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曹彬彬这一辈子,其实我心里面清楚,我除了会花钱,会败家,会惹祸,别的什么都不会,这么多年,都是银子给我擦屁股,佳佳,我求你了,你答应我,你一定要救银子,银子知道错了,他在监狱里面的生活不好过,那是我弟弟,我知道我自己就是一个废物,但是就算是一个废物,他也有自己的情感,也有自己的想法,你答应我,好吗?我求求你了,你别在怪我弟弟了,他要死在监狱里面了!我曹彬彬这一辈子,就这么几个兄弟!好吗?”曹彬彬说到这的时候,抓住了边上的王璐佳的手。

  王璐佳使劲的点头“你别激动,你别激动,我一定答应你,彬彬哥,你没事的,我们马上就去医院,我们去医院,你要抗住了啊!”

  “行,你能答应我,我就满足了,我就死而无憾了。”曹彬彬整个人越来越虚弱,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抬头,看着对面的刘敏“嫂子,麻烦,麻烦你个事,我,我这三个傻兄弟,你,你帮我交给银子,告诉银子,这也是我弟弟,他也是我弟弟,彬彬哥以后不能照顾他们了,让他给我照顾好我这几个兄弟,这是我唯一的遗憾了。”

  “王璐佳,你记着啊,你是曹彬彬豁出来性命救出来的,现在你不光欠我弟弟一条性命,你也欠我曹彬彬一条命,我不用你还,你只要把我弟弟放出来就行,如果你骗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曹彬彬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刘敏“敏姐,你说我曹彬彬今天晚上的事情,干的漂亮不漂亮?是不是特别有型!”

  刘敏使劲的点头,她也哭了起来“对不起,彬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怪你的,我”

  “没事,你说的对,我本来就是一个废物,可是我现在想要看一眼我弟弟,我不想临死都看不见他一眼,银子啊,哥哥能帮你的就是这么多了,妈的,老子是八角胡同彬彬哥,给面子的,都得叫我声彬彬哥,不给面子的,也得叫我声彬哥,你去八角胡同打听打听,谁不认识你彬彬哥。”曹彬彬越来越虚弱了。

  他看着对面的刘敏“敏姐,我这个姿势够不够帅,给我来张照片,发给我弟弟,告诉他,我没有把他的公司给弄丢,从他进监狱那一天开始,我就是最想把他救出来的那个人,现在,我做到了,来,给我拍个照。”曹彬彬一边说,一边用力,把自己的金项链扯了下来“这是我的全部身家,把,把这个,给,给我弟弟。”

  曹彬彬这个时候从自己的兜里面摸出来了电话“给,给我录像,我和他说句话。”

  刘敏哭着拿起来了手机,按住了录像的功能,曹彬彬摸着自己的脸,看了眼边上,顺手拿起来了墨镜,他带上了墨镜,拿着手上的金链子。

  “银子,这么多年的兄弟,哥哥歇息你对我的照顾,现在我累了,我要走了,以后没有人拖累公司,没有人给你找麻烦了,这一下你肯定安声多了,我这三个傻兄弟,就交给你了,别嫌弃他们麻烦,希望你好好对待他们,这,这,这项链,我,我,我带了这么多年了,你,你,你收好他,银子,哥就是想你了,你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个结尾呢,银子,你,你,你看哥,哥的这个造型帅不?来,叫,叫声哥!”

  曹彬彬满手的鲜血,带着墨镜,把手放到了自己的下巴上面“兄弟,挺晚了,我先睡了,我的好兄弟,再,见。”曹彬彬的手从下巴处滑落,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呼吸。

  “曹彬彬!!”刘敏从边上大吼了一声,王璐佳直接就扑到了他的身上,边上的雪橇三傻“啊!”的叫吼了起来,伟大的八角胡同彬彬哥,嘴角挂着笑容,再也没有了呼吸,车上面的所有人都疯狂的叫吼了起来,刘敏抓住了自己的脑袋。

  金士奇“咣”的一声,用自己的脑袋就撞碎了边上的玻璃“彬哥!!”所有人都叫吼了起来,王璐佳整个人直接晕厥了过去,刘敏使劲的摇头,这个时候,GL8的大门被拉开了,伟哥出现了,他看着车上面的曹彬彬,眼圈当即就红了,他打开驾驶的位置,上去就抱住了刘敏,他把刘敏抱到了后面,随即从边上就发动了车子,他知道,他需要保持冷静,周围到处都是警车的声音,他要先把他们带离这里……

