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住的宾馆距离警局并不远,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每走几分钟殷玲就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背着一大包少数也得有五十公斤的东西,正准备上车,却被殷玲一脚就给踢了下来。

  干嘛?大不了我付车费!”我揉了揉快摔成两半的屁股,看着殷玲嘟囔了一句,我承认我很想发火,但是我还不想被殷玲揍死。

  “你跑步去!要是晚到一秒钟,老娘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惩罚!”殷玲微微低下头,朝我露出了一个很和善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落在我眼里却比魔鬼的笑容好不了多少。

  殷剑朝我投来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坐着出租车扬长而去。

  “你大爷的!”我大骂了一句,却不敢耽误,急忙拔腿朝警局的方向狂奔而去,因为我心里清楚殷玲不会无缘无故的折磨我。

  短短几十分钟的路程,背着五十多斤重的家伙,虽然不远却依旧让我跑的汗流浃背。

  “呼呼!”

  我瘫坐在警局门口的台阶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殷玲则是看了一下手表,“晚到了十秒钟,明早在惩罚你!”

  “我……”

  “怎么有意见?那你可以不学,反正现在还没教你驱鬼打鬼!”殷玲白了我一眼。

  “我学!”

  殷玲冷哼了一声,转身看着警局里面,此刻警局破碎的大门已经焕然一新,里面黑漆漆的一片,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死一般的寂静背后往往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嘎吱!

  殷玲伸手轻轻推开了警局紧闭的大门,大门没锁,刚一推开门一股极端惊人的阴气便是扑面而来,让我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空气中似乎还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不好!王丽珍要成煞了,必须在午夜之前把它解决!”殷玲皱着眉头,语气异常凝重的说了一句。

  话音落下,殷玲已经迈步踏进了警局,我们也急忙跟了上去,警局里一片昏暗,一阵阵阴冷呼啸而来,那感觉就像是莫名其妙的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

  滴答!

  昏暗寂静的警局里忽然响起一阵液体滴落的声音,我感觉有一滴凉凉的东西滴到了我的脸上,抬起手一摸,满手的鲜血。

  我抬头一看,天花板上大量的鲜血正在慢慢的渗透出来,“啊!”后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警局的寂静。

  g更=新h“最=b快L上Q酷匠8g网

  “去后院!”殷玲冷呵一声,一闪身就朝后院狂奔而去,我和殷剑急忙跟了上去。

  越是靠近后院,空气中那股血腥味就越是浓郁,阴冷的感觉也是越发的强烈,到了靠近后院的位置,四周原本是雪白色的墙壁此刻都变成了暗红色,大量的鲜血正在从墙壁里渗透出来,那样子就像是墙体会流血一样,诡异到了极致。

  我们刚刚一冲到后院,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王丽珍的鬼魂静静地漂浮在哪里,它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变成了血红色,头发也有一大半变成了血红色,而不是之前的暗红色,甚至就连之前它那双纯白色的眼仁都泛起了血红色,那样子就像是从血池里爬出来的一样。

  警局局长此刻正瘫坐在地上,浑身不断的颤抖着,他身边围着几个警察也是吓得面无血色,王丽珍鬼魂的脚下还躺着三具尸体,陈法医的尸体就在其中,每一具都死的惨不忍睹,直接被开肠破肚。

  我们刚刚一出现,王丽珍的鬼魂立马就把视线放到了我的身上,泛着血红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我,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

  “小剑!抄家伙动手!”殷玲冷呵一声,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背包,拿了两把桃木剑出来。

  “接着!”

  殷玲随手给殷剑扔了一把桃木剑,脚下一踏天罡步伐就朝王丽珍的鬼魂冲了过去,殷剑也是紧跟其后,他们两个一左一右。

  “丹朱艳艳,如日光芒,疾文书咒,威不可挡,邪魔尽除,万鬼伏藏,赦!”一段咒语脱口而出,殷玲手里的桃木剑泛起了一阵红光。

  刷的一下就朝王丽珍的脑门打了下去!王丽珍脸上浮现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它一侧脑袋躲了过去,十多厘米长的指甲顺势就朝殷玲的胸膛抓了过去。

  刷!

  殷玲眉头一皱,想要后退,但速度慢了一拍,王丽珍的指甲直接就划破了殷玲的衣服,我在不远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也太猛了!刚一交手就让殷玲吃了亏。

  “吾请都天大雷公!”

  “疾!”

  殷剑嘴里低呵一声,手里的桃木剑一甩就朝王丽珍扔了过去,“桀桀!”王丽珍的鬼魂发出一声阴笑,一伸手就抓住了朝它射去桃木剑。

  兹兹!

  忽然桃木剑上爆出了一阵电光,电光刚刚一击中王丽珍的手掌,立马就冒起了青烟,它的手掌也变成了青黑色。

  “五昧离火!”殷玲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咒,嘴里大喝一声,虚空中忽然喷出一道火舌,直奔王丽珍的鬼魂而去。

  刚被殷剑击中的王丽珍还没回过神来,顿时被烧了个正着,它发出一声惨叫,忽然化作一阵阴风从我们身边掠过,窜进了警局里。

  “这就搞定了吗?”

  殷玲瞪了我一眼,回头看着殷剑,“小剑准备开法坛,请镇妖塔!”

  “刘阳,等会你去把王丽珍给引到阵法里!”殷玲忽然转身朝我说了一句。

  我当时就愣住了,开什么玩笑!这王丽珍的鬼魂一看就是怨气大的爆棚,都让殷玲吃瘪了,现在让我一个人去引它出来,这分明就是让我去送死。

  “刘阳,这是学习道术的第一课,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你也没必要在学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昏暗的警局大厅,眸子里疯狂的神色一闪而过,我要变强!就必须面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空翼0号说:

修改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