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行大陆上,有许多一直不被人注视的地方。这些地方的一切,并不如何的出奇,但是,有人的地方,就必定有一片江湖。

  {酷匠网w正."版.首发A

  万恶林就是这样子的地方,万恶林并不是一片森林,而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领地,之所以会叫做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邪恶的家伙。

  这里有大陆曾经猖獗一时的罪犯,有那些恶贯满盈的罪徒,甚至于,还有一些遭到大陆各大势力通缉的叛逃者。这里弥散的气息,就是谁比谁更加的邪恶。

  正是因为这样子,那些所谓的妓院、赌场……,也就成为这片领地之中的特色。有句话是这样子说的:“万恶林中酒肉臭。”这酒不单单是酒,而是迷失在这个地方的灵魂,肉自然就是那些令人气血膨胀的女人躯体,重要的是“臭”,之所以把他叫做臭,就是因为这个地方,处处都埋藏着早已枯竭的骨骸,……。

  宣城虽然做为万恶林中,最繁华的都市之一,但是今夜的街道上,却是没了什么行人。整片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一片,阴冷的风,从北方吹过来,刮得人脸生疼,看样子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那宛若冤魂嚎叫般的风,快速的从狭隘的街巷之中掠过。这迎面而来的风,将一面随风飞舞的斗篷,轻轻的扬起,斗篷之下,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

  年轻人缓缓的抬起头来,眯着眼睛,向着周围细细的打量一圈,将身后缚带奇怪的兵器,快速的撸紧,这才再次迈开了脚步。

  年轻人行走的方向,正是宣城白日之中繁华的广场,此时,却显出来了一丝的空洞,好像原本的一切,都不应当存在一般。

  街巷的尽头,广场之上的一切,渐渐的显露了出来,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呈方体鼎立的塑像,至于塑像原本的主人,因为塑像的脸已经腐蚀,早已经没人能辨认的清了,不过,细看上去,这塑像应当是一名年轻的女子。

  塑像的前方,静静的站立着一个佝偻的身影,此时的这道身影,是那样子的孤单与落寞,甚至于,还有一些油尽灯枯的架势。

  年迈的身影背对着街巷,缓缓的冲着塑像,轻轻的躬身,嘴里应当说了些什么。年轻人这个时候,已经站在了身影的后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弥散的空气,似乎太过于阴暗了一些,致使年轻人,根本无法看清楚佝偻身影的脸庞,甚至于着装。只能从模糊之中,大概的感应出些许佝偻身影的气息。

  大概又过了少许的时间,年轻人才仿佛松了一口气,轻轻的垂下来紧握的双拳,缓缓的冲着扭转的佝偻身躯,点了点头,那斗篷之下,应当还有恭敬地笑意。

  “你来了?”佝偻身影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喉结之中,还发出来了一阵咳嗽。

  “是的,只是我没有想到,您看上去状态并不太好。”年轻人说着,伸手解开了缚在身后的兵器,借着阴沉的光泽看过去,应当是一把奇怪的钉耙。

  钉耙天生九齿,就好像九道夜空之中的星芒,发出来和煦的光阴:“不知道现在合适不合适?”

  “不用了,我相信你的实力,咳咳,这次的任务,你应当也是清楚的,明天晚上来这里集合就行了!”佝偻身影说着,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轻轻的用干枯的手掌,附在胸口上,轻轻的拍打着,好似想要减轻一些什么负担。

  年轻人并没有太过于惊讶,再次冲着佝偻身影,点头之后,这才转过身去,那钉耙,也已经被再次缚在了身后,脚下开始缓缓的迈步,顺着来时的路,渐行渐远。

  在宣城东方,一条隐隐之中,还有些光泽闪过的街道上,猛然从拐角处,出现了一道身影。细细打量过去,正是刚才的年轻人。

  斗篷被再次吹起,年轻人无奈的抬起头来,从喉结之中,发出了一阵的叹息:“唉,俺老猪也有一天,会落到这种田地。”

  年轻人这一世的名姓,叫做叶云天,几个月前刚刚来到这宣城,当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之后,叶云天却发现自己活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口袋里面,已经没有了多少钱。

  要不是被一个叫做嫣儿的姑娘救下,或许,叶云天现在已经遗落在了这破旧的街巷之中,不被人注视,最后甚至会被饿死。

  所以,被迫无奈,叶云天开始寻找一些赚钱快的活计,一来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二来就是为了感激那个嫣儿的姑娘,希望有一天可以带着她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嫣儿痛苦的城市。

