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他出来之前,王赢经过了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牢房,看见了猫猫的父亲,他还是再这里,但是王赢知道,他也要被执行枪决了,王赢站在那里的时候,与猫猫的父亲,两个人相互对视,周围的狱警这个时候对王赢也是客气了不少。

  王赢直接跪在了牢房外面,看着房间里面的猫猫的父亲,上去“咣,咣,咣!”的磕了三个响头,王赢这个人,向来是一码事是一码事,猫猫的父亲救了自己的命,而且关键时刻,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没有让自己崩溃的最主要的原因的,扛过来了,自由了,号子里面的所有人,看着王赢的眼神都有些忌惮,因为这个时候的王赢。

  虽然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弱不禁风,但是整个人的气势与眼神,已经不一样了,整个人也变了,而且,他要离开监狱了,他冲着猫猫的父亲开口“我会找到她,报答她的”

  猫猫的父亲这个时候冲着王赢笑了起来,冲着他伸出来了大拇指,也走了过来“希望你涅磐重生,这封信,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帮我递给他,这是我给她的绝笔……”

  王赢没有在说话,眼神之中,透漏着坚毅,扛过来了,终于扛过来了,现在对于王赢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是他承受不了,接受不了的了,他嘴角终于挂上了笑容。

  那抹自信的笑容,霸气的笑容,连带着眼神当中透漏着那股子凶残凶狠的坚毅劲儿,看的号子里面的所有人都沉默了,甚至连边上的狱警都有些诧异了……

  王赢是被办的保外就医的手续,当万孝辉王璐佳一行人看见王赢的时候,也都明显的感受到了王赢整个人发生的变化,这也是王赢进了监狱之后,第一次和自己的朋友看见,他一边咳嗽,一边抬头仰望天空。

  感受着这太阳刺眼的光芒,他看着正前方,万孝辉王璐佳一行人,张启鹏和张昕雨也来了,杯子和梅志康两个人还在古城监狱里面服刑,现在来的这几个人,就是王赢现在还有的一切了,张启鹏和张昕雨这一对儿兄妹,对于王赢,也是真的忠心,但是看见自己的哥哥出来以后,变成了这个样子,身体甚至像是一具干尸一样。

  走路的时候驼着背,时不时的咳嗽两声,皮肤黝黑的吓人,心里面也都能想到,王赢这一年的生活,到底是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和之前那个阳光气息十足的帅哥小白脸,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万孝辉一行人就在原地站着,王赢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们的边上,他上下打量着这些人,随即皱了皱眉头,脸色显得很是深沉,声音沙哑,尤其是王赢的眼神,再也看不到当初的那种真诚天真,更多的是凌厉的凶残“彬彬呢?”

  他终于还是提到了这句话,周围的人瞬间都沉默了,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哀伤,万孝辉的手上拿着曹彬彬生前带着的那条他全部身家的金项链,上面还挂着那块宝玉,他从边上拿出来手机,手机里面还是带着墨镜的曹彬彬,手上拿着金链子。

  王赢是什么人,就看着这些人的表情,他心里面一惊,随即,他的眼圈当即就红了,他的目光看向了万孝辉手上拿着的电话,曹彬彬,是王赢再八角胡同认识的一个兄弟,当粗要不是曹彬彬把自己带进来,自己也走不到现在,他对彬彬哥的感情,很深。

  手机里面的视频,是曹彬彬临死的时候那一段话,看着虚弱的曹彬彬,王赢心如刀割,尤其是曹彬彬最后的那个动作,带着墨镜,挂着笑容“来,来,叫声哥!”

  他拍了拍万孝辉的肩膀,泪水直接流了出来。“四哥,带我去看看我哥哥,看看伟大的,八角胡同彬彬哥。”王赢最后这一句话,几乎是戳中了所有人的泪点。

  王赢上了边上的一辆GL8商务车,他自己佝偻着身体,虽然看起来精神萎靡,猥琐。

  但是他的那双眼睛,确一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深邃,幽怨,哀伤,张启鹏靠在边上“几乎是再你刚进去之后,杯子和梅志康两个人也中了宁孩的计,也全都被抓起来了,我们身边一下就变得很空虚了,恰好那个时候,一个叫豆子的出现了.....”

