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头好痛。”

  林浩南紧紧皱起眉头,双手捂着两边的太阳穴。

  身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这是……

  “浩南,你终于醒了!”

  林浩南睁开双眼,就看到流萤那关怀和喜悦交织在一起的眼睛。

  “你是……流萤?你怎么这么……”

  略微停顿了一下,林浩南猛然转头看向四周。视线环绕房间一圈之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话。

  看着脸上突然流露出失落表情的林浩南,流萤急忙询问道:“浩南,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没,没什么。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么?”

  说完之后,林浩南闭上双眼。

  “浩南,我……”

  林母把手搭在流萤的肩膀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浩南,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林母说完,拉着流萤朝着房门处走去。

  陈媛媛看了看床铺上的林浩南,这才和维多利一起离开房间。

  房间中只剩下林浩南一个人。

  缓缓地睁开双眼,林浩南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平静。他终于知道自己被封印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了。没有想到自己小时候竟然真的和陈媛媛有婚约。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

  对于这个问题,林浩南很是苦恼。他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顺其自然吧。”

  轻轻地呢喃一句,林浩南闭上双眼,安安静静的睡去。

  在此之后,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林浩南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当中。上课、放学、社团活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

  …酷“匠,网w唯Z一Z,正{0版,dW其C!他hL都是q}盗!)版

  学生会也承认了咖啡研究会的存在。

  “好热啊。”

  虽然是咖啡研究会,不过,这一次的社团活动竟然是打羽毛球。这样的社团活动自然是流萤提出来的。而林浩南身为会长也投了赞成票。毕竟每天都喝咖啡,这对于大家的身体并不好,再说了,咖啡的价格可不便宜,大家还没有能够富裕到能够把咖啡当水喝。

  林浩南把球拍放在脚边,伸手进入身旁的背包中抓取毛巾擦汗。

  “嘿嘿嘿,这么一下下就不行了么?我还以为你会非常的持久的呢。”

  维多利挥舞着手中的球拍,得意洋洋地站在林浩南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已经是气喘吁吁的林浩南。

  “你看看马天豪,那样才是真男人。”

  顺着维多利的球拍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林浩南看到马天豪正在一个人和陈媛媛还有流萤两个人对打。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对打,对于马天豪来说不公平。不过,林浩南却是知道,不公平的一方却是陈媛媛还有流萤两个人。

  因为这两个人之间的配合,不,应该说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配合,而是在给对方捣乱。

  陈媛媛和流萤左右分开站,不论羽毛球落在哪一方,她们都会尽全力挥拍。这样一来就会被另一方造成一定的阻碍。

  “是是是。”林浩南点点头,说道,“我不是真男人,我只不过是一个男孩罢了。”

  “男孩么?”维多利蹲下身子,双眼死死地盯着林浩南,一字一顿地说道,“要不要我把你变成男人?”

  说完之后,她伸出舌头在嘴唇上环绕一圈。

  对于维多利的这个举动,林浩南只能是翻着白眼,没有理会。真心不知道为什么维多利能够学会小风那些变.态的话语,并且青出于蓝而青于蓝。

  从背包中取出毛巾,林浩南却是呆愣住了。因为他看到,手中那软绵绵的东西并不是毛巾,而是有着蓝白条纹的小裤裤!

  没有丝毫犹豫,林浩南急忙把小裤裤塞回到背包当中。

  他转头看向同样在一旁休息的宋柳儿,询问道:“你刚才看到了么?”

  “嗯?”宋柳儿愣了一下,歪着脑袋,双眼眨了眨,反问道,“看到什么?”

  “没,没什么。”

  “哦。”

  宋柳儿耸耸肩膀,继续看向陈媛媛和流萤。吸引她注意力的不是两个人的球技,而是两个人相互捣乱的火药味。

  或许女孩天生就喜欢八卦,不论多么狗血,只要是八卦就行。

  林浩南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看来目击者只有维多利一个人。

  维多利很是认真地看了看林浩南,缓缓地说道:“浩南,你知道你刚才拿在手里的那个东西是谁的么?”

  “不知道。”

  “那是我的。”

  听到维多利这么一说,林浩南愣住了。他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不过,很奇怪啊。那是我昨天刚刚换下来,现在应该是清洗了晾在衣架上的啊。怎么会跑到你的背包里面去了呢?”

  说到这里,维多利探过身子,近距离地盯着林浩南。

  “浩南,你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么?”

  “这个……我,我不知道。”林浩南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那强有力的跳动,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胸腔,几乎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哦。原来你不知道啊。”

  维多利的脸上流露出遗憾的神情。她拉开和林浩南的距离,同时眉头紧紧皱起。

  “没有道理的啊。为什么你要偷一件洗过的小裤裤呢?你不是应该偷一件没有洗过的么?这样才会有味道停留在上面啊。”

  听到维多利这么一说,林浩南的额头上满是黑线。

  原来自己在维多利的心中就是如此不堪的人么!开什么玩笑,自己为什么要偷小裤裤,对于那有着氨水味道的衣物,自己才不会有兴趣呢!要是可以选择的话,也是偷贴身衣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