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如此熟悉,难道是熟人?可是骄子用黑色帘子遮着,根本看不清楚里面。

  抬骄子的几位莽汉身材结实,一看都是些练家子,他们脚踏虚空,缓缓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我目送着他们离开,许久后,便消失在那茫茫夜色中。

  这时突然韩雪给我打来电话,说,“老地方见,”然后就挂了电话。这样一来我心中便有几分欣喜,韩雪肯定是探听到了什么消息,才约我见面呢。

  见面后,韩雪一把扑在我的怀中,两行热泪盈框,哭泣声撕裂了我的心。我抚摸着女子那丝滑的秀发,关心道:“怎么了,这段时间事太多了,都没有好好和你说会话。”

  女子微微起身,摸了一把热泪,带着点哭腔说道:“白氏集团就要断送在那厉鬼的手里了。我不想眼睁睁看着父亲拼下的基业就这么完了。”

  我说:“不是还有你和白永吗?”

  韩雪摇摇头,似是有点失望,“白永现在和那厉鬼一条心,他们死心塌地为鬼域白家办事,根本不顾白氏集团几千人的死过,用不了多久白氏集团肯定会葬送在他们手里。”

  我有点惊奇,“怎么会这样,白永还不知道那个白石是假的吗?”女子摇摇头,“他知道,可是他依旧和那厉鬼同流合污,作威作福。”

  我再一次将女子拥入怀中,用自己那伟岸的身躯支撑着她。“放心吧,你已经尽力了,我想真正的白老先生也不会怪你。至于白永,总会有人收拾他的。”

  “对了,你今晚是否探听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女子推开我点点头,我便问道:“刚才那顶骄子里坐的应该不是人吧?”

  韩雪点头,“他是鬼域陈家三尊之一的陈季芳。”

  “他怎么会来白石家,难道有什么阴谋?”我惊讶问道。

  韩雪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假白石,一方面服从鬼域白家,一方面又和鬼域陈家联系,其主要目的并不是白永所说,白石只是为了在鬼域白家谋一个好职位,这只是谎言,假白石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找到书生笔。”

  “书生笔……”咋一听这个词,我脑袋中嗡的一声。书生笔,好家伙据说是四大高人之第一位高人留下的。威力无穷,比起那所谓的乾坤古剑,玄木古剑,威力不知强劲了多少倍。

  据说上古时候这枝比就诞生了,由一位伏道界大人物所造,不但可以点石成金,而且还能画出千军万马来,只要你能想到的东西,它都可以画出活物来。

  这可是伏道界最为无上的至宝,每一代的伏道人都耗尽人力财力去寻找,不过能找到这东西的几百年下来,寥寥无几,书生笔的上一位主人,就是伏道界最为神秘的四大高人之首那位。

  当年除了黄秋大师、灵光大师、还有乾坤古剑的主人黎痴人外,没有人见过那位神秘存在。我们这些小辈想都别想。

  目前乾坤古剑被陈家所夺,玄木古剑又被林婉带回王家,而白家那神秘的焚尸鬼军更令人忌惮。

  ;酷●匠=网永:久免H费8)看小;说/s

  假如这枝书生笔在被他们得到,那家伙鬼域就彻底疯狂了,塌灭人界,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说:“怪不得我总感觉那顶轿子里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原来是陈子方。那就是说明,白石已经暗中和陈家联手,来寻找书生笔了。”

  韩雪看着我点点头,也不知怎么了,看着女子那忧郁的眼神,总让我有一种心疼。这种心疼以前在林婉身上也有过,看来我真是喜欢上了她。

  我想寻找书生笔的不止是陈家,白家还有王家一直都有人在暗中寻访,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无需遮遮掩掩,只是我们这些伏道人如今才知道,就像乾坤古剑一样,一旦有消息,各方都会不惜大战夺取,足够证明了书生笔在他们心里的份量。

  梅士瓶以前说过,自从上次西安城地铁事件后,人界四大高人齐出,和鬼域约定了互不侵犯的盟约。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大高人早已年迈,死的死,隐居的隐居,要想再找到他们,难上加难。

  更何况,即便是找到,说不定早已归土,或者已无力再战。像灵光大师,当时要不是年迈,别说鬼域那些高手,即便是哪家族长,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杀了他。

  黄秋大师死的更早,唯一剩下的就是那排名第一或第二的一怪一书生,有人传闻他们依旧活着,而且道术能力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神化,而鬼域三大家族不敢进攻人界的原因,也就在此。

  不过这只是谣传,要是真像谣言所传,那他们岂不成了仙,还在乎于生死吗?

  这件事情非同寻常,和韩雪分开后,我立刻通知了梅士瓶一起去张书记家里。正好蒋正也在,当我说出白石不但和白家同流合污外,更和陈家勾结,意欲寻找书生笔。

  蒋正立马站起来说他要带人抓了白石等人,却被我拦住,“蒋厅长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我把白石并非人的消息刚一说出口,蒋正就一屁股坐下,整个人就像痴呆了一样。

  我关心问道:“蒋厅长怎么了?”蒋正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开口道:“我一直错怪了大舅哥,原来他早就被这厉鬼害死了,我一定要给他报仇。”

  张书记拍拍蒋正肩膀安慰道:“既然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做事千万不要冲动,有梅大师和杨大师的帮助,那个假蒋正一定逃不了。”

  蒋正把眼睛转向我说:“二位大师,如果能杀了那厉鬼,以后我蒋正定会为牛为马。”

  “蒋厅长严重了,假白石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们定不会饶他,只是那白永分不清黑白,一直在为白家做事,他虽然坏事做尽,但毕竟是人。”

  “白永交给我吧,我亲自去对他说明真像,如果他还执迷不悟,不用你们动手,我先弄死这个不孝的畜牲。”

  我点点头表示,定会支持蒋厅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