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王赢,我想您应该肯定是认识的吧?”孙琪展双手抱拳“希望您大人有大量,我兄弟也是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愿意用任何形式来弥补他的错误。”

  他说到这,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白纸,又拿出来一支笔,他顺手就从上面写下了一个数字,把这张纸放到了王璐佳父亲的面前。

  谁知道王璐佳的父亲,看都没有看一眼,根本就没有想要和孙琪展交流的意思“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违法的,是贿赂国家公职人员,我随时可以报警抓你?”

  “我自然是知道了,但是我是来表示歉意的,并不是要贿赂您,我兄弟再里面已经呆了半年多了,如果这样一直下去,他的命都保不住了,还是麻烦您高抬贵手。”

  王璐佳的父亲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随即冲着孙琪展开口“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孙琪展一听这个,从边上点了点头“那就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王书记,您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面逼啊。”孙琪展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王璐佳的父亲依旧一言不发,就盯着这边的孙琪展看“还有事情吗,没事情的话,您可以离开的了,我就不追究你私闯民宅的责任过失了。”

  “没得谈了。”孙琪展重复了一句“王赢和王璐佳的事情,其实也不能都怪王赢,最早也是王璐佳自己送上门的,可能我说话不好听,你自己女儿往人家怀里送,更何况,王赢还救过她的命,就算两个人最后没有能走到一起去,那差不多教训一下也就行了,也不用这样把人往死了整,你说是不是啊?”孙琪展明显的有些着急了。

  “你放屁!”王璐佳的父亲直接就急眼了,他冲着孙琪展破口大骂“我女儿结婚这么多年了,全W市的人都知道她只有一个丈夫叫李沙漠,王赢是什么人,我女儿凭什么往他身上贴,你以为你是谁,敢从这里和我这样说话,他以为他又是谁?”

  显然,王璐佳的父亲也是真的生气了,孙琪展心里面一琢磨,瞬间也就明白了,这是说自己女儿出轨的事情,脸上肯定不好听,更别提他们家这特殊的关系背景了,和他这样一个陌生人,不承认也是正常的“承认不承认的,老天爷自有公道。”

  孙琪展抬手指了指头顶“我听着您的这个意思来看,那就是真的不打算高抬贵手了?”

  “你真莫名其妙,来了以后先是骗我,然后再诋毁我的女儿,现在让我高抬贵手?我抬不了,你已经彻底激怒我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马上离开,要么,我告你私闯民宅,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收拾你,你信吗?别管你是谁。”

  \酷#匠d0网Sh唯一正版,Nf其09他Q都是…盗1版@

  “是,我懂,您是谁啊,位高权重,我是谁,就是一个小混混,但是小混混也有朋友,你让狗咬了你也疼,是不是?我现在就是一条狗,没看么,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孙琪展老毛病又犯了,那股子凶狠的社会劲儿又上来了,他眯着眼,又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从兜里面就掏出来了一把匕首,把匕首放在了桌子上面。

  “我孙琪展这一辈子啥都没有,就剩下两口气了,一口是骨气,一口是义气,骨气是不管你多牛逼,多厉害,再我孙琪展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义气,那就是我兄弟出啥事,我都得管,两个肩膀架一个脑袋,大家都是飘着来的,谁也吓唬不着谁,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我们错了,我来认错,但是你抓着不放,那就是把我们往思路上面逼,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性命都能豁出去了,那他的对手身后的所有背景,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是不是?王,书,记?”孙琪展的言语之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王璐佳的父亲这个时候眉头一皱,盯着孙琪展,突然之间,猛的一拍桌子“你算哪根葱!他妈的敢威胁我?”他一下就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孙琪展一咬牙,往边上吐了一口“去尼玛的,狗急了还跳墙呢!”说完之后,他一下就站了起来,刚一起身,顺手一把刚要抓桌子上面的匕首,这个时候,房间里面的大门“咣!”的一声就被踹开了,里面瞬间冲出来了两个男子,手上拿着枪就对准了孙琪展“不许动!不许动!”这两个人一身打扮就知道是特警。

