  我点了点头,“对啊!我感觉自己这次要起飞了。”我双手高高举起伸了一下懒腰。

  “下不为例。”她淡淡地说道,“如果真没有办法了的话......”

  “那就一直没有办法咯!”我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然后就吃了她一记粉拳。

  “言凌......”

  “啊?!”我卧在床上,像猫一样的拱起自己腰,自从上次伤好了之后我就特别的喜欢做这动作了。

  我不明白她在我面前羞涩的要问什么问题。

  难道是......好吧,我承认自己想歪了。

  “你有想妈妈么?”她转过头,问我。

  妈妈?“怎么突然说起来。”我问道。

  “我看到她了。”她淡淡地说道,“在学校外面,看到的......”

  “哦。”我手伸了过去,抓住了她那白皙的小手,“你想她了?”我问她,然后看着她的表情。

  她低下了脑袋,“挺想的,以前总有想过自己一个人去看她,但是没有那个勇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她说话,因为我并不是她亲生女儿啊,两个人之间总会有些隔阂。我想她那么久没有见到我,没有血缘的支撑,可能早就对我淡忘了。”她略带伤感的说道。

  我把她揽在怀里,“不会的,她怎么会忘了你,她这么疼你。”我吻了吻她的额头。

  “我想......考完试去看她,言凌,可以么?”她问我。

  我想了一下,虽然很不待见她把,但是晨语说要看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的。

  我点了点头,“好啊,考完试去看她。”我说道。

  晨语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挣脱了我的怀抱,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给了一个回吻,然后揣着她的脚丫子睡觉了。

  明天的考试也一下子就晃过去了,考完已经是下午了。

  我们回了一趟教室,里面就只有伊诺一个人。

  “都走了啊。”我问道。

  “嗯,你们还没走么?”伊诺问我和晨语。

  “要走了。”我说道。

  然后伊诺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朝我走过来,手里头还拿着一封信。

  “你的伤,痊愈了吧?”她问我。

  “好的差不多了,谢谢你的关心啊。”我没有看她,心里有着什么事情想要避开一样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没事,这个信......”她把信递过来了。

  粉红色信笺,还有蝴蝶结饰带。

  好眼熟。

  “这是陈悦溪留给你的,我没有看,但是她这两天考试都没有过来,我感觉她......好像要不读了。”伊诺说道。

  “不读?!”我差点惊呼出来。

  陈悦溪这丫头不读书还有什么出路?靠自己的声音去赚钱么?难道上次给她的钱还是不够?要去......我有些不敢想。

  但我没有在伊诺的面前表露出来,只是笑了一下,“怎么会,这丫头不读书还能干嘛,可能这两天她在照顾她的妈妈吧,反正期中考而已嘛,考不考也无所谓的又不是高考。”我说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伊诺还是有些忧虑,“我学生会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你们先走吧。”她对我拜了拜手。

  这几天被惜颜还有晨语两个人缠着完全没有心思去想陈悦溪了。

  况且......她一开始根本不喜欢我,现在喜欢也只可能是我帮了她,然后她想要报答的一种心态而已。

  又或者是,计中计,老蜘蛛会把旧的网给退掉,然后织起新的网让人跳进去。

  虽然我不太认为会是这样,但我现在已经有了警戒心了,谁知道杞小姐要搞什么,我连她人都不知道。

  只知道她的很高挑身材超棒超级有钱,其余的,不知道了。

  连长相都不知道呢。

  “拆开来看看吧。”教室里就我和晨语两个人了,她对我说道,然后主动的把我手里的信纸给拿了过去。

  “好。”既然都被拿过去了,拒绝的话,也没有什么用了吧。

  晨语想要打开来,但是不知道怎么打开。

  f酷@匠)&网永4l久&免Q》费a看D@小‘z说$

  然后就要拿剪刀剪开来了。

  我去,这小丫头这么慌啊。

  我把信从她手里拿了过来,“我来吧,你都不知道怎么打开的。”

  她郁闷的白了我一眼,然后看着我。

  我很摸索了一下,发现着信纸是有连接处的,而且是无缝连接,粉色的信封让人根本找不到开口。

  我拉开了蝴蝶结,然后信就散开来了。

  里面的纸张掉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