  张启鹏从头到脚,没有任何隐瞒的,把王赢入狱之后,发生的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全都和王赢说了,包括王赢一直认为是宁孩和王璐佳的父亲操手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是高鑫和张超两个人操手的事情,最后救王赢的,还是王璐佳的父亲,当然了,王赢并不知道高鑫那么多的背景,关于伟哥和刘敏两个人的事情,他们也都说了,从头到脚,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全都告诉了王赢,王赢一直很安静的倾听,从头到脚,一个字没有说,那漆黑的深邃的眼神,看着让所有人都绝对很压抑,很不舒服。

  终于还是到了八角墓园,王赢下车的时候,差点晕过去,天气很热,已经进入了七月的天,他穿着一身短袖,外面能漏出来的地方,到处都是可以看见的伤痕,他一步一步的进了墓园,这一路上他是多么的希望能有奇迹诞生,但是到了最后,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他走到了曹彬彬的墓碑前面,看着伟大的八角胡同彬彬哥的墓碑。

  {V酷匠R网B5唯z一R正?版,6s其I他~都√@是)y盗版

  王赢直接瘫软的倒在了地上,他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曹彬彬的墓碑,抱着墓碑,就像是抱着曹彬彬一样“哥哥,弟弟来了,对不起,这么晚才来。”

  王赢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看起来都很诡异,诡异的有些吓人,他抱着这个墓碑,没有人们预想之中的哭泣,也没有预想之中的哀伤,王赢就这么抱着曹彬彬的墓碑,抱了足足好几个小时,边上的人全都很安静的看着,没有人去打扰他。

  王赢抱着墓碑,好像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第一次看见曹彬彬的时候的样子。

  “你去八角胡同打听打听,谁不认识伟大的八角胡同彬彬哥,给面子的喊声彬彬哥,不给面子的,喊声彬哥……”曹彬彬是王赢再古城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再王赢心目中最好的兄弟,尽管他嘚瑟的比一比,不靠谱,成天败家,可是王赢一直纵容他。

  这就是兄弟感情,不是金钱能够比拟的,正在王赢抱着墓碑的时候,边上几个身影过来了,万孝辉一行人抬头,看见了雪橇三傻,金士奇站在最前面,金斯加和金萨摩跟在他的身后,三个人走到了王赢的边上,哥三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彬彬哥的事情,哥三也都释怀了,从彬彬哥离开,这哥三,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墓园。

  金士奇看见王赢的时候,也是被他现在的样子给震惊了,直到和王赢两个人对视的时候,他甚至有些背脊发凉,他摇了摇头,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王赢的边上。

  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文件袋“银子哥,这是彬彬哥很早之前给我们的,这些都是彬彬哥这么长时间攒的,你进去以后,他没少挪用公款,买了好多好多的不动产,别人都以为他是给自己买的,其实这些房产的名字都是我们哥三的,他自己的名下什么都没有,我们以前天天和彬彬哥在一起,彬彬哥说了,人这一辈子,没有谁是顺风顺水,能一直勇往直前的,所有人都是有一个时间段儿顺,一个时间段背儿,现在咱们顺了,有钱,所以他就多弄点钱,他说他也不是咒你,就是觉得,万一哪天你有点什么事情了,到时候最起码不至于什么都没有,再白手起家,他说他体验过这种感觉,他私下里面藏了不少房子,他那会和我们说,银子从号子里面出来了,知道这些顶多骂他一顿,他无所谓,反正被骂习惯了,但是如果以后银子遇难了,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这些东西就都卖了,把钱给你,就算不能再次的辉煌,最起码肯定是衣食无忧了。”

  “你再这个社会上生活,总是需要钱的,彬彬哥那个时候还在和我们说,大家移民到日本,去搞日本女人,买一个大宅子,在养点狗,他说了好多好多未来的事情,但是彬彬哥算来算去,没有把自己算进去,现在他不在了,我们把这些交给你。”

  金士奇从边上眼圈又红了“我们算是替他完成了他的心愿了,哦,对了,前些日子,伟哥来这里了,他和他媳妇一起来的,他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对你有用。”

  金士奇顺手又递给了王赢一个很小的收音机,这收音机的款式已经很老了,上面还有一个耳机,王赢带上了耳机,打开了收音机,这里面的内容,不是别的,正是高鑫当初和王璐佳父亲所有的聊天内容,王赢听完了这些,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把收音机收了起来,他再次的抱住了墓碑,就这样抱了很久很久,看着太阳渐渐落山了。

  王赢从边上起身,转头看着身后的雪橇三傻“你们以后跟着我吧,咱们一起。”

  金士奇一听这个,连忙摇头“还是不要了,你到时候肯定会受不了我们三个的,我们”

  “受得了,咱们是兄弟,没问题的。”王赢顺手抓住了金士奇的手,随即又抓住了金萨摩的,最后把两只手,搭在了金斯加的手上,这一下,雪橇三傻也不吭声了…

  这一发送给六扇门新来的三位新同学,支军,三当家☞Lin,刘少。欢迎你们来到团结友爱的六扇门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