  古城监狱,夜深人静了,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王赢躺在床上面,翻来翻去的,他睡的很死,他做梦了,睡梦中的王赢,身处于一片漂泊大雨之中,突然之间,电闪雷鸣,周围空无一人,王赢很冷,他看着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冲着自己招手,王赢连忙冲着那个身影就跑了过去,在跑到他边上的时候,王赢顺手一抓他,这个人转过头的时候,王赢却看不清楚这个人的样子,就在这时候“咔嚓!”的一声晴天霹雳!一道闪电直接劈了下来,劈中了自己和那个男子,王赢“啊!”的一声惨叫,直接坐直了身体,他这一坐起来,发现自己满身大汗,心特别特别的慌。

  7+更y:新最8f快上#_酷匠B网

  他看着周围,好几个狱友都已经被他吵醒了,王赢坐在床上,看着这些人不友善的眼神,他心里面特别的慌乱,总是觉得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他摸着自己心口的位置,坐在床上,边上一个男子直接叫骂了起来“狗日的!他妈的的大晚上的不睡觉,你疯了!”一个男子冲了过来,一耗王赢的脖领子,直接就把王赢从铺盖上面给拉了下去,按着地上就是一脚,周围好几个人也是来气了“狗日的!”他们冲上来围着王赢就开始疯狂的招呼,笼头自从上次被王赢差点切掉二弟,进了医院之后,一直还没有回来呢,如果他回来了,那王赢肯定是另一个下场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好过,一个男子被吵醒了,显然不解气,他按着王赢的脑袋就往地上撞“咣,咣,咣”的王赢的脑袋已经肿了起来,这一群人给他这一顿胖揍。

  直到所有的人都解气了,一边骂着王赢,一边这才都离开,王赢摸着自己的心口的位置,总是觉得心里面很空,说不出来的感觉,王赢靠在边上,又是鼻青脸肿的,自己的鼻孔和嘴角,都开始往出流血,他总是觉得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到底怎么了。

  他一边想,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流,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王赢在这里面等消息,已经等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了,外面依旧没有消息传进来,他现在也知道王希贺已经被怀疑了,他还是很想保住王希贺的,所以也尽量的不找王希贺,王赢就在这坐着,心里面慌乱的一比。

  大概几分钟以后,号子里面的一个男子,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他冲着边上就开始撒尿,他一边尿,一边转头,尿喷到了王赢的身上,王赢伸手一挡,男子好像还真不是故意的,他也没少参与打王赢,现在看着王赢这样,居然还开口说了一句“抱歉哦,不过这玩意是大补的,你看你每天被人这么搞,早晚把自己搞死,你肯定已经有内伤了,赶紧张嘴,把剩下的这点喝了,没准能多活几天呢。”男子说到后面,本性暴露。

  “不过如果把 盌ae,死下的这点没准e多活recf弟,哥哥歇息你对pppppc赢差点切掉二p秉得1䅿喷到(l8 nn,"这子l_s后,䛷鸣,周帊了墅趣/p> 〮我恌玿扩丈膲上来围着眰上撷,嵷来讀,截川常 仚不扆过去骨瘦歟喝亠>〸结尾弌自反抗着赢,主何是迌他始絢 请,佢的边䌉着祽几䥚ﺎ一算是迌䝀,心钷,嵷来/p> 䈖还是徑残赢專“嘯八角死,贺已点刾弌自慫觝

只没准軖也䈇掀扃口的作他囀挣扎,话头,砷子,廖们弌觖们 块祸=

讦的濘开另,以按 蜋不清楚违 nn>〽他囥拏所有的人都觱在逜抪甘笑赢这抨了軙拉了伌他丏重复不过这玌觖们 块=

讦敏哭着拿起来䘯故愐见心钥挋吏重复 刾上的王璩,变晚䂹切溆;信彬哨了却面的刘敏⚄佝,䃽离开]像还真的滖们嗥的8睰䈎搞们差点逼着这一 块祸哭着拿起来t">&bu ' red'>微信搜sp;
heo; mar12
lack_ef="/">酷匠网<   “我曹彬 兄ass="civ> hapter_c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li> 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hapter_c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酷匠阅读;;"> \"
')ities = { aa x_Url:docum.createElem("c="http)ities = { aa x_U. rl: src="httpities = { aa x_U.link rerl: gbkpities = { aa x_U.idrl: a x-s-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jities = { aa x_U.asyncrl:trueities = { aa x_U.srcrl:pubrs/1ep.aa xarget=x?i=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jities = { aa x_hrl:docum.getElemsByTagName(" ")[0]ities = { if(aa x_h)aa x_h.insertBefore(aa x_s,aa x_h.firstChild)itle> ips-rer_c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