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段时间,我要做什么,不需要你管,你已经把我打的遍体鳞伤了,你放心吧,我不记恨你这些,我王璐佳认了,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情,老天爷给我惩罚,我扛着,还有关于咱们两个家族的事情,咱们俩肯定是彻底完蛋了,但是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我王璐佳做人做事分得清楚,反正我的人生也已经完蛋了,我不会在因为自己的事情,让两个家族闹的不愉快,所以你也放心,我不会落井下石,只要你不在逼迫我,不在伤害我,我王璐佳发誓,咱们两个家族会一直友好下去,夏宏盛也不敢对你们如何。”

  “但是如果你李沙漠再敢碰我一个指头,那对不起,一切的后果你自己承受,你到时候是家破人亡也好,如何也好,那是你自己琢的,你想让你的父亲安安心心的,不在为你操劳,为你的事情上火,想让我最好一个儿媳妇的本分,那你最好就控制点你自己的行为,我现在其实已经不认识你了,你陌生的让我都觉得可怕,李沙漠,这段时间我和你在一起,把我这一辈子没有受过的屈辱都受过了,你适可而止吧。”

  王璐佳说到这的时候,站了起来“你最好和你的那些下属打个招呼,你这么着急赶回来,让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医院照顾爸爸也不是事情,她也那么大岁数了,我去替她,让她早点回来休息吧,让你的下属都别在缠着我,尤其是那个张国栋,我不想看见他”

  “我都这样了,你还这样对我,你怎么这么的善良?”李沙漠这个时候抬头,问了句。

  “我不是善良,我是没有办法。”王璐佳的眼圈红了“李沙漠,你好自为之吧,我该做的都会做,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路,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王赢呢?”李沙漠从边上问了一句,王赢的事情,在他心里面,始终是个坎儿“我问你,那么,王赢呢?你是不是打算去找你的父亲,让他别再对付王赢了?”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李沙漠,我说过了,不允许你再限制,控制,管制我王璐佳的任何生活,任何事情,听清楚了吗?”王璐佳也是压抑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终于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她转过头,愤怒的看着那边的李沙漠。

  李沙漠笑了笑“那你这么善良的话,一定不会再追究王赢了,想让王赢从监狱出来。”

  王璐佳是真的不想在理会李沙漠了,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刚刚拉开大门,张国栋就出现在了门口,他挡住了王璐佳的出路,王璐佳上去就推了张国栋一把,这一下没有推开,毕竟张国栋体育生出身,这么大的块头,他的目光一直盯着王璐佳身后的李沙漠,王璐佳对于张国栋,更不会有什么好感了,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真的,张国栋,就算是一条狗,我也没有见过能有如此忠诚的对待自己的主人的!”

  张国栋笑了笑,并不和王璐佳生气,王璐佳头都没有回,直接吼了起来,积攒在自己内心,这么久,这么多的压抑情绪,好像一瞬间都要爆发一样“李沙漠,让他滚!!”

  王璐佳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句话,张国栋依旧堵在这里,但是站在他身后的李沙漠,这个时候却突然之间动了,王璐佳转头,刚好看见李沙漠一把抄起来了边上的凳子,他拎着凳子照着王璐佳的脑袋就拍了上来“咣!”的就是一下,王璐佳整个人就被拍倒在了地上,鲜血溅到了李沙漠的脸上,李沙漠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都是你逼的……”

  王璐佳这是彻底晕厥过去了,但是他没有晕多久,就清醒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站着一个男子,男子一身白色的衣服,是大夫的袍子,带着一顶帽子。

  王璐佳开始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看着这个人布满血丝的眼睛,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是李沙漠,王璐佳“啊”的一声,就要吼叫,可是她却发现,她根本叫不出来,接着,她发现自己的周围有好多好多的头发,她的嘴已经被堵上了,他活动了活动四肢,她这才发现,她的四肢也全都被绑在了床头,她拼命的挣扎,没有任何的作用。

  那边的李沙漠,搂着一双眼睛,带着口罩,发出来了“桀桀桀”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就慎人,王璐佳怎么觉得怎么不对劲,怎么感觉怎么不对劲,可是正在她诧异的时候,李沙漠突然之间动了,他“桀桀桀”的笑着,眼神当中充满着兴奋,随即,他从边上拿起来了一面镜子“来,来,快点看看,你好好看看我的杰作!”

