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厅堂之中,已经陷入到了一阵的混乱之中,张妈妈有些局促的站在亭台的下方,张着手臂,护着身后的倩影,脸上陪着有些干涩的笑容。

  原本的那些看客,已经快速的躲到了角落之中,好像生怕惹上什么麻烦事情,那些原本的娇艳女人,也都已经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过来。

  原本那些看客坐立的位置上,此时却是出现了三道奇怪的身影,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正中的一个模样俊朗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面容,有种诡异的白皙,甚至于,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死一般的窒息感。

  年轻人一身的锦衣,手中捏着一柄长剑,脸上露出些微的笑容,但是,却给人的感觉,比哭好不了多少。年轻人身后站着两个身形魁梧的大汉,两个大汉尽皆双手抱在胸口,脸上的表情,极为的严肃,恶狠狠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所有人。

  “张妈妈,今天不好意思,都说这宣城美女独嫣儿,我只是想要品尝一下这嫣儿的味道,却没想到,坏了您的生意。”年轻人说着,轻轻的挥动了一下衣袖,眼神已经注视在了张妈妈身后的人影身上。

  不过下一刻,年轻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狠狠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哦,差点儿忘了,这福祥楼就是我老爷子的,这要坏的是我自家的生意啊。”

  “这……!大少爷,您知道的,我福祥楼的头牌,是从来不做那些事情的,如果大少爷真的喜欢,让嫣儿给您跳一曲怎么样?”张妈妈急忙擦掉了眉头上的汗珠,心里明显有些紧张。

  “哦?”大少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愉快,轻巧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度步前行之中,已经来到了张妈妈的身边。

  双目之中,猛然露出了狠辣之色,伸手向着嫣儿的下巴摸了过去:“嫣儿,你怎么说也是我父亲买来的牌子,今天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服饰一下我这个大少爷。”

  嫣儿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不过,这并不失丝毫的美感,白皙的玉臂,轻轻的抬起,正好将大少爷的手掌,轻轻的打落下去:“不好意思大少爷,嫣儿今天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

  说着,嫣儿已经缓缓的转身,看都没看大少爷一眼,就向着楼宇的方向,转身走了过去。

  “站住!”大少爷的眼角,狠狠的颤抖了两下,周围的那些看客,都已经仿佛看到了接下来的场景,快速的向着自己的房间,奔逃了过去。

  大少爷身后的两个大汉,转瞬之间,也已经堵在了楼梯口子上,张开了双臂,拦下了嫣儿的去路。大少爷这才狠狠的猛哼了一声:“张妈妈,这福祥楼是我父亲的,这里的规矩,也自然是我家说了算,今天,我就废了这头牌的规矩,给我带走!”

  说着,大少爷已经一挥衣袖,脸上的横肉,伴随着强硬的口气,狠狠的颤抖着。

  张妈妈的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她有些歉意的看向了嫣儿的方向,她毕竟只是一个鸡头子,还护不住自己身后的这些女孩子啊:“唉!嫣儿,张妈妈这次救不了你了。”

  “这头牌,我不做也罢!”就在这个时候,嫣儿突然扭转了身躯,冲着大少爷就是一口唾沫,狠狠的吐了过去:“有本事,你今天杀了我。”

  “啊,大少爷您没事儿吧!”一个大汉有些急促的冲着大少爷问道,脸上露出了凶色,一巴掌就拍在了嫣儿的脸庞上。

  “给老子抓起来,妈的,今天晚上,老子废了她!”大少爷的双目,已经因为愤怒,瞪得通圆,有些急躁的冲着嫣儿指了过去。另一只手,轻轻的擦拭掉了脸庞上的唾沫。

  就在这当口,叶云天突然的站立在了大少爷的身前,当大少爷话语落下的时候,就看到了叶云天的一张笑脸,然后,就是一个狠狠的大巴掌:“宣城大少爷果然威风,不过,这嫣儿是俺老猪的女人,你还是不碰为好!”

  “啪!”的一声,那两个大汉,都瞬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平日之中,那些人都看着大少爷的脸色,今天,竟然有人敢打大少爷的嘴脸,……。

  “云天,你,……!”张妈妈有些害怕的拉住了叶云天的双臂,急忙冲着大少爷点点头,不过她知道,今后她在这福祥楼,是混不下去了,甚至于,在这费城,都混不下去了。

  “哼!”叶云天再次猛哼了一声,轻轻的挣脱了张妈妈的手臂,猛然转身,冲着嫣儿的方向走了过去。

  嫣儿已经有些惊讶的卧倒在了地面上,捂着刚才被打过了脸庞,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的血迹。她有些感激的看着身前的身影,不过,她明显感觉到了这件事情之后的可怕。

  轻轻的拉起嫣儿的手,将她从地面上拉动起来。

  $o最、新章{节上6酷匠(网(;

  叶云天的心里,却是笑了起来,这佳人的手,还真有韵味,更主要的是,这嫣儿的那粉嫩的玉体,已经轻轻的贴在了叶云天的身体上,还有那醉人的气息:“嫣儿,你没事儿吧,今天你这事儿,俺老猪做主了,今天以后,你嫣儿就是老子的女人了!”

