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总是很漫长。

  特别是繁华的都市中,夜晚反而比白天还要热闹。

  有句话说得好啊,农村人过的是白天,而大都市里的城里人,过的却是夜生活。

  看来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啊。

  都市里的夜晚,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对于每天白天工作的人来说,晚上的生活,这无非就是一种减压,一种放松。

  也许他们中间有富豪,有千金小姐,也有上班族,白领,当然也不排除那些月光族们。

  不过晚上的他们,似乎从来不会去在意自己的工作,与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个时候,他们是来放松的,来快乐的,只要能忘掉所有忧愁,他们哪怕是玩得身无分文,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大不了从头再来,明天继续工作,继续努力。

  而不是还在为公司,为家人,为生活,为工作的事情烦恼,忧伤与无助。

  人活在当下,不就是最好的生活吗?

  去看别人没看过的风景,去遇见从没遇见过的人和事。

  所以,夜晚,就是他们的归宿,就是他们快乐,也是他们幸福的时刻,谁不喜欢?谁不留恋?

  这不,说到这儿,这里就有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宝安区“兄弟营”夜总会里,就有这么一个人。

  他是谁呢?

  当然就是我们大名鼎鼎,从不用心管理自己公司的大老板,龙浩,龙大老板。

  身为十二生肖门的总门主龙浩,别人都在忙外,他倒好,居然很悠闲的在夜总会里泡妞。

  今天他收到单虎的信息,说是东西到手了,他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辛苦了!注意保密!”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打发了,别人冒着生命危险才到手的东西。

  你说这人是不是欠揍?

  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当,当然不是。

  只是,今天龙浩遇到了一个他很想遇到的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接下来准备接触的对象,也就是参与谋划他妻女受害一事的其中一个主谋。

  那个人名叫白正直,是个古董爱好者,现在他个人名下已经有五家古董专卖店了,身价可算不低。

  白正直年纪要比龙浩大,大概五十岁的样子。

  说来也巧,这早不遇到晚不遇到,偏偏在龙浩计划的时候,这人就冒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反正龙浩既然遇到,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至少,他的计划可以提早进行了。

  龙浩并没有刻意去接触白正直,毕竟今天刚遇到此人,对于他身边很多事都不知道详情,所以龙浩只能远远地观察。

  让龙浩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白正直居然来到了他的地盘消费,也就是“兄弟营”大本营里面。

  此时,龙浩是以客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现在夜晚慢慢的进入凌晨,所以夜总会里的人很多,为了不打草惊蛇,龙浩选了一个离白正直不远的一个地方。

  防止白正直怀疑,他只好随意点了点酒,然后叫了几个酒妹过来招呼。

  而不远处陪着白正直坐在一起的是两个中年人与四个年轻人。

  如果龙浩没有看错,白正直是在和另外两人谈生意。

  对于古董爱好者来说,生意无非就是古董。

  虽然,不知道对方讲的是什么,但是,龙浩猜测肯定是见不得光的事。

  毕竟很多古董都来自地下,也就是墓穴之中。

  u更gx新l最:,快;上酷q匠网V

  所以那东西不能太张扬,否则别人家族的人找上门来,或者把警察给招惹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龙浩心想这个白正直应该就是怕惹祸上身,所以才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复杂的环境里进行谈生意吧。

  一个多小时过去。

  那边似乎谈得差不多了,白正直起身准备离开,而那两人也没强留,白正直就这么离开了。

  而不远处的龙浩,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左拥右抱两个陪酒妹,眼睛时不时的注意着不远处的那两人,因为龙浩想从这两人下手,而不是白正直本人。

  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距离龙浩不远处的那两人已经结账离开,而龙浩也就不再停留,给夜总会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就离开。

  他没有结账,就这么离开,却没有人阻止,因为他才是夜总会的大老板,谁敢收他的钱?

  ……

  凌晨三点多,这个时间街道上已经没多少行人,当然除了那些买醉,行乐的人。

  从夜总会出来的章秀山与高德云两人,身后还跟着四个保镖。

  这两人是北方人,同是一个屯里的人。

  章秀山与高德云两人都差不多四十来岁,模样一般。

  两人都是做倒斗生意的,今天他们来找白正直,就是因为他们手上有几件刚倒斗出来的古董。

  对于在古董届出名的白正直来说,他的大名基本上做这行生意的人里都认识。

  而且他还专门收购倒斗出来的古董,所以对于章秀山与高德云这两个专业倒斗的人来说,找白正直谈生意是最适合不过。

  做他们这一行,主要是价格与安全,只要价格到位,其他都好说。

  “老高啊,你说老白那老东西,今晚出的价格怎么样?”

  两人上车之后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吩咐保镖在车外候着,他们似乎有事要谈。

  “不知道,我猜测那东西应该不止那点钱吧。”

  高德云摇了摇头。

  “那我们还卖么?”

  章秀山试问道。

  “不卖能怎么滴?现在老家是回不去了,等交易后,我们就出国,那样就可以金盆洗手了,毕竟我们干了这么多年的倒斗生意,是该为子孙集点福了。”

  “说得也是,哎~”

  章秀山随后也有些叹气的闭上眼睛。

  倒斗,也俗称盗墓。

  身为盗墓贼,总是惦记别人家的祖坟,这不仅缺德,还折寿。

  所谓死者为大,别人死后你都不放过人家,那是会造天谴的。

  所以盗墓贼,一般都没好下场,不是自己大祸临头,就是身边的人遭殃。

  “哎~我们回酒店,后天与那老东西交易完之后我们马上离开,我总觉得有不祥的感觉。”

  高德云皱了皱眉,他的右眼总是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所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送我们回家!”

  “咦?人都哪儿去了?”

  章秀山将车窗摇了一个空隙出来,对着外面的四个保镖吩咐道。

  可是话说了半天,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人不由得警惕起来。

  “两位,下车谈谈吧。”

  突然一道声音从车外传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

  高德云语气冰冷的问道。

  “朋友!”

  “朋友?我们没你这号朋友。”

  高德云有些反感,大半夜遇到一个陌生人攀关系,看来非奸即盗,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对于他们这种经常在荒山野岭,坟墓堆里生活的人,高德云并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更加冷静。

  “也许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车外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有事就说,没事我们就走了。”

  高德云不想耽搁,万一被人认出他们的身份那可就遭了,毕竟他们老家的警察可是四处打听他们的下落。

  “哎~本想帮你们一把,结果你们不领情,罢了!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打电话给我,还有,有人对你们身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你们好自为之吧。”

  话语一完,只见从车窗缝隙外飘进来一张纸条。

  车内的两人并没有马上去看纸条上的内容。

  直到十几分钟以后,再也听不到外面有啥动静的时候,两人才捡起纸条看了看。

  纸条上没有过多的字迹,只有一串数字,那是一个电话号码。

  两人相互看了看,没有话语。

  不过很快,他们两人就开车离开了,连那四个保镖是死是活都不问不顾,就这样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刻,一个躲在树后的男子站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车影,男子摇了摇头,叹气道:“哎~又有人会栽在那姓白的手里了。”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跟着高德云与章秀山出来的龙浩。

  他之所以要叹气,是因为他了解白正直的为人,从白正直在夜总会的表情,龙浩就肯定白正直一定会将高德云二人手里的东西得到手。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这就是白正直的为人。

  所以他敢肯定白正直一定不会通过正常途径获得二人的东西,估计现在白正直都已经动手了。

  他好意提醒高德云二人,主要是想知道他们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可值得白正直动手。

  那样,他就可以更一步的接近白正直。

  也可以实行他多年以来的报复行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