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那我现在就去安排,你等着看这两天的W市新闻吧,肯定是两个话题充斥,一个是小天堂关门倒闭,另一个,就是小天堂所有人员袭击王书记。”

  灰血从边上嘴角挂着笑容,这话一说完,边上的夏宏盛就转头,盯着灰血“你啥意思”

  “我能有啥意思啊,他孙琪展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原因,谁能值得他这么玩命,用想吗?只有王赢了,这个事情有意思啊,这是有人想坏咱们,这棋下的真深啊,现在可是随便一个稍微有点势力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小天堂是你的,你是幕后老板,孙琪展龙王三炮他们那一伙人,也都是为你服务的,现在这孙琪展这么一搞,那难免王书记会对你多心啊,这个事情真的有意思啊。”

  灰血这么一说,夏宏盛从边上顿时之间也冷静了不少,他盯着灰血沉默了片刻,脸上的怒意也没有了,从边上连忙开口“对,你说的没错,我太大意了,真的,关键时刻我有些太生气了,影响了自己的理智,这是有人再利用孙琪展,必须赶紧把这个人给查出来,先想办法找孙琪展,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龙王他们知道吗?”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知道孙琪展走之前,把小天堂的所有事情都给安排交代好了,就算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不在小天堂,小天堂也能运转的很好,那会龙王他们也都没有想孙琪展能干嘛去,谁知道这小子上来就跑王书记家里面去了,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就是要去了好好说,如果不能好好说,他就要来硬的了,这小疯子,不过这性格我是真喜欢,这脾气我是真欣赏啊,哈哈哈哈!”灰血从边上笑了。

  “你能不能闭嘴?”夏宏盛打断了他“有一个你我就够头痛了,现在又多出来了一个孙琪展,然后你们两个还成天整在一起腻估,操,我要去找太岁投诉了,给我换人!”

  夏宏盛从边上愤愤不平的叫骂了起来,一脸的郁闷,灰血无所谓的样子,直接离开了..古城监狱,又是赶上了难得的集体活动,老远的地方,两伙人又打起来了,准确点,不是两伙人打,是一群人打两个,至于那两个抵抗的人,不是别人,正式唐能挨和马能打,大批大批的狱警又过去拉架了,王赢自己蜷缩在角落,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个身影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看了眼王赢,冲着他笑了起来“你就是王赢吧?”

  王赢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认识这个男子,男子随即从边上就把一张字条扔给了王赢。

  王赢眯着眼,抬头看了眼这个男子,他顺手从边上就把字条打开了,字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现在狼王集团的所有高层名单,包括从事的职位,王赢一眼就看见了这职位表当中的豆子,他心里面一惊,狼王集团的内鬼居然再这里,但是面前这个人是谁?

  王赢一边说,一边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确实让很多狱友都想办法给自己传递消息出去了,但是绝对没有这个人啊,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呢。

  他正胡思乱想,还在琢磨是哪个狱友临时拖得朋友来了的时候呢,这个人冲着王赢笑了起来“别想了,是宁孩让我把这些给你的,说你自己费心费力的找人去找怪麻烦的,所以他直接给你了,还有,他让我告诉你,今天你们号子的笼头就回来了,让你自求多福,希望你能活着离开监狱,嗯,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些了,祝你幸福。”

  男子嘴角挂着笑容,连忙离开了,王赢盯着字条上面的一个一个的人名单,片刻之后,他直接躺在了地上,大字型的张开双臂,仰望天空,他太了解宁孩了,他现在居然把这份人名单给了自己,那就说明,他那边已经大势已定了,狼王集团完了。

  王赢心里面清楚的知道,这下是真的完了,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觉得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就这样躺着,躺了好一会儿,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很多,放弃吧,累了,真的累了,这是王赢脑子里面唯一的想法,刚好晚上笼头也要回来了。

  酷匠◎网首!:发T

  真的是太累了,其实他现在还能活着,完全就是靠在一口气再支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半年是怎么过来的,怎么一步一步扛下来的,王赢脑子里面想了很多很多,一瞬间,很多场景,很多回忆,历历在目,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小马哥,想到了很多很多人,想到了曹彬彬,想到了梅志康,想到了公司里面的那些人。

  他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如果就这样死掉了,那自己之前所承受的一切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他突然之间有些迷茫,这么长时间了,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活到现在,受了这么多委屈与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白白的这样承受了吗,他越想越不甘心,太阳光很毒,天气也在渐渐回暖。