  恰巧,就在白日,遇到了一个怪人,怪人不知道为什么,找上了叶云天,要和他做一笔买卖。

  交易的内容是,叶云天帮助怪人去打劫一伙明日而过的富商,而今天夜里,叶云天必须去宣城的广场上,露个脸,也好让这场买卖的主家,见一下这次任务的执行者,从实力上是否合格。说白了,就是和主家过一手,让主家看看自己的本事。

  转眼之间,叶云天感觉到有些突然降临的清凉,滴落在了他的身体上,他知道,这一场大雨,已经开始了,脚下的步伐,又不由得加快了一些。

  站立在福祥楼下,虽然并没有什么行人过往,但是这并不影响这里的生意。叶云天快速的挤开了未曾合严的木门,伴随着“咯吱”声落下,楼内厅堂之中的亮光,就已经让叶云天急忙眯起了眼睛。

  一个有些臃肿的老婆子,快速的走了过来,走动之间,屁股还不忘摆动着,不过,这老婆子的风韵年华,早就已经过去了,叶云天猜测,这老婆子年轻的时候,或许算得上一个合格的牌子了。

  “吆,小家伙你回来了,今天晚上要不要……,嗯?”老婆子说着,不由的坏笑了起来,手中的丝巾轻轻的摆动,一股迷醉香,钻入到了叶云天的鼻孔之中。

  “呵呵,张妈妈,你知道我没钱了,还来开我的玩笑。”叶云天冲着老婆子摇摇头,斗篷被他快速的取下,遮掩住了身后的兵器。

  不过,叶云天在看到厅堂之中,那迷醉的酒色之后,身体却不得不振作起来,那厅堂正中位置上,一座徐立的楼阁上方,一道紧靠单薄衣襟遮体的倩影,轻轻的摇动着。

  叶云天根据前世的经验,将这女子用八个字来概括:“娇颜、酥胸、粉臀、玉体。”这样子的女子,就是比脑海之中的那道身影,都只是差了一些而已。

  亭台下方,几个不知名姓的家伙,摇头晃脑的喊着好,偶尔之中,还会有人冲着女子吹口哨。

  这些看客的怀中,还搂着一些衣不遮体的女人,这些女人都从骨子里,露出一种奇特的媚态,让人看上去,感觉心底里,就萌生出一种酥软的感觉,想要将这些女人,狠狠的压倒在身下。

  叶云天知道自己还不能够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不过,他的眼神,却是时时刻刻的注视着亭台上的倩影,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嘿,听说你接了个大活,到时候别忘了这嫣儿就行,看你的口水,唉!”老婆子伸手抵在了叶云天的额头上:“你可是说过,有了钱,就要带着嫣儿,离开这里。”

  “我自然记得,张妈妈尽管放心好了!”叶云天冲着张妈妈点点头,好像在表达着他内心之中的坚定,他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

  顺着楼宇,来到了楼阁的上方,叶云天在偶尔几个回头之间,却总是感觉到有一道眼神,在时时刻刻的注视着他,不过,他感觉到这眼神之中,并没有多少的恶意,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房间之中,叶云天快速的换上了平日的装束,心中这才放松了不少。盘膝坐定在床榻上,叶云天开始了修炼,他知道,明天晚上的事情,不容许有丝毫的差错。

  简单的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这是万恶林的规矩,平日之中,就是互相之间切磋,打死了人,宣城的城主,也不会过问多少,但是,你如果因为抢劫,破坏了万恶林的买卖,……。

  幸好,叶云天现在勉强算是有了自保的实力了,前些日子成功的进入到了天罡三十六变的第三重,让他对于五行遁术的掌握,提升了许多。

  转眼之间,叶云天已经完全的进入到了坐定状态之中,一层并不刺眼的白色光泽,围绕在了叶云天的身体周边,缓慢的转动着。

  从外表看上去,叶云天似乎露出了些许的神圣气息。随着手中不断捏动的印记,环绕着身体转动的光泽,加快了一些。

  猛然,天空划过了一道刺眼的雷芒,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再叶云天的耳际上响起,将他强行的从坐定之中,拉了出来。

  “唉,这鬼天气!”说着,叶云天刚刚收回心神,就被一阵特殊的喧闹之声,完全的吸引住了。声音的来源,正是厅堂之中的方向。

  叶云天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的意识之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从床榻上站了起来:“什么人,竟然敢在福祥楼闹事儿?”

  厅堂之中的争吵,更加的加剧了一些,叶云天细细的侧耳听去,脸色却是瞬间发生了变化,他急忙冲着门口的方向,走动了过去,口中呢喃了一句:“嫣儿有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