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般持续了整整一夜时间,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慢慢苏醒,五道真气已完全融入体内,就像石沉大海般。

  我睁开眼睛觉得浑身无比轻松,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甚至比干那种事情还要令人心情愉悦,身心舒坦。

  此刻我切身体会到这本黄皮纸书的妙趣。以我现在的道术基础,几乎完全可以超过梅士瓶和黎小娥他们,这点毋庸置疑,手掌轻轻一翻,顿时所有质量轻盈的物件都被带动的悬浮在空中,就像有一股无形的气压将它们托起来。

  我知道这便是那五种真气的作用。就在我欣喜若狂之际,却忽略了房间内,防盗门后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他包裹的严实,露出一双犀利黑盈的眼睛。

  我仔细一看,那双眼睛上面是两道煞白的眉毛。我心中一惊,这不是上次把我们从白青月手中救下来的老者么。他何时出现在这里的,或者说他是怎么悄无声息进来的,我并未听见脚步声和开门声音。

  黑影注视着我,未曾说话,静静地看着。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

  我问道,“阁下是谁?找我吗?”

  老者为为点点头道:“不错,看来灵光那秃驴眼光不错,还真是识货。”

  灵光大师,难道他认识师傅?

  “你认识我师傅吗?”我问道。

  老者点点头,“何止是认识,当年我也指导过他道术,没想到那秃子命短,也没和我见上一面就走了。”

  听着老者所说,显然他和灵光大师还比较熟悉,还有就是他既然能指导灵光道术,想必他的道术比灵光更厉害。

  怪不得白青月都那么忌惮他。

  “晚辈无知,前辈和我师傅认识,那一定是伏道界中的巅峰人物,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呵呵一笑,“你小子倒也有趣,想要知道我是谁,为何不直接问,还绕到那灵光秃驴身上。”说着老者慢慢摘下面罩。

  随着面罩的落下,一张饱经沧桑且带几分英俊的容貌展现出来,虽然老者皮肤粗糙干枯,但丝毫不影响他那英俊的轮廓。

  可想而知,老者当年定是一位大大的美男子。可我怎么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的样子,也可能是以前在哪里见过,只是我一时记不得了。

  看着老者的模样,似乎与黎小娥有几分相似。

  黎小娥,对呀这张面孔几乎和黎小娥家挂的那张黑白照片上的人物一模一样,越看越像。

  老者看着我惊讶的目光笑道:“怎么了,我脸上张花了?”

  “你……你……你是黎小娥的爷爷,四大高人排行第二的黎痴人。”

  老者微微顷了一下身子笑道:“小伙子眼光不错,竟然认得老夫?”

  “你真是黎痴人吗,四大高人的怪侠?”老者微微点点头。

  “你还活着吗?真是太好了。”我经不住兴奋说道。

  “什么话,老夫本来就没死。”

  “对不起,对不起,晚辈一时兴奋语无伦次了。”

  老者挥挥手,“我这次来不是和你扯皮的,说正事。”听着老者语气一变,我立马安静了下来,但是内心的喜悦依旧。

  老者说:“你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能看得懂五行天书,而且被它认同之人,同样也就成为,唯一一个扭转乾坤之人。自古以来,能看得懂,并且彻底运用五行天书的人,无不是伏道界的巅峰存在,这也就意味着责任,你要肩负起人间正义,勇于挑战邪恶势力,一举消灭那些为祸人间的厉鬼们,这才是真正的你。”

  听的我满头雾水,我将成为伏道界的巅峰存在,这不是开玩笑吧,我这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能成为巅峰存在,说实话我自己否不太相信。

  “黎大师,你没搞错吧?虽然我学了五行天书实力大增,也不可能成为那种级别的人物吧?你说的大人物,是不是比你还厉害?”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老者点点头,“我没和你开玩笑,这都是天意。我来只是想告诉你,要想真正修习参透五行天书的奥妙,还必须亲身体会一次死亡,我就是特意来帮你的。”

  说罢,老者瞬间一掌劈在我的眉心处,嗡的一下,大脑蹦裂,所有神经就像弦断的声音,蹦蹦蹦……我浑身开始瘫软,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kz看8i正:`版L4章K节V◇上l酷,l匠网A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灵魂游荡在一片荒凉之地,突然一片火海,一会又是一片宽裕的海洋,黑森林,沙漠,没有尽头的无底洞,这一串串玄妙的机遇都是我真真切切的经历。

  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遭老头,以上所述全部真真切切的经历一遍。

  绝望,孤独,死亡常伴我左右。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我的眼睛慢慢睁开。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床上,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响。

  我一看表已经第三天上午了。黎痴人早已离开,桌子上放着他留下的一张纸条,“恭喜你小子,你已得到重生,以后努力修习此书,定会有所成就。我的行踪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小娥,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来找你,切记,切记……”

  看完纸条后,我狠狠地拧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痛后,才放心,庆幸自己竟然真的活着。

  还有刚才那个梦境,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让我经历了生老病死轮回一声,这些经历全部都是按照五行排列,看来那黎痴人还真的没骗我。

  我闭上眼睛试着运转真气,突然觉的体内那五股真气着实强大了很多,而且似乎更加充盈起来,如今这般力量,估计梅士瓶和黎小娥加起来,可能也不是我的对手。这种满足感,都笑的我合不上嘴。

  我相信有了这次经历,以后修习道术就更容易了。

  本来我是打算将黎痴人的事情告诉梅士瓶和黎小娥,可他却留了纸条,一再叮嘱我不能对任何人说,我也只能答应了。

  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于是我便去了一趟老梅家,可黎小娥告诉我,梅士瓶被张书记叫去了,打你电话关机,他便先去了,让你随后跟上。

  我拿出电话一看,他娘的早就没电了。我把手机扔给黎小娥,让她帮我充电,然后自己搭了出租车,赶往张书记留下的地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鬼老板说:

求果实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