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我也是有年头没有看见你了,上次看见你的时候,你还和杯子在一起,我和杨凯明一起,我记着咱们四个喝酒聊天,一直聊得挺开心的,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想找机会去找你,这一直就没有机会,这次也是真的巧了,你什么时候来的,四哥,你也不和我打声招呼,我好招待招待你啊,结果还让你找我,真是的,对了,你咋知道我现在再W市的啊?是听帝王说的?还是听杯子说的?”阿帆笑呵呵的开口“你看你,我说咱们俩去别的地方吧,你还不去,非挑这么个小地方,多寒酸啊!”

  “就是听一个朋友说的,咱们俩也不是什么外人,你看你,挑着那些热闹的地方我不喜欢,现在我喜欢清净点,这样挺好,就咱们两个人,咱们好好的叙叙旧,哈哈!”

  万孝辉这一笑,阿帆从边上也笑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牛二“来,四哥,敬你!我也是好久没有从这样的地方吃饭喝酒过了,说实话,真的很怀念的,四哥,明天我带你好好的潇洒一下,给弟弟个机会,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万孝辉顺手把杯子举起来,和阿帆两个人,一饮而尽,其实万孝辉和阿帆不是很熟悉,但是两个人很早以前就见过面,那会万孝辉和杯子在一起,帝王带着阿帆,几个人在一起喝过两次酒,别的交流,从来没有过,万孝辉也不太习惯这种场面话。

  “我们一会儿就走了,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基本上想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还有点事,一会儿处理完了,就可以离开了,毕竟家里面那边还有很多烂摊子要收拾。”

  “怎么这么着急就走了,真是的,别走,别走!”阿帆从边上又客气了起来“晚几天,和你的朋友们说说,明天我好好安排一下大家,四哥,你看你这事,来都来了。”

  “不用安排了,这有啥安排的。”万孝辉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嘴角挂着笑容“帆哥,咱们两个就别客气了,我万孝辉也是一个粗性子的人,这削面就挺好吃,咱们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来,来!”万孝辉一边说,一边与阿帆又干了一杯。

  阿帆也是看出来了,万孝辉是真的不想和自己再聚了,索性也就没有再提,两个人又开始喝酒聊天,削面上的是真的有点慢了,俩人扯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聊着聊着,万孝辉突然之间抬头看了眼阿帆“阿帆,你体验过那种,失去最好的朋友的感觉吗?”

  阿帆顿了一下,上下看着万孝辉“四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就是那种感觉,失去自己一个特别特别好的朋友,就像是失去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的感觉,我看你这个表情,就感觉出来了,你肯定没有体会到过。”

  万孝辉从边上撇了撇嘴,两手一摊“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每每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面还是觉得不舒服,我刚才不是和你说,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呢么,做完了就要回去了,我就是来做这件事情的。”

  阿帆也是社会人,听着万孝辉这么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四哥,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我有个挺好的兄弟,叫曹彬彬,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万孝辉这话一说完,那边的阿帆脸色当即就变了,他下意识的伸手就要掏枪。

  但是万孝辉怎么会允许他掏枪,上去一耗他的脖颈,用力往桌子上面一按“咣!”的就是一声,随即万孝辉另一只手上,枪口已经举了起来,阿帆的脑袋被按在桌子上面,枪口顶着他的太阳穴,万孝辉的脸色变得平静,没有任何的表情。

  阿帆这一下从边上就有点慌了“四哥,咱们可都是一个集合的,要正经说,杯子和帝王两个人也是拜把子的兄弟,两个人情同手足,你现在做这样的事情,等于手足相残,四哥,冷静点,曹彬彬的事情,这是他自找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你别太冲动了!”

  阿帆明显的害怕了,他看着自己说完了,万孝辉从边上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一咬牙“我给帝王开了十多年的车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近,他把我也当亲弟弟一样看待,帝王是什么人你心里面最清楚了,四哥,咱们有事解决事,别把矛盾升级,别一冲动,到时候自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如果被帝王知道了!你就麻烦了!”

  阿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万孝辉就在一边听着,看着他说完了,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随即,他直接扣动了扳机“嘣!”的一声剧烈的枪响声音,鲜血溅了他整整一脸。

  阿帆的尸体倒在了桌子上面,鲜血顺着他的脑袋就往出流,削面馆的老板从里面连忙出来了,看见外面这个情况的时候“啊!”的一声大吼,整个人给吓的魂飞魄散的,转身就跑,房间里面就剩下了万孝辉一个人。

