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即将大祸临头的高德云二人,此时因为有了龙浩的出现,整个局面暂时得到了缓解。

  “啧啧~你看你们几个人把别人两个人打这么惨,好残忍的说。”

  龙浩一边靠近高德云二人一边摇头,表示高德云二人的状态,简直就是不忍直视,惨不忍睹啊。

  “这位朋友,如果你不想惹事,你还是离开吧。”

  白正直皱着眉头,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就不好办了,问题是我不想离开。”

  龙浩调侃的应道。

  “那就留下吧,上。”

  白正直不想耽误时间,既然对方执意找死,那就当成全他吧,这荒郊野外的,反正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啥问题。

  “喂,喂,你们别过来,我不想动武的哈。”

  龙浩一副害怕的样子,向高德云二人靠近,双手一直摇摆不停,意思是让对方不要动粗。

  “妈的,怕死还逞什么强,给我打!”

  原本准备打残高德云与章秀山二人的四人,此时已经全部围向龙浩,誓要将龙浩搞死搞残,以泄那些多管闲事,又没本事的人。

  说动就动。

  一人,立马抬起一脚踢向龙浩的小腿。

  速度之快,风中带劲。

  “嘭~”

  “啊~”

  相撞声还没停止,就听到一阵惨叫声传荡开来。

  那声音就好比杀猪似的,那叫一个惨啊。

  “哎~都说别动手了嘛,真是的。”

  龙浩摇了摇头,看着被自己踢飞的人,为实感到惋惜。

  “艹!”

  看着自己同伴被人踢飞出去,其他三人立马同时出手攻向龙浩,他们此时力道十足,简直就是要杀人灭口。

  那表情,简直太可怕了。

  那是愤怒的表现,杀人的表情。

  “砰砰~”

  “砰砰~”

  “砰砰~”

  三声过后,原本攻击龙浩的四个人,此时已经全都卧倒在地,痛苦声不断。

  “我说了不用动手,你们非要动手,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龙浩看着地上那四个痛苦呻吟的男子,摇了摇头,转身不再看那四人。

  “你到底是谁?”

  白正直见对方身手这么好,立马再一次询问道。

  “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不是说过了吗?貌似你有间接性失忆症?那你得去看看,那是病。”

  龙浩故意调侃道,那神情与语气简直就能将白正直气死。

  “你……”

  白正直气得指着龙浩的手指都抖个不停。

  “我什么我?老头,你还不走,小心等下走不动哈。”

  龙浩平淡带有威胁的看着白正直。

  在龙浩心里,他恨不得马上将这个老头给解决掉,但是又想到妻女的死似乎没那么简单,所以他在忍,一直在忍着不让自己冲动。

  “今天算你们两个走运,哼~”

  白正直看了看高德云二人,心里虽然很气愤,但由于龙浩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将他的愤怒给老老实实的压住了。

  因为这个人身手很不凡,自己这方明显不是对手。

  身为老奸巨猾的他来说,当前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们走~”

  白正直招呼一下,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去。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白正直就这么离开,龙浩也没阻止,而高德云两人更是没什么权利让白正直留下了,要不是这个男人出现,他们两估计就会生不如死了。

  “恩公,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过了一会儿,高德云与章秀山二人,跪在龙浩面前,表示感谢。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对于救命之恩来说,尊严又能算个啥?

  人活着是为了尊严,如果你连命都没有了,何有尊严可言?

  所以此时跪在龙浩面前的高德云与章秀山并没有感到什么屈辱,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你们起来吧,我救你们也不会白救。”

  龙浩随口说道。

  “不知这位恩公,想要什么,只要我们两有的,绝对不会藏着掖着。”

  高德云现在已经算是从死的边缘走了一遭,身外之物似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我想知道你们手里有什么东西,值得白正直对你们下死手。”

  龙浩看着两人,已经表明出手相救的原因。

  “我们手上有一套宋代,乾州面带的官窑,而且还有一张似乎像藏宝图的图纸。”

  高德云如实交代。

  “原来如此。”

  龙浩点了点头,原来是藏宝图啊,难怪白正直那老头那么重视。

  “哎~怀璧其罪,我们本想给他交易就出国,金盆洗手,没想到他居然对我们下死手。”

  章秀山此时也叹息的说道。

  “看来白正直是要杀人灭口,好让我们闭嘴,他不想别人知道,哼,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啊。”

  高德云冷哼一声,现在他对白正直这个人,一点好的印象都没有,剩的只是怨恨而已。

  “不过,你们那藏宝图到底真的假的?”

  龙浩有些怀疑,现在这个世界上,宝藏是很多,但是能遇到的机会那是亿分之一啊。

  “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白正直一听我们所盗的是宋代龙姓大将军的墓,他就很是激动,似乎他比我们更清楚那个龙姓将军。”

  高德云解释道。

  “龙姓?”

  龙浩吃惊了,因为他也是龙姓,难道自己妻女的死与宝藏有关?

  可是自己家族似乎没有告诉他有这么一会事啊?

  难道自己父亲故意隐瞒,没有让我和妻女知道?

  龙浩心里乱得一团糟,这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是自己之前家族集团危害到了别人的利益,还是这个龙姓家族宝藏惹的祸?

  一切都是谜。

  5最@新5b章K、节@y上g)酷匠网…E

  如果真是宝藏惹得祸,那他应该怪罪自己的族人?还是自己保护不周,害得妻女被奸人所害?

  “是的,我们在墓碑最下方还发现一块龙姓图案。”

  章秀山开口应道。

  “龙姓图案?什么样的?”

  龙浩有些激动,因为他的家族的确有一种代表种族的图腾。

  “这个说不来,要不我试着画一下吧。”

  高德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好拿起地上一块小型的长方形石块在地上开始画了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大概十多分钟以后,高德云才停下手,然后抬头说道:“差不多就这个样子,对吧,秀山!”

  “嗯嗯,就是这个样,只是那个要比这个好看多了。”

  章秀山点了点头,忍不住打击了一番高德云。

  龙浩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高德云画的图案。

  说实话,第一眼,龙浩真不知道高德云画的什么东西,着实画得有些难看。

  不过龙浩仔细看了看,突然觉得这个图真的很熟悉。

  只不过一时想不起来。

  “这样,你们跟我走,这样以防白正直再来找你们麻烦,你们看怎么样?”

  过了许久,龙浩站起身来,对着受伤不轻地两人说道。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高德云有些客套起来,如果真能得到此人的保护,说不定还真能逃过这一劫。

  “不会,因为我还有事让你们帮忙,所以算是各取所需。”

  龙浩摇了摇头,随后说道。

  “那行,既然你救过我们两的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高德云艰难的站了起来,对着龙浩表明态度。

  “嗯,走~”

  就这样高德云与章秀山二人跟着龙浩一起离开。

  而龙浩此时还在想着那个龙姓图案。

  熟悉,真的很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