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大片石层剥落了下来,墓道地面上激荡起来一阵灰尘,然后那四壁上有一个穿着铠甲手持长矛的将军猛地就睁开了眼睛,它的眼眶里根本看不到眼珠,有的只是那熊熊燃烧的幽绿色火苗。

  这一刻我们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珠都快瞪的掉出来了,墓道里除了那石层不断剥落的声音之外,剩下的只有我们那狂跳不止的心跳声!

  四壁上那些将士一个接着一个的抖动了起来,砰!手握长矛的那个将军直接就从壁画里走了出来,它浑身似乎还包裹在石层里,然后那将军就在我们眼前抖动了起来,包裹住它身体的石层一块接着一块的剥落下来,很快就露出了里面青铜色的盔甲,而那盔甲里面,哪里有什么肉体,有的只是一副燃烧着幽绿色火苗的骷髅罢了。

  砰砰!

  酷‘,匠3d网,首U发Mw

  重物落地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一排接着一排的原本是壁画里的士兵从石壁里跳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了墓道里,毫无例外这些士兵的眼眶都燃烧着幽绿色的火苗,而且那铠甲下面没有肉体,有的只是一具具骷髅。

  “擅闯地宫者!杀无赦!”领头的那个骷髅将军高举起手里的长矛,能看见所有的牙齿的嘴巴大张了开来,发出了一声雷霆怒吼。

  “杀!”骷髅将军身后那一群骷髅士兵后退了一步,右脚向前踏出一步,手里的长戈全部对准了我们。

  石壁里的将士竟然会跑出来,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包括专业的倒斗人麻老五他们也被眼前怪异的情况给惊呆了。

  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那一群骷髅士兵就朝我们冲了上来,刷!它们手里的长戈闪烁着寒芒,锋利的可怕,刺出来似乎都能把空气给刺爆了!

  “你大爷的!”我回过神来怒骂了一句,急忙闪身,那长戈直接擦着我的衣服就刺了过去,衣服上立马多出了一个整整齐齐的切口,吓得我后背完全被冷汗打湿透了。

  “啊!”

  还没等我喘口气,一旁的箫沫沫的捂着耳朵蹲在地上失声尖叫了起来,一个骷髅兵一长戈就朝箫沫沫的脑袋刺了过去。

  箫沫沫就在我身边,我不可能不管她,一个箭步踏过去,我一把就抓住了那根朝箫沫沫刺过去的长戈,瞬间我的手掌心就被划破了,鲜血顺着那长戈滴落到了地上。

  那骷髅兵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音节,身形往后一退,就像抽走长戈,我一咬牙,脚尖一点地面,一个鞭腿就朝骷髅兵踢了过去。

  当我的脚掌结结实实的落在那骷髅兵身上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那骷髅兵实在是太硬了,硬的就像是一块石头,我一脚踢上去,那骷髅兵屁事没有,我却疼的要命。

  另一边,麻老五、小九和麻老六三个人被那骷髅兵给团团的围住了,他们手里死死地握着刀子,只是那对付妖魔鬼怪的刀子如今却显得鸡肋了,因为他们一刀刺进那骷髅兵的胸膛里,根本伤害不到骷髅兵分毫。

  就在我愣神的瞬间,那骷髅兵一脚就踢在了我胸膛上,砰!巨大的力道像是潮水一般朝我胸膛上宣泄了开来,我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直接就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撞在了那石壁上。

  我摔倒地上,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踢碎了,体内一阵接着一阵的翻疼,脸色也是瞬间变得煞白了起来,还没等我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两个骷髅兵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举起手里的长戈就朝我刺了下来!

  寒芒在我眼睛里涌动,那股肃杀之气距离我越来越近!

  “吾请都天大雷公,五雷咒!敕!”

  就在这个时候,殷玲的娇呵声骤然响起,五道拇指粗细的闪电朝两个骷髅兵激射了过来,砰!两个骷髅兵被打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身上的青铜铠甲变成了随便,浑身的骨骼也是散落了一地。

  “快!用符咒打散它们!”殷玲回头朝我大吼了一声,转身一个掌心雷就朝一个骷髅兵打了过去,砰!又是一个骷髅兵被打成了一堆烂骨头!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胸口说不出的刺痛,要是肉搏的话,面对这群骷髅兵,恐怕我们谁都不是对手,既然用符咒把它们打散就行,那老子还怕啥!

  “你大爷!老子来报仇了!”我大吼一声,掏出六丁六甲诛邪符就冲了上去!

  “敕!”

  咒语落下,诛邪符爆出一阵璀璨的光芒,一个骷髅兵被打成了一堆烂骨头,没几下那三十多个骷髅兵就全被我们用符咒打成了一堆烂骨头,墓道地上放眼望去全是燃烧着幽绿色火苗的累累白骨。

  “剑哥,这些玩意那么弱,也好意思号称万千阴兵吗?”

  我的话音才刚刚一落下,墓道里那满地的累累白骨竟然开始蠕动了起来,你能想象一堆烂骨头在你面前蠕动是个什么样骇人的场景吗?

  很快地面上那些烂骨头又拼凑成了一具具完整的骷髅兵,它们弯腰从地上捡起长戈,排成了一个方阵,那个手握长矛的骷髅将军忽然仰天发出一声奇怪的音节,整个墓道再一次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砰!

  一声巨响,墓道里激起了一阵灰尘,一匹骷髅马从石壁里冲了出来,那骷髅将军翻身上马,手里的长矛一扬,暴呵一声:“杀!”率先就朝我们冲了上来,身后那一堆骷髅兵也是紧跟其后,朝我们发起了第二次冲锋。

  “快按原路退出去,这古墓太奇怪了!”殷剑朝我们大吼了一声,带着我们转身就朝原路狂奔了起来,身后那一大群骷髅兵穷追不舍。

  肉搏根本打不赢那骷髅兵,就算是用符咒把它们打成碎块,很快它们又会重组起来,我们的力气和符咒会有被耗尽的一刻,但是这些骷髅兵却是不死不灭,完全就像是战斗机器。

  昏暗的墓道里,根本看不清方向,我们只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狂奔着,地面上坑坑洼洼的,跑着跑着,昏暗中我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头,然后那石头立马就缩进了地里。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退步,脚下的石板立马就塌陷了下去,我整个人急速朝下坠落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空翼0号说:

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