  万孝辉这个时候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张彬彬哥的照片,他把曹彬彬的照片摆放在了已经被他打死的阿帆的边上“彬彬,你四哥四哥的叫了这么久,平时啥也都想着你四哥,现在你走了,四哥连一张纸都没有给你烧过,就在墓碑前面鞠了几个躬,想一想,我还真有点对不起你,现在哥给你报仇了,他是直接凶手,那个李沙漠是间接凶手,现在不是对付李沙漠的时候,别着急,早晚你四哥把李沙漠也给你送下去。”

  “兄弟,一路走好!”万孝辉的眼圈红了,泪水顺着眼眶滑落,看着照片上面嘚瑟彬那夸张的笑容,神情,想着嘚瑟彬的点点滴滴,又把剩下的二锅头倒在了杯子里面。

  他冲着这张照片举杯“兄弟,来,干了!”说完之后,万孝辉一饮而尽,随即从边上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卢毅,刘荣杰,两个人再门口已经站住了,抽着烟,看见万孝辉的眼圈的时候,两个人也就都明白了“四哥,就等你了!”

  万孝辉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边上的两个人进了削面馆,从里面就开始收拾战场……

  M酷_匠@网f\正P》版2首o发m

  万孝辉开车到了W市的高速路口边上,他行驶到那里的时候,伟哥和刘敏两个人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只有他的几个下属再那边等着他,王璐佳也在那里。

  他停下车,脸上还有血迹,下车的时候,很是爷们的从边上拿起来矿泉水,给自己洗了洗脸,边的人都有些适应了,倒是王璐佳,从边上还是缓了好一会儿。

  “四哥,高鑫叔叔答应我了,他会尽快的处理王赢的事情的,咱们可以早点把他弄出来了,听说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赶紧把他弄出来吧,还有梅志康和杯子的事情,高叔叔也答应帮咱们运作一下,不过目前是先要运作王赢的事情。”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了,佳佳。”万孝辉咧了咧嘴,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周围空旷旷的,什么都没有了,狼王集团没有了,好像一瞬间,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还有周围几个跟着自己的心腹马仔,万孝辉叹了口气,心里面也是挺无奈的。

  “是我谢谢你才对,谢谢你答应我暂时不对李沙漠如何,为了保全我们的家族。”王璐佳冲着万孝辉笑了笑“四哥,能不能带着我一起走,我不想从这个城市呆着,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如果你在边上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一点怕都没有。”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万孝辉也是知道她受了不少苦,可是她现在要跟着自己,怎么想也是怎么别扭,王璐佳低下了头,显得有些哀伤“如果四哥不愿意就算了,没关系的,那我就回家了,四哥,你好好保重身体,没事干多回来看看我们!”

  王璐佳从边上拉住了万孝辉的手,她的小手冰凉,就是这一刻,本来刚才还在纠结的万孝辉,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拉住了王璐佳的手,很是爷们的直接就拉着她上了车,没有多久,卢毅和刘荣杰他们也开车回来了,两辆车,行驶离开……

  四个月之后,古城监狱的大门口,大门被缓缓的打开,王赢从监狱里面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他佝偻着身体,浑身上下消瘦,眼袋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身体瘦的就像是一个皮包骨,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一样,他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使劲的咳嗽了两声,从自己的胃里面,还咳嗽出来了鲜血,他上次被那个笼头刺了两个钉子之后,再医院住了就足足两个月,这两个月他的身体状况,还算是恢复了一些。

  也是真的命大,高鑫从上面收网的时候,收的及时,否则的话,王赢再回到号子里面以后,横竖是要完蛋的,也是因为上次那个笼头的事情,把监狱里面的事情搞得挺大,连人命都闹出来了,这一下上面的管理层也有些罩不住了,也不想这样一直下去了,这样挺好,双方一拍即合,不在针对王赢做什么事情,而且,他们还把王赢重新换回到了景帅他们的那个号子,景帅他们的那个号子还好,里面包括笼头也好,谁也好,也都是被万孝辉控制过的人,所以王赢再那个号子,呆了两个月,呆的还算清闲。

  不用受压迫了,每天做自己的事情,还是挺好的,和景帅两个人也是重归于好,景帅总会偷偷的给王赢弄一些营养品过来补补,但是毕竟这里是牢房,条件有限,王赢的身体已经透支的相当严重了,王璐佳跟着万孝辉来了古城,也真是好事,她一个女孩子,会时不时的去催一下高鑫,对于王璐佳,高鑫看着她也跟看着自己姑娘一样,也是格外的疼爱,所以只要上面没有什么明确的指令,高鑫一般都挺帮着王璐佳的。

  再监狱里面呆了整整一年,多少次的差点丢掉性命,还好,王赢终于抗过来了,再经过无数次的放手,放弃,自暴自弃之后,终于,他还是扛过来了,他去年这个夏天进去的,开始了自己的地狱生活,今年这个夏天出来的,整整十二个月。

  这一发TO向海森,木有,空白,欢迎你们来到团结友爱的六扇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