  孙琪展一蒙,这个时候再去抓刀,那就是明显的自己找死了,被打死了都是活该,同一时间,门口的大门一下就被人推开了,好几个警察也冲进来了,荷枪实弹的,枪口对着孙琪展“不许动!”孙琪展抬头的时候,看见楼上也有特警冲进来了,把枪口对准了他,楼上楼下的,已经全方位都封死了,孙琪展哪里知道,从他刚进来的时候,那一刻起,王璐佳的母亲就从自己的男人眼中看到了不寻常,所以吃饭的时候,还特意的进行了一些原先两个人,所有人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是实际上却很不正常的交流。

  通过这些交流,她就已经知道了,孙琪展不是他的司机了,而且,现在很危险,所以她很镇定,故意的保证什么事情都没有,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她也没有想到,现在的贼人胆子这么大,敢直接尾随进家门,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和自己的老公故意的稳住了孙琪展,然后装作很懂事的样子,离开房间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忙就打通了报警电话,这是什么人家,是市委书记家里面,居然有人敢从这里闹事。

  刚才王璐佳的父亲和孙琪展两个人从沙发上交流的时候,特警就已经悄悄的赶到了,把整个楼层围堵了一个水泄不通,然后王璐佳的母亲从楼上,把防盗栏打开,把窗户打开,把特警都引进来,孙琪展也是太不理智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他这一下没有动手也是正确的,好几个特警过来上来粗暴的就把孙琪展给按到了,王璐佳的父亲就在边上看着,孙琪展这一下也不反抗了,凶狠的眼神,一直盯着王璐佳的父亲看,就是这个眼神,看的王璐佳父亲自己心里面多有些不舒服了。

  尤其是最后,孙琪展嘴角闪过的那一抹笑容,这笑容冷酷无情,甚至有些狰狞的穷凶极恶,王璐佳的父亲心里面竟然产生了一丝的担忧,很快,一个特警上来就给孙琪展把头套给套上了,压着孙琪展就下楼了,楼下面已经停着满满的警车了,这个时候才都响起来警笛的声音,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孙琪展被押上了车子,周围的带队的局长也过来和王璐佳的父亲交流,好是一阵寒暄。

  所有的警察都离开之后,王璐佳的父亲回到了房间里面,看着自己的妻子,发现自己的妻子脸色这才放松了不少,她坐在房间里面,看着自己的男人,一脸的愁眉不展,她赶忙走了过去“行了,行了,没事了就好了,真是吓人,老王,你这是什么时候得罪的人啊,一看这小平头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怎么现在这些人都是这么胆大包天。”

  “我刚才听人李局长说过了,这个小子叫孙琪展,是小天堂的名义老板,但是小天堂不是他的,是夏宏盛的,他今天的行为肯定是个人行为,要是夏宏盛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允许他这么干的,这小子之前再监狱里面呆过几年,属于那种社会小混混的类型,但是听说,在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但是我和他们没有过任何的交集啊。”

  说到这的时候,王璐佳的父亲摸着自己的脑袋“可是刚才他嘴里面一直说的那个王赢是谁?你听过这么一个人吗?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谁叫王赢?”

  “我怎么知道谁叫王赢?我也没有听过这个人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王璐佳的父亲沉默了,眉头紧锁,显然,刚才孙琪展的那个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他一边思考,一边还在自言自语“王赢,王赢,到底这个人,又是谁呢?”

  “别管是谁了,先把他收拾了就是了,这样的人不能放出来,这次是运气好,他警惕心小,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觉得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王璐佳的父亲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去处理这个事情了,可大可小…”

  孙琪展现在浑然不知,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从孙琪展被抓走后,不到二十分钟,夏宏盛和灰血两个人,就已经得到了孙琪展被警察抓走的事情了。

  “废物!”夏宏盛一声愤怒的大吼,从边上举起来了凳子,冲着自己家的窗户就砸了上去“咣!咔嚓!”的就是一声,凳子砸碎了玻璃“他他妈这么大的人了,到底还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大脑!给我滚蛋!立马让他给我滚蛋!再也不允许他经营小天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