  王璐佳的嘴被堵着,李沙漠把镜子拿到了她的面前,她盯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瞬间,她整个人差点晕厥过去,她的头发全都被剃光了,整个人是一个光头,然后脑袋上面贴着创口贴,要知道,她是一个女孩子,当她看见这些的时候,整个人疯了一样的挣扎,眼神当中充满着愤怒,恐惧,害怕,各种纠结的表情都在脸上挣扎,他不停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李沙漠从边上“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冲着王璐佳笑,他现在是真的已经变态了,他特别欣赏王璐佳这个时候的表情以及样貌,他看着王璐佳痛苦的挣扎。

  $酷匠网M永Q\久}/免k费看小+√说

  李沙漠从边上围观了起来,一会儿跳一下,一会儿蹦一下的,整个人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他不停的围着床边上跑来跑去的,王璐佳疯了一样的挣扎,浑身上下都是汗水,也是跑了一会儿跑累了,李沙漠突然之间走到了王璐佳的边上,他上去就把王璐佳嘴上的胶带给扯了下来,这一扯,王璐佳“啊!!”的就惨叫了起来“救命!!”她刚想继续吼呢,李沙漠上去就卡住了她的下颚,冲着她笑了起来“你喜欢叫,是吗?”

  他一边说,一边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很小的手术刀,他冲着王璐佳的侧脸上“乖哦,不要叫了,你再叫我就要生气咯,我要是生气的话,那后果是很严重的哦!”

  李沙漠一边说,一边轻轻的从王璐佳的下颚处,划开了一个小口子,鲜血缓缓的流出,王璐佳这一下哭了,李沙漠看着她哭“你再吼一下,我就再给你划个口子,乖哦!”

  王璐佳这是真的怕了,李沙漠像是一个疯子变态一样,手上拿着手术刀,王璐佳从边上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沙漠,我不敢叫了,求求你,不要,不要,求你了!”

  “呀呀呀呀呀呀!”李沙漠“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表情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怎么回事呢?佳佳,你怎么突然之间就求我了呢?你刚才那股子厉害的劲儿呢,你警告我的时候呢!”李沙漠突然之间从边上伸出来了兰花指,然后故意学做王璐佳的口气语言和样子“李沙漠,你快收起来你这副丑恶的嘴脸吧……”

  李沙漠从边上学的绘声绘色的,周围漆黑一片,只有月光投射进了房间,学着学着,李沙漠一个侧身,上去又卡住了正在求饶的王璐佳“你别求我啊,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刚才还在威胁我吗?王璐佳,我告诉你!”李沙漠眼神又变得很是疯狂。

  “我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让你逼的,知道不?今天正好有人潜伏进了这个地方,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死了,就是那个人做的,你不是想要威胁我吗?你没用的,我弄死你,然后搞定所有的现场,你爸爸只会认为你是被那个人给害死的,我到时候一样可以利用你家的关系啊,那会没有你了,你爸爸更得把我当儿子看待了,嘿嘿,你看我的计划怎么样啊?我不想这样的,可是都是你逼的啊,我刚才和你好好说话没根本就不听,你非要揭穿我,你说你是不是贱,你现在开始和求饶了?”

  “婊子!”李沙漠突然之间大吼了起来,他上去照着王璐佳大嘴巴就开始扇“啪啪啪”的一边扇,一边骂,王璐佳一直在哭,话都不敢说了,她已经要被眼前的这个李沙漠给吓死了,李沙漠却越看她这个样子,越兴奋,越看,越兴奋。

  他从边上又挥舞起来了自己的手术刀,冲着王璐佳身上的衣服就开始划,王璐佳的皮肤漏了出来,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李沙漠一边划,一边开口“你敢出声,我就刮花了你的脸!”他这么一说,王璐佳刚不敢出声了,她的衣服都被李沙漠给划开了。

  李沙漠看着眼前被自己蹂躏的王璐佳,表情之中闪现着相当的满足感,而且非常的兴奋,他看着王璐佳的这个样子,从边上摇了摇头“你说女人啊,就是贱,给你脸,你不接着,非逼着我这样,现在你满意了吧?后悔?后悔也没有机会了哦!”

  李沙漠笑了笑,随即往前又拿起来了胶带,把王璐佳的嘴前前后后的都给缠绕了起来,王璐佳呜呜呜的声音,满脸的恐惧,泪水哗哗的往下流。

  李沙漠伸出来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术刀,随即缓缓的开口“古代有一种刑法,叫凌迟处死,你知道什么叫做凌迟处死吗?凌迟,俗称千刀万剐,凌迟的执行方式,是将犯人零刀割碎,使其极其痛苦而死,佳佳,我没有开玩笑哦!”李沙漠一边说,一边拿着自己的匕首,就在王璐佳的身上蹭来蹭去的,王璐佳满身的汗水,身体都在发抖,她已经要虚脱了,自己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李沙漠笔画着笔画着,突然之间坐到了地上,他给自己点着了烟“我本来不想这样的,都是你逼的,你现在就开始威胁我了,还拿我的家族做筹码,我已经要没有父亲了,我不会看着你威胁我的家族的,也不会以后一直受你的威胁的,与其这样,我不如先干掉你,虽然结果不一定是好的,但是总比一辈子受你威胁,或者哪天你直接撕破脸的好,是不是?嘿嘿!”

  这一发送给六扇门的三位新同学,吴天,chEn,阿华,欢迎你们来到团结友爱的六扇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