  “还等什么,给老子揍他!”这个时候,大少爷这才反映了过来,摸起手中的长剑,冲着叶云天的方向,狠狠的指了过去。

  那两个大汉,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不过,他们也只是大少爷从街上找来的痞子,早年间倒是碰过一些修炼之法,只不过,用在常人的身上,或许有些用处,对付此时的叶云天,或许……。

  在天行大陆上,修炼之法即为积蓄天力的一种方法,与叶云天心中道法不同的是,这天力之法,并没有飞升成仙一说,只是单纯的修炼身体与内劲。这修炼之法,共分九重,倒是与叶云天印象之中的天罡三十六变相呼应。

  转瞬之间,两个大拳头,已经一左一右的锁定在了叶云天的身体上,两个大汉没有丝毫的保留,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叶云天,因为他们的一拳,被狠狠的打趴下了场景。

  一旁的大少爷,也已经快速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他的眼神之中,还有一些凶光,明显是对于刚才叶云天的侮辱,所展露出来的一丝不诧。

  当看到那嫣儿恐惧的眼神之后,大少爷似乎极为的享受,这才是他想要的感觉,那种别人见了他,都不敢反抗的眼神。

  张妈妈看在眼里,心里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叶云天是一名修炼者,她早就已经得知,只是,现在她如果阻拦大少爷的动作,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希望这大少爷聪明一点儿。

  感受着身后降临的拳风,叶云天连头都没有回,只是手臂一挥,一道白色的圆轮,就已经向着两个大汉贴动了过去。

  同时,叶云天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再次向着嫣儿看过去:“嫣儿,你相信我可以保护你吗?如果你相信,就请跟我走吧,不要在这破地方呆下去了,尽管我现在还没有钱。”

  “额!”一时之间,嫣儿已经完全的愣住了,平日里见到叶云天,只以为是一个害羞的男孩,却没有想到,今天能够站出来的,也只有这么一个男人。

  感受着叶云天胸怀之中的温热,嫣儿的双手,不由的紧了一紧,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说不出口,不过,她还是冲着叶云天点了点头。

  因为叶云天,拥有可以保护她的力量,在这个地方,一个女孩子,所求的东西,或许仅仅只有这么简单吧。又或许,嫣儿知道,这算是叶云天在报答她给他的恩情。

  那逆转的圆轮,瞬间撂倒了两个大汉,才缓缓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弥散的没有了一丝的痕迹。两个大汉都有些惊惧了起来,他们当下想到的东西,就是那些传说中,可怕的修炼大成之人。

  “大少爷,他……,他是修炼者。”一个大汉急忙跑到了大少爷的身边,他已经害怕了起来,在这万恶林,修炼者的权利,是非常大的。

  就比如自己的老爷子,也就是大少爷的父亲,就是一名第四重的修炼者,不过,到了大少爷这里,这修炼的天赋,或许用尽了,才出现了这么一个可恶的恶少爷。

  “修炼者怎么了?难道他还敢在我父亲的地盘上,打我不成!”大少爷说着,已经拔出了长剑,不过他的心里,底气还是有些不足:“喂,你他妈的放开嫣儿,今天晚上我带走嫣儿,什么事儿没有,如果不然,明天我父亲知道之后,你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呵呵,这世界上,还有人敢威胁俺老猪!”叶云天轻轻的松开了放在嫣儿身体上的双手,其实,他是被嫣儿给推开的。

  或许是因为大少爷的一句话,嫣儿才反应了过来,她涨红了脸蛋儿,有些羞涩的站在了张妈妈的身边,不过,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不由的回味了一下。

  “大少爷,我们快点走吧!”另一个大汉已经看出来了叶云天目光之中的神色,知道大少爷今天是碰到了硬钉子,往日骄横跋涉,今天是没了用处。

  这个时候,大少爷却是没有丝毫的自我察觉,仍旧仗着手中的长剑,恶狠狠的瞪着叶云天:“怎么,害怕了吧,快点儿按我说的做!”

  “白痴!”这个时候,叶云天脚下一个挪动,已经再次靠近在了大少爷的身边,又是一巴掌落下,这一次,可没有丝毫的保留。

  “啊!”大少爷躲闪不及,其实,他压根没想到叶云天真的敢动手。

  强横的力道,让他的身体,不由的倒飞了出去,撞开了紧掩的房门,飞向了福祥楼的外面,瞬间被雨水打湿。

  “哎呀!”大少爷摸着自己的腰胯,看样子是站不起来了,他呲着牙,哆哆嗦嗦的举起了一根手指头:“你等着,等着,我让父亲明天把这里踏平了!”

  “哼!”叶云天冲着大少爷看过去,手已经再次捏了起来:“快滚,要不然,俺老猪今天让你好好尝尝老子的拳头。”

  “是,是。”还不等那大少爷发话,两个大汉就急忙低头哈腰的冲着大少爷走过去,扶起大少爷的身体,在雨中快速的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