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这他妈怎么回事!”钱安安怒骂一声,左右走动起来,伸手在兜里拼命的掏,接着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桌上的白碟被这力气震的跳了起来又落回去。

对于钱安安的焦虑,韩泽不以为然,弯下腰来抬手甩了叶海生一巴掌,叶海生的脸被打的偏向一边,见他没动静,韩泽左右开弓,打了四五下之后,叶海生猛地睁大眼睛,瞳孔瞬间有了焦距,一骨碌爬起来惊慌的往后退去。

“胖子,你撞邪了啊?”钱安安一看叶海生回过神来了,连忙上前问道。

没想到叶海生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快速的往后退去,身体狠狠的撞在了靠墙的巨大衣柜,柜子被他这么一撞,竟然发出一些声响。

韩泽眼一眯,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叶海生推到一边去,伸手拽开了衣柜的门,一个女生尖叫一声从衣柜中狠狠地摔在地上。包括叶海生在内,三个人都愣住了。

“你是谁?”不等女生爬起来,钱安安率先发问。

女生似乎摔得很疼,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边揉胳膊边瞪了韩泽一眼:“你对女孩子就不能温柔一点?”

“没见过这么大的女孩子,你也是我们学校的?”韩泽毫不犹豫的吐槽过去。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这女生身上穿着的衣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

“你们也是X大的?”女生柳眉一挑,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漫不经心的说道:“看着真不像学生。”

“你更不像。”钱安安翻了个白眼,视线下滑落到女生雪白的大腿上,嗤笑一声没说话。

钱安安的态度让女生有些恼火,双手叉腰很大的声的说道:“老娘就不是学生怎么了,老娘都毕业好几年了!”

“那你为什么还穿着校服?”韩泽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女生,在他看来毕业了以后没有人会喜欢穿着校服的,再者说了,就算是在大学里,也很少有人会穿着校服,大学毕竟不是高中初中,完全没有强制性穿校服一说。

钱安安露出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模样解释道:“韩瑞啊,这处男就是不一样,懂得少。哈哈哈哈,你不知道社会上有很多假装学生的鸡吗,这样可以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哎,你这个人说话真难听。”女生说着就要上去踹钱安安,被钱安安轻松躲过,接着一把推到了叶海生身上。

叶海生一看到女人,整个人仿佛重新活了过来,假装接住女生,将女生揽进怀里,肥胖的脸凑到女生脸边:“美女,他说话就这样,不要介意,我会保护你的。”说话间叶海生的另一只手顺着女生的腰缓缓往下滑去。

“嗷!艹你大爷的。”只听叶海生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裆部蹲到了地上。

韩泽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在他看来这死胖子早就应该被这样对待了。只是没想到这女生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动起手来也是犀利。“你叫什么?”韩泽看着女生,现在他对这个女生很感兴趣。

“叶雨。你呢?”女生挑眉看着韩泽,眼神之间毫无躲闪,看得出来她对韩泽并不害怕。

“韩……韩瑞。”韩泽差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最后硬生生的把那个泽吞了回去。

在韩泽的询问之下,大家才知道原来叶雨已经来到这里有一个多月了,她是在一次接客的时候昏迷过去,醒来就赤裸的出现在了这里。这个房间跟她平时上班的会所布置差不多,一个月以来,她每天都被迫着来到这个地方,一开始她也尝试着反抗过,受了不少苦头,最后她放弃了,反正她也无亲无故的,在哪里都一样。

“你在什么会所上班,还有碟仙。”钱安安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桌子。

叶雨无辜的说道:“平时没有的,今天第一次出现。我一来到房间看到这玩意,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接着不久你们就来了。我以为你们也是要杀我,所以躲起来了。看你们这样,是刚来不久吧?”

“两天。”韩泽伸手摸了摸下巴,叶雨来到这里一个多月了,竟然每天都重复着以前的生活,实在是太奇怪了。“叶雨,你是怎么知道你来这里一个月了?你应该也没有能计算时间的东西吧。”

叶雨好笑的看了一眼韩泽:“难道你没看过鲁宾逊漂流记吗?虽然这里没有日月,但每天晚上都会被逼着回去睡觉,计算时间什么的还不是小事。”

叶海生好不容易直起身子来,却不敢再靠近叶雨,慢慢的挪到钱安安身边去。看着叶海生蹭过来,钱安安很是嫌弃的瞪着他:“死胖子,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这问题一问出来,韩泽和钱安安、叶雨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叶海生。刚才叶海生的动作的确是太诡异了,说没事简直是骗鬼呢。

“刚才?”叶海生抓了抓头发,不解的看着钱安安:“刚才我就是发呆了一会啊,咋了?”

叶海生的话让房间里的三个人神情一变,韩泽环视房间一圈,迟疑的问道:“这里不会有鬼吧?叶雨,你来这里一个多月,有发现这个地方有什么灵异事件吗?”

叶雨肩膀一耸,摇头道:“没什么灵异事件,除了要小心被别人杀掉之外,没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韩泽沉默,他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能让一个人简单的说出来,只要小心别被别人杀掉就好。“胖子,刚才钱安安说你杀了两个人,是怎么一回事?”

“我靠,你把那件事告诉他了?”叶海生一听到这话,差点蹦起来,看着钱安安一脸的焦虑。

钱安安拍了拍叶海生的肩膀:“冷静,反正这又不是在外面,你怕什么?要是能报警倒是好了。”

钱安安的话显然是安慰到了叶海生,叶海生叹了口气,抬手搓着额头走来走去的,看的韩泽都有些头晕了,韩泽连忙让他停下来:“不想说就别说,我对你们做过什么蠢事不感兴趣,只是我觉得,也许这件事情能找到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线索,会不会是有人想替那两个女生报仇?”

“不可能!”叶海生肯定的说道:“算了,告诉你也没啥关系,那天我和李越、卓振江,约了外语系的三个女的一起去夜店,刚喝了一会酒李越和卓振江就带着两个女的走了,我本来也打算在后面的酒店开个房间的,结果那女的问我,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听到这里,叶雨咯咯的笑了出声:“胖子,难道刺激的就是玩碟仙?”

对于叶雨的嘲笑,叶海生异常的没有反驳,他肥胖可笑的脸上一同寻常的严肃起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如果那两个女人不死,我就会死。”

叶海生和女生离开酒吧之后,女生建议去她在外面租的房子坐坐,说自己还有一个同学也在那里,同样是个大美女。叶海生色心大发,满脑子都想着双飞去了,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来到女生的出租屋,他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而且非常强壮,叶海生失望的同时开始警觉起来,他毕竟家境不错,小时候又有过被人绑架勒索的经验,决定装醉看看情况。

结果跟叶海生一起的女生建议四个人玩碟仙,于是在12点的时候几人关上灯开始玩,叶海生趁着三人都闭上眼睛的时候,拿起桌下的斧头一斧头砍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接着在尖叫声中将两个女人勒死。最后给李越打了电话,李越和卓振江一起过来帮他收拾的残局,尸体被绑着石头扔进了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