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都是我的错!”

  凄厉的叫喊声不断侵扰着耳朵,煌跪在地上拼命的锤击着地面,眼泪顺着眼角流个不停。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男性这种生物只要到达一定的年纪都会本能拒绝在别人面前流泪,尤其是在异性面前。说是虚伪也好,说是坚强也罢,这个被认可的不合理之处就这样的深深的烙印在每个人的心里。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不友好,用荒谬的尺度来将个性按照表象划分成了不同的层次,符合标准的被人们追捧,稍稍偏离的便被唾弃。这样看来随意暴露自己的的软弱点,像是个婴儿一样嚎啕大哭的煌真是失败啊。

  不过说到底真正失败的大概不是煌,而是这个不合理的世界吧。为什么符合大多数人认知的就是正确的,为什么占据少数份额的就是一定是错误的,就算没有伤害到别人,就算被敌视的部分是与生俱来的,即使这样也要被否决吗?

  耳朵逐渐的无法捕捉声音了,色彩也开始在眼瞳中扭曲起来,熟悉而又陌生的黑色斑点像是气球一般飘荡于眼前,情绪开始向着未知的方向偏移。

  “勇太。”

  耳边突然响起了女性的低语,清冷的听不出一丝情绪,但是很温暖。

  “勇太。”

  究竟是谁在呼喊我的名字?呼唤声不断的在耳边响起,被负面情绪所冻结的心脏开始有了解冻的迹象。

  “勇太。”

  还不够,还要更多。

  “勇太?”

  好温暖的感觉,就是这样,再继续下去,继续下去,继续下去……

  “好烫啊!”

  当我被犹如天使一般的治愈之音从负面情绪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右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好烫!好烫!水源制造!”

  童年学习过的初等魔法按照我的意志使用了出来,浇灭了那团杀伤力几乎为零的火焰,也成功将我从灼热感中拯救了出来。

  究竟是谁随随便便恶作剧啊!又不是小学生了!虽然多亏了它的关系,我才能快速拜托那种糟糕的状态,但是感激之情已经烟消云散了!

  “六花知道刚才是谁在我的手上放了一团火焰吗?”

  刚才陷入异常的我没有办法察觉,但是现场应该有目击证人才对。六花一直站在我的附近,她最有可能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不知道。”

  “连六花也没看见?”

  结果似乎与我预料的不太一样,为了找到真相必须重新整理一下思路。首先是要注意的是对手的实力。虽然童话系统给出认证结果的依据是什么,但是准确性应该不成问题,好歹我也是有着象征实力的勇者认证。

  况且我平时虽然喜欢吐槽,但是学校里教授的课程还是很认真的学习了的,实力还算是不错,至少同年级里如果有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魔法,我不可能没有丝毫察觉。

  退一步来说,就算我陷入异常状态没有发现,可是还有与我同阶认证的六花。

  虽然刚刚转学过来,具体实力不太清楚,但是被认证为魔王的她应该不可能比我要差才对。另外从空气里逸散的魔力以及元素活跃反应来看,犯人应该离我们很近才对,而且说实力高于我们。

  现状却是六花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也就是说犯人是高年级的前辈了吗?我不记得有得罪过前辈们的啊。

  “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啊。”

  “煌被沙耶安慰了。”

  六花似乎是曲解我的意思,指了指焦土中的煌与沙耶解释起来。

  很感谢你的解惑,但是我们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个问题。

  不过好像在我走神的这段时间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跪在地上的一副生无可恋的煌已经恢复了正常。他朝着沙耶重重的鞠了一个躬,毫无躲闪的直指着沙耶的眼睛,眼神清澈透明,犹如泉水一般,与之前的他相比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非常感谢!如果没有沙耶同学,我一定会在绝望的淤泥里愈陷愈深。沙耶同学的恩情,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喂喂喂!这真的是我所认识的煌吗?不是有人使用了拟形魔法伪装的吗?到底沙耶说了什么才让煌的画风突变啊!

  “沙耶同学是我的恩人,本来不应该与你战斗的。但是正是因为沙耶同学的话,我才明白我是多么想要完成那个心愿。所以,接下来我会以FFF团第四使徒的身份继续战斗下去,沙耶同学的恩情只能下次再报了!”

  “那么就没有办法了呢,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坚守的道路。为了回应煌同学的心意,我也会全力战斗下去的。”

  这个世界真的出问题了?不仅是煌,连沙耶也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我其实不太擅长战斗,而且我的影子部队也被煌同学打的七零八落失去战斗能力了,看样子公平竞争已经没办法了。除非……”

  沙耶说了一半眼神却瞟向了我们这边,嘴角的笑意再明显不过了。果然扭曲的性格是没办法轻易纠正的!现在我只希望煌能够早点醒悟过来,不要被骗的更惨。

  “除非什么?”

  “除非煌同学能够接受我寻找外援。”

  沙耶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使得说服力剧增。

  要不要伪装的这么像啊!真应该给你颁发一个最佳演员奖!

  “我接受。”

  “不会给煌同学带来困扰吗?”

  “不会,人脉也是力量的一种。”

  “既然煌同学也同意了的话,那我就安心了。那么就拜托……”

  沙耶突然转过身子走了过来,手指直直的指向我。

  “……勇太了。”

  “等等!为什么是我?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后援了?”

  “刚刚决定的,不行吗?”沙耶用微微带着雾气的眼睛注视着我。

  这种手段对我是行不通的!

  “不行!”

  “真的吗?”

  沙耶与我的距离一点点的缩小,发梢的香波味道已经可以闻到。

  好近!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答应的。

  “绝对不行!”

  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下一刻响起。

  “社团。”

  !

  竟然那拿这个要挟,太卑鄙了!

  “不是说协助学生会,就降低标准的吗?”

  虽然有些生气我还是压低了声音,这种私下交易最好还是不要暴露给别人知道比较好。

  “我说的是适当吧,那么到底什么才算适当呢?比如将原来三千字的社团申请书缩减到两千九百字?或者第一个批阅社团申请表?”

  酷匠网Q正3#版z首发☆

  “勇太同学觉得是哪一个呢?”

  ……

  中计了!从一开始掌控权就在沙耶手里,而且这种私下交易根本就没有见证人,即使她反悔受损的也只有我们,真不愧是位居学院底层的学生会长。

  “谢谢夸奖。勇太同学骑士不需要太过担心,只要你帮学生会解决了眼前的危机,答应承诺就一定会好好履行的。”

  最后的退路野被封死了,看样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在内心的悲鸣声中,我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煌的对面。

  “学生会代表,勇太参战。”

  “竟然是你!我早就该知道,是你泄露了我们的计划的!”

  看到我的煌明显误会是我给学生会通风报信,在他的身体周围开始蒸腾起一团火焰。煌的反应我一点也不奇怪,在社团体验的时候我可是获取了关于计划的大量信息,会怀疑我无可厚非。凭煌现在的状态,估计什么解释也听不进去。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不毫无顾忌的全力战斗。

  为了建立社团战斗,我一定要取得胜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G弦上的咏叹调说:

 偶尔手残会出现错别字,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啦。当然如果发现的话,我会尽快改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