  他从地上躺了好久好久,慢慢的睁开了眼,他坐起来,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腿,看着远方,思索了好久好久,随即,他起身,不远处,几个人躲在角落抽烟,王赢盯着那边的几个人,他径直走到了那边几个男子的身边,这几个人看了眼王赢。

  “哎呦,这不是王赢吗?好久不见了啊!”“最近再你的新家怎么样了?”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景帅几个人,他们和王赢一直也没有啥矛盾,也是说说笑的。

  景帅从边上看着王赢,发现王赢一直盯着自己看,他也有些不耐烦了“你看我干嘛?”

  王赢往边上挪了一步,还是盯着景帅,景帅知道王赢是想要和他借一步说话,他鄙视的看了王赢,但是发现王赢在边上没动,尤其是王赢那眼神,看得他自己很不舒服,经过了简单的思想斗争,景帅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一指王赢“别以为我和你说话了,你当初打我的事情,就可以过去了,我告诉你,咱们两个没完!”

  景帅一边说,一边走到了王赢的边上,王赢对于他,也是简单明了“今天晚上我们笼头就回来了,他回来会杀了我的,所以我需要武器。”王赢直接把手伸了出来。

  “我操,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是军火走私商吗?你要什么我有什么吗?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军火商,再这里也没有武器啊,操,真特么开玩乐!”

  王赢根本不想和景帅废话,他只是把自己的手伸到景帅的面前,他对于景帅也是有些了解了,不知道景帅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背景,但是总觉得,再监狱里面,景帅什么都能搞到,而且还是一直能搞到,王赢还是把手伸在景帅的面前,景帅这个人肯定是有些背景的,至少是有一个可以流通货物的渠道,光这个,也就奠定了景帅再这里面,不会很受欺负了,所以王赢从内心就相信,景帅一定还有家伙,就看怎么说服他了。景帅浑然不知眼前这个家伙再想什么,像是好兄弟一样的拍了拍王赢,苦口婆心。

  “要我说,兄弟,至少咱们两个还有一些美好的曾经,做兄弟的给你个忠告,你就别勉强挣扎了,这么多人都想你死,你还活着干吗?累不累?天天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又是屎啊又是尿啊,一般人不能承受的东西,你都承受了,你自己去照照镜子,你看看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一副高富帅的样子,那精神劲儿,那气头,你再你现在,说屌丝都夸你,简直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死了吧!大兄弟!”

  景帅这话说的也是荡气回肠,边上的几个人,居然还一齐下意识的点头表示同意。

  “你就这么做兄弟的?劝你兄弟去死?”王赢这话一说完,景帅顿了一下,觉得王赢好像说的还是有点道理,不过他连忙从边上开口“你当初揍我的时候怎么不提兄弟!”

  王赢也是懒得和他理论,就盯着他,然后伸出来自己的手,看着景帅看了好一会儿,景帅被王赢看的有些脑袋发麻,也是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先是把自己嘴里面叼着的烟,递给了王赢,随即先是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然后连忙弯腰,从自己的鞋子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被密封着的,手掌大小的刀片,他鬼鬼祟祟的看着周围,随即把刀片往地上一扔,自己转身带着身边的几个人就离开了,王赢弯腰,把地上的刀片捡了起来,他的眼神变得很浑浊,一瞬间,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

  刚好唐奔这个时候又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是从人群当中爬出来的,马小七倒是被狱警给按住了,唐奔气喘吁吁的,鼻青脸肿,到了王赢边上,也是看着王赢抽烟,他想借个火儿,他手上也有一支烟,到了王赢边上“哥们,借给我用下火!”

  王赢把自己嘴里面的烟递给了唐奔,唐奔把烟点着,使劲抽了两口,一脸的无奈,往地上吐了一口,都是血水,那一脸的郁闷“他妈隔壁的,到底他妈谁叫王赢?”

  “你叫我干嘛?”王赢从边上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唐奔转头,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皮肤黝黑,骨瘦如柴,浑身上下都是青肿痕迹,脸蛋子也肿着的男子。

  “能不能别添乱?你长的还没有我的屁股好看,我能丑成你这样吗?真是的,真他妈的和他张一样,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操,不对,是他和我长得一样!妈个比!”唐奔从边上又叫骂了起来,根本不理会边上的王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