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爱?"她一脸质疑地指着自己,"晨语比我可爱多少倍⋯⋯"她有些自卑。

  "可你的声音也比她的好听多了,真的⋯⋯"我的手再次的贴到了她的脸上。

  酷N匠c网./永y$久E免g*费G{看《y小$`说

  "可是我感觉自己好贱啊⋯⋯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了你,反倒最后知道了一些不想知道的现实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得到。"她呆呆地说道,眸子黯淡下来了,"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所以你这次忍不住道出了真相是么?"我问道,自己的声音很沙哑,却感觉自己很柔和。

  她点点头。

  "你为我受伤的太多了,言凌!对不起!"她把脑袋埋到了被子里面。

  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头发上,因为发饰被取下来了,头发也散开来了,我的手在她的发隙间抚摸着。

  "我又没有怪你,其实我自己也感觉对你不是很好,虽然你是装的,但是⋯⋯已经够了。"我淡淡地说道,"那你现在怎么办?陈雅雪?陈家的产业⋯⋯"我问道。

  "什么?"她抬起头,对我的话有些不明白。

  "你也是陈家的一份子啊,难道就不想从里面得到什么?"我似乎猜出了杞小姐的应求。

  她看着我,愣了一下,"杞小姐她说只要⋯⋯俘获了你的心,就可以把陈家的二分之一产业转移给我。"她抿了抿唇,"你是不是和陈雅雪⋯⋯那个了?"她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杞小姐和你说的?""她说,我失败了⋯⋯有个人比我做的更好,我猜出来了,是陈雅雪,而且她说那个人被伤透了心。我也知道了,是晨语,我以为杞小姐和我的约定失效了。所以在你去云南的时候,我也只是开始的表现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之后,也就没有再来联系你了。"我想陈悦溪可以去上北京电影学院了吧。

  "但后来,杞小姐又过来找到我,说要继续之前的约定,那时候妈妈的医药费没有着落,我自然是答应的,而且母亲也是催我答应⋯⋯她真的恨不得我直接嫁给你了。"难怪⋯⋯她母亲见到我没有多久就直接说让陈悦溪和我订婚,原来如此!

  "我很无所谓的,母亲含辛茹苦地养育我,我也只能以这种方法来报答她,那时候我对你的感觉没有那么差了,至少我认为,杞小姐会看上你,你也不会很差。"她低喃着,也不管我有没有在听了。

  我特么就真的这么吃香?我怎么没有感觉到,要是真的话,我现在还会在医院里面么?

  "可你却对我感觉依旧是那样⋯⋯但自己已经发现爱上你了。"她喃喃着,然后突然抬起头看着我,"已经晚了,对不对?!"她苦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讲什么,满满的套路让我深陷其中。

  我只能说:杞小姐你还要我怎样?

  都不敢真脸面对我的杞小姐,为什么就那么渴望⋯⋯得到我?或者是,要拆散我和晨语?

  "你见过杞小姐么?"我问道。

  她摇头,"没⋯⋯都是一个女孩子来带话的。"女孩子?应该就是夕樱了吧。

  "凌⋯⋯"她呢喃着我的名字。

  "嗯?""你还是恨我吧,恨之入骨的那种恨!"她说道。

  我把她直接揽了过来,轻轻地抱在怀里,她也是一种半推半就的感觉,"说你傻,你还不信了,我没有必要去讨厌你不是么?你的任务都失败了,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威胁,反倒是我揩油了你好多次,譬如说⋯⋯"她看着我,想要知道我说什么。

  我亲了上去。

  "我⋯⋯我不配了。"她有些抵抗,但没有推我,似乎是看在我身上有伤的样子。

  病房给推开来了,陈悦溪从我身上起来了。

  红着脸看着进来的人。

  我拉了拉她的袖子,"不要再她们面前说了,杞小姐,你无视就好了⋯⋯她,也就那样吧。"我安慰道。

  她给我投来一个疑惑的表情。

  陈悦溪脸上红红的,有过泪痕。

  我地脸上也烫烫的,因该也红了。

  晨语和伊诺进来了,手里提着袋子。

  晨语看着我和陈悦溪那不正常的表情,就一直盯着我看,想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

  "你醒了啊?"伊诺从床底下抽出一张桌子,把东西一一的陈列到上面。

  "嗯。"我应到,"你们怎么知道⋯⋯我在陈悦溪家里而且被打了的?"我刚醒来就想问的,但是没有这个机会。

  "碰巧⋯⋯"伊诺尴尬的说道。

  "什么碰巧!我们故意的!就是要跟着你!"晨语把饮料直接扔了过来,伊诺给吓了一跳帮我接住了,"就想看看你这个坏蛋想做什么坏事!可没有想到坏人想要做坏事被打了。"晨语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陈悦溪更加的尴尬了,低着脑袋一句话说不上来。

  "我,我先走了,母亲还要照顾。"陈悦溪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

  陈悦溪走后!

  整个房间的醋意开始散发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桌子上的酱油醋所散发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