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多的时候,这时候的人们差不多都已经进入休眠状态。

  街道寂静,车辆稀少!

  很多店铺早已关门,没有接纳客人。

  而还有些店铺直到现在才开始关门,疏散客人离去。

  在宝安区一家名为“兄弟营”夜总会门前不远处,此时却迎来了一大批凶神恶煞,各个手拿刀棍的人群。

  这群人就是潮州帮的人。

  他们此时是来砸场子的,砸十二生肖门的场子。

  带头的则是潮州帮的黎焱。

  那些站在夜总会门口准备收东西的工作人员,看到这阵势,立马慌慌张张的向夜总会里面而去。

  “不……不好了!”

  一名站在门口收拾东西的男子,跑到夜总会里,对着大厅一个负责秩序的保安队长,吞吞吐吐,手指这大门口的方向说道。

  “啥事这么惊慌?”

  保安队长名为张全;是十二生肖门内部人员,所以见到男子这么惊慌,不由得皱着眉问道。

  因为他感觉情况不亦乐观。

  “外面来了一群手拿刀棍的人。”

  男子有些害怕的说道。

  “艹,马上上去通知张门主,还有打电话给其他门主,就说有人砸场子了,兄弟们,拿着家伙给我出去。”

  “是!”

  在场的保安还有十几个,听到张全的命令,立马拿着家伙,准备跟外面那群不知所谓的人,大干一场。

  同时,有人立马拿起电话,通知十二生肖门中的各个门主,这些事还是得让他们做主才行。

  ……

  “兄弟营”夜总会大门,此时两方人马已经争锋相对。

  特别是潮州帮的人,非常叫嚣的挥舞着手中的棍棒。

  “你们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夜总会里的保安队长张全,看着对方来势汹汹,立马询问对方的身份。

  “不就是十二生肖门么,很了不起么?不过就是一群畜生而已,有啥稀奇?”

  对方一个中年男子,一看就是领头的人,他吊着一根烟,一副吊儿郎当,身上痞子气十足,不屑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

  被别人说是畜生,身为十二生肖门里的人,一听就来气,立马就向前拥挤,准备和对方火拼,还好张全伸手拦住。

  “我不管你们什么人,但是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张全阴着脸,语气冰冷,双眼充满杀气的看着对方那个领头的男子。

  “哈哈~笑死我了,就凭你们这十几个虾兵蟹将,也想对我们不客气?来啊,你黎爷爷我就站在这儿,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

  领头的男子,也就是黎焱,一副不屑,明显不把那十几个保安放在眼里。

  *;看:正《}版S|章!节L上酷n匠p*网}

  “谁他妈的敢在我十二生肖门外撒野啊?”

  这时候,从夜总会里走出一个人,他身材魁梧,简直就像一座大山,肥头大耳,走起路来慢吞吞,看起来就是一个吃撑的胖子。

  “张门主!”

  十二生肖门的人,转身见到出来的人,立马恭敬的打着招呼。

  这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十二生肖门猪门门主,张大元!

  “谁在这里叫嚣啊?”

  张大元走到前方,眼睛微眯的看着对面那些潮州帮的人。

  “胖子,你这走路都是问题,你还在这逞强吗?”

  黎焱看着出来的张大元,有些嘲讽的调侃道。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是什么吗?”

  张大元突然睁大眼睛,双眼迸发出两道杀气,语气冰冷的盯着对面的黎焱。

  “艹~我他妈的管你最讨厌什么?你如果非要找死,那我不会手下留情。”

  黎焱被张大元那道杀气给震惊得前几秒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不过随后还是很理直气壮的叫嚣,毕竟他这边的人可是对方的数倍,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让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的是什么。”

  张大元向前走了一步,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我……胖!”

  “唰~”

  话语一落,张大元突然从原地消失,只看到一道极快的身影向着黎焱飞驰而去。

  “嘭~”

  还没等黎焱反应过来,只见他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啊~”

  一群人被黎焱的倒飞给压倒。

  很多人都发出惨叫声。

  “噗~”

  最后停在人群后方停下,黎焱重重地砸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大~”

  “老大~”

  “……”

  潮州帮的众人,见自己老大被人打得出血,立马上前,关心问道。

  “咳咳~”

  黎焱痛苦的咳了一声,随后艰难的吐出一句:“给~我打!”

  “上~”

  “冲啊~”

  “……”

  接到命令的潮州帮帮众,立马向十二生肖门的人攻击而去。

  一个个声势浩大,手提砍刀,钢管等武器,全力的冲刺!

  潮州帮动了,十二生肖门的人也没闲着。

  之前张门主给他们的震慑力实在是太大了。

  一拳就将对方老大给轰飞出去,而且对方还被打得出血,有这样的人在,害怕他们人多吗?

  “保护张门主!”

  “是~”

  张全一个命令,十几个人背对背的将张大元给保护起来,不让潮州帮的人伤害张大元。

  实力悬殊。

  毕竟潮州帮的人数要比他们这边多得太多,没一会儿,就有人被潮州帮的人给撂倒,身中数刀,鲜血直流。

  还好张大元出手了,没让对方伤及其要害,不然又会是一条人命葬送在潮州帮的刀棍之下。

  战斗还在继续,直到半个小时以后,十二生肖门的人全都已经挂彩,就连身手不错的张全也身中两刀,鲜血已经浸湿着衣衫,一片血红。

  要不是张大元及时出手,估计他们十几个人都已死在乱棍之下了。

  “继续给我打,看他胖子一个人还能坚持多久!”

  见十二生肖门的人已经躺下七七八八了,黎焱被人搀扶住,愤怒的吩咐着众人,他这是乘热打铁。

  反正现在自己这边士气正旺,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尽管那个胖子很厉害,但是自己这边还有这么多能够战斗的人,难道还把他一个胖子解决不了吗?

  就算解决不了,累都要将那个胖子累得够呛。

  这是黎焱的想法,他这是报复那一拳之仇,这是要将十二生肖门现有的人,赶尽杀绝。

  “谁说只有他一个人?”

  就在这紧急关头,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一群又一群的人。

  那些身受重伤,还在坚持的十二生肖门的人,此时看到从周围走出来的人群,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

  因为他们的救援到了,他们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夜总会被人砸了。

  而潮州帮的帮众,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原本占据上风的他们,此时见到陆陆续续赶来的黑衣人,他们怕了,这不仅是人数的差距,还是实力上的差距,毕竟他们的老大,此时已经是半个废人,那还有战力可言?

  一场血拼即将拉响,那些原本嚣张无比的潮州帮帮众,此时已经畏畏缩缩,恨不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他们都还不想死,都怕死。

  谁不怕死?

  谁不怕痛?

  都是肉长的,都是娘生的,他们谁能不怕?

  可是怕,又有何用?

  既然挑起事端,那就必须承受事情发生之后的责任。

  这个责任不需要别人来承担,正需要他们这群自以为是,藐视对手的潮